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dzj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超腦太監-第1072章 五行(一更)看書-n9594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周傲霜的感应比自己更敏锐,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她修为比自己更深?
周傲霜当初名不见经传,只是漱玉小筑的第一高手而已,虽是奇才,却挤不进当世最顶尖高手之列。
却不想,不知不觉间,她已然成长到如此程度,自己小瞧了天下英雄。
“武师侄,看来这位周姑娘确实值得一探,小心了。”孟祈全抱拳一礼:“我先告退。”
周傲霜轻哼一声道:“说得好听!”
孟祈全皱眉看她。
周傲霜道:“你奉命做的事不是打探我小筑上下吧?”
“周姑娘这话何意?”
“是奉命杀我的吧?”
“呵呵……”孟祈全摇头失笑:“我若奉命杀你,早就出手,何必等现在!”
自己确实是奉命杀周傲霜的。
但现在看,事不可为。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这是他向来的行事风格,不会因为周傲霜而改变。
“武公子不成,你再出手。”周傲霜摇头道:“你们天罗山行事还真是够稳的。”
孟祈全笑笑:“周姑娘多虑了,告辞。”
他说着话,退入虚空消失不见。
周傲霜轻轻一弹。
“嗤!”又一道金光射出。
金光在虚空扩散。
一个黑袍老者从虚空浮现,脸色阴沉,冷冷看一眼周傲霜便隐入虚空中消失不见。
周傲霜笑道:“武公子,这位不是你们天罗山的吧?”
武晋脸色越发肃然,缓缓摇头。
他心中越来越沉。
自己没发现孟师叔情有可原,孟师叔身怀归虚诀,有近两百年的纯功。
而这个黑袍老者也没发现,那就有点儿不该了。
“不是你们天罗山的?”周傲霜蹙眉。
武晋淡淡道:“武某还不至于说谎!”
周傲霜哼一声道:“看来是混进来看热闹的,或者是添柴火的!”
她葱白玉指轻弹数下。
数道金光射出,笼罩了一片虚空。
这三皇指力她并没修炼,但不知不觉间已然精通,能够调动自如。
却是李澄空所提供的力量。
精纯而神妙,扩散出去,则形成一片禁空领域,将黑袍老者再次逼出。
黑袍老者浮现,转身便要走。
“你是何人?”数道指力已然笼罩过去,金光闪烁,封住他所有路径。
黑袍老者断喝:“欺人太甚!”
他双掌一按。
“嗡……”如有钟吕声,掌力令虚空震荡而出此声。
金光顿时呈现出一层层波纹,好像湖面上投下一块石头而形成的涟漪。
周傲霜斜睨武晋:“武公子!”
“哦?哦!”武晋一闪身,到了黑袍老者身边,轻飘飘一掌拍出。
他原本正揣摩这黑袍老者的身法,判断到底是哪宗高手。
在脑海里搜刮了一番却无所得。
归虚诀是独一无二的,可这黑袍老者丝毫不逊色归虚诀,隐秘不可测。
如果是敌人,那将是个大麻烦。
天下何时出现了这般奇功,天罗山竟然不知!
那自己就伸量一下这人的深浅,看看对天罗山的威胁到底有多大。
“砰!”黑袍老者硬接武晋这一掌。
他也想伸量一下武晋究竟有多强。
如有绳子拖拽,他在空中直直后退,身形随着后退而渐模糊,仿佛潜入水中,越潜越深。
“哼,想走?!”周傲霜再次出指。
随着金光闪动,黑袍老者身形又渐清晰,无法潜隐。
黑袍老者冷冷瞪向周傲霜,一闪消失,下一刻出现在她身后,手掌已经按上她后背。
这一击是他的杀手锏。
已然明白,不把周傲霜击倒,自己身法就失效,就没了最大的依恃。
他一掌击下,看周傲霜没反应,阴冷的脸庞顿时绽放一丝得意笑容。
纵使周傲霜修为高绝,也承受不住自己这毒掌。
“砰!”周傲霜出现在他身后,一掌将他击飞到空中,喷出一道血箭。
被他击中的周傲霜方才袅袅散去,却是一道虚影。
武晋出现在空中,接着给他一掌。
“噗!”黑袍老者没能避开,再喷一道血箭,直直坠落湖中。
“砰!”湖水四溅。
周围人们瞪大眼睛,觉得奇妙。
不是周傲霜与武晋打吗?怎成了两人联手对付一个黑袍老头?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武晋一掌把黑袍老者击落后,皱眉站在虚空沉思,眼中闪烁着光芒。
周傲霜来到他身边,皱眉盯着湖水。
湖面慢慢平息。
湖水清澈见底,可却不见黑袍老者的身影。
他一身黑袍在湖底是极易见到的,偏偏却没了他身影,好像凭空消失。
周傲霜闭上明眸一动不动,白衣如雪却猎猎卷动,似欲乘风而去。
片刻后,她睁开明眸,看向武晋:“武公子可是有所得?”
“应该是五行宗。”武晋脸色沉肃,神情凝重。
“五行宗?”周傲霜若有所思。
远处观战的人们却纷纷惊呼。
“怎么可能是五行宗?”
“五行宗不是早就灭了吗?”
“真死灰复燃了?”
“不可能吧?”
“也未必不可能,当初是覆灭,可谁知道有没有漏网之鱼?”
“应该没有的,据说诸宗当初是按着花名册一个一个点明的,绝没有漏的。”
“难道是有人冒充?”
“身份能冒充,武功也能冒充吗?这分明是五行遁术!”
“气遁与水遁?”
“正是!”
“果然名不虚传!”
他们纷纷色变。
如果真是五行宗死灰复燃,那真是莫大的威胁,因为五行宗当初威压天下,压得诸宗抬不起头来。
五行宗肆意行事,动辄杀人,他们仗着五行遁术,无人能挡。
最终逼得诸宗联合,围剿五行宗于五行峰。
这一役惨烈之极,天下武林元气大伤,有不少大宗在这一役中衰落,从而退出顶尖宗门之列。
三大宗的格局也是五行宗覆灭之后形成的,在那之前,天下一宗独秀。
周傲霜将他们的议论尽收耳中,看向武晋:“可惜,被那家伙逃掉了。”
武晋正低头沉思。
他在回想与黑袍老者交手的情形,揣测着黑袍老者的修为,能不能对自己要构成威胁。
如果先前杀周傲霜那一掌是对着自己施展的,自己能避得开吗?
他暗自摇头。
自己恐怕避不开,即使能避开,也没办法在闪避的同时反击。
现在不得不正视一个现实:周傲霜的身法与修为皆胜于自己!
“武公子,要不要追?”周傲霜似笑非笑。
天罗山对五行宗的忌惮恐怕更胜于烛阴司,当真是有趣,五行宗出来得恰到好处。
武晋摇头。
他相信已经有人过去追,不会放过这个五行宗余孽。
“那我们接着切磋?”周傲霜道。
“不必了。”武晋道:“周姑娘,武某甘拜下风,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