pxrlk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奮鬥在沙俄笔趣-第四百七十四章 孰高孰低-5xgai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格尔盖伊.阿尔图尔这话问得似乎很没有水平,哪有这么直截了当问的,你总得侧击旁敲投石问路吧!
但是在李骁看来,格尔盖伊.阿尔图尔这样问反而显得有水平。如果像上面说的侧击旁敲或者投石问路的问,看似谨慎,但实际上纯属于浪费时间,而且显得没底气。
而格尔盖伊.阿尔图尔这么来直接的,让李骁和勒伯夫反而必须言之有物,至少不能云山雾罩的兜圈子。而且他这么问底气十足,牢牢地掌控了主动权。
勒伯夫微微皱了皱眉头,刚想说话,结果李骁就在茶几下面不留痕迹地踩了他一脚。勒伯夫顿时就把想说的话咽回去,只是笑呵呵地望着格尔盖伊.阿尔图尔不做声。
而李骁则顺势说道:“作为崇尚自由的法国人,对于贵国的革命我们十分欣喜,我们一直认为只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拥抱自由,这个世界才会变得更加文明更加美好!”
“尤其是像匈牙利这样拥有悠久历史的国家,如果匈牙利人民也能像法国人民一样自由自在地生活,没有任何强权的压迫,那将是多么美好啊!”
这话说的,港真,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对此一个字都不信,他又不是小天真,怎么可能幼稚地认为眼前是两个崇尚自由拥护革命的法国“老朋友”?
但是吧,李骁这话说的也没啥毛病,是最好的场面话,就算他一个字都不信,也只能含笑鼓掌为某人点赞。
李晓这是准备糊弄事情吗?还是说准备先试探清楚再道明来意呢?
自然是后者,因为他很想知道格尔盖伊.阿尔图尔为什么会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佩斯,这家伙究竟有什么目的,不搞清楚这一点,他还真不敢跟对方谈正事。
所以乘着格尔盖伊.阿尔图尔被恶心得不得不鼓掌的时候,他顺势问道:“亲爱的阿尔图尔将军,之前听说您前往了布拉迪斯拉发与哈布斯堡家族的军队作战,我还十分遗憾和懊恼,以为这一趟前来佩斯算是扑了空,如果不能跟你这样的英雄人物见面,实在是太让人遗憾了!”
说到这儿,李骁突然一顿,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对了,战斗还顺利吗?想必您必然是沉重地打击了哈布斯堡的军队……对了,您回来是汇报这场新的伟大胜利的吗?”
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刚被李骁拍马屁的时候还觉得挺爽,但是某人将后半截的问题抛出来的时候,就让他蛋疼不已了。虽然某人表现得像个迷弟,但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有点儿不对劲。
格尔盖伊.阿尔图尔为什么回来呢?原因很简单,他其实并不看好进军维也纳的军事行动,认为这实在是一场军事冒险。毕竟现在奥地利军队的主力云集在维也纳一线,兵力达到了二三十万之巨。
更何况奥军主力还是温迪施格雷茨这样的屠夫以及克罗地亚骁将耶拉契奇,格尔盖伊.阿尔图尔认为以自己手头这点儿兵力根本没资格跟奥军掰腕子,他觉得更明智的做法是防守而不是进攻。
但是吧,科苏特却执意进攻,作为国防委员会的老大,虽然科苏特不会打仗,但是却能决定打不打仗以及怎么打。科苏特强烈要求进攻,所以他也只能进攻。
但是吧,格尔盖伊.阿尔图尔率领军队走得并不快,而且抵达布拉迪斯拉发之后听说科苏特南下离开了佩斯,顿时他就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千万不要误会,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并没有搞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意思。他只是觉得科苏特这个吹风机和鼓动机离开佩斯之后,他有可能说服国防委员会的其他委员,改变作战策略。
于是乎打着督促后勤的借口,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快马加鞭的赶回了佩斯,是连连会见国防委员会的其他委员,努力地兜售着自己那一套作战策略。
实话实说,格尔盖伊.阿尔图尔这一套也是相当不容易了,只不过效果并不是很好,因为科苏特在国防委员会那真心是一家独大,这个时候不会有人买他格尔盖伊.阿尔图尔的账。
而且格尔盖伊.阿尔图尔的小动作也必然瞒不过科苏特,因为这一位的牌面实在太大了,不客气地说此时此刻科苏特就是匈牙利革命的灵魂,基本上就是大家默认的领袖。
而格尔盖伊.阿尔图尔暂时还没有太多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以他这个小身板兜售反对科苏特的策略,从某种意义上说等同于找死。
其实,格尔盖伊.阿尔图尔返回佩斯拜访国防委员会兜售自己作战策略的第一时间,远在南方的科苏特就知道了,对于这个不太听话的将领,科苏特自然是十分恼火。
所以明知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在跳反,科苏特也故意装作没看见,在南方他是一门心思的征召和整顿军队,准备先打败克罗地亚人,然后回头再收拾不听话的格尔盖伊.阿尔图尔。
应该说科苏特的策略还是对头的,毕竟当务之急是巩固政权,是首先搞定南方不安定的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稳定了南方岌岌可危的局势之后,手里头要战功有战功要威望有威望,那时候收拾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就是三指捏田螺了。
相反,格尔盖伊.阿尔图尔的冒失就是给自己遭灾取祸,根本就没搞清楚水又多深,就冒冒失失地闯进去,甚至已经得罪了科苏特还不知道,这不是作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