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5xp火熱玄幻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txt-343孟拂的排名(二三)-gd0zy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去。
确认是有一道清瘦的人影出来。
负责人目光看过去,看出来是个女生,询问身边的封修:“这是你们班的谢仪?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我听主考官说这次题目不简单。”
封修原本也奇怪这么早就出来了,人影离得近了,封修也看清了人影,认出来那是孟拂,他收回目光,淡淡的摇头:“不是。”
“那是谁?”负责人显然对这个这么早提前出来的人十分好奇。
封修向他解释,“这是今年的京大校长向香协申请的直系生,应该是文化课成绩好,也是今年的高考状元,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来学调香。”
负责人原本对孟拂十分好奇,封修这么一解释,他也失去了好奇心,收回目光,颔首:“我也听说了一点,难怪。”
一个没有底子的新生,这么早就出来,应该是遇到难题了。
因为二班连续几年没达标,香协那边大力度整顿调香系,新生遇到瓶颈提前出来,倒也不难理解。
两人没再继续关注孟拂。
孟拂这边。
封治看了她一眼,脸上也没有其他什么神色,没有对孟拂的丝毫不满,只顿了下,“孟同学,刚刚李院长找我了,你有时间,去工程系找他吧。”
虽然可惜孟拂的天赋,但跟着李院长,孟拂前途也不会低。
他也没问孟拂这次考核感觉如何。
“谢谢老师,”孟拂颔首,她估摸着这次要回T城,还有综艺跟电影,“我能请假一段时间吗?”
“请假?”调香系倒没有其他系类似打卡的行为,学习都是凭借自觉,不过也基本没有学生不来上课,每个人都很勤奋,封治看了孟拂一眼,笑:“我可以给你假,只是过两天你要去问李院长了。”
这次考核成绩下来后,调香二班能不能存在还不一定。
闻言,孟拂把墨镜驾到鼻梁上,“所以老师,你给我一张请假条。”
“行,给你。”想想孟拂以后就是工程系的学生,也不属于自己管了,封治也没说什么,让助理拿了纸跟笔,给孟拂写了张请假条。
然后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要忙什么,赶紧去吧。”
“谢谢老师。”孟拂一手把墨镜往上推了推,一手接过来请假条,直接从大门离开。
等一个多小时后,谢仪、段衍、梁思一个接一个出来的时候,孟拂早就已经回去了。
**
江河别院,1601。
孟拂回去的时候,赵繁已经收拾好了行离,大厅里的悬挂电视难得没放孟拂的综艺,播放的是动物世界的专题,野生天鹅。
孟拂一进去,就看到大白蹲在电视边,两只脚趴在地毯上,无精打采的看着动物世界。
明明只有两个脚丫子,这么一趴,像是狗趴。
“承哥回去跟他家里人告别,”看到孟拂回来,赵繁拉着箱子从里面出来,然后指着大白解释,“苏地说这鹅最近一直跟美容店里的那只杜高学,承哥就让它看看它的同类。”
赵繁知道孟拂今天考试,她现在已经不问孟拂究竟考得怎么样了。
孟拂沉默了一会儿:“……我去洗澡。”
刚刚考试的时候在鉴赏室转了一会儿,身上一股香料味。
他们今天要回T城。
再往后是《明星的一天》直播跟GDL选角开机,孟拂现在人气跟演技观众都认可了,GDL是国际大IP,配角很多,投资方已经明确孟拂会参演,只是女主角还是配角,要看海选试镜情况。
所以梁思给孟拂打电话的时候,孟拂已经坐上车,开往T城了。
京城距离T城有一段时间。
晚上七点的时候,车子才到达江家大宅。
江老爷子跟几个佣人,早早就在大宅门口等了。
“小苏,你们终于到了。”江老爷子看到车停下,拄着拐杖朝他们这儿走。
“江爷爷,小心。”苏承伸手,扶住江老爷子。
十月,T城的天气有些凉了,孟拂外面套了见黑色的运动外套,下车后,她直接把外套的帽子往头上一扣。
江家早就准备好了晚饭,饭桌上都是孟拂爱吃的。
“最近回来,多住几天吧?”江家不是于家,也没那么多规矩,饭间,江老爷子询问孟拂,“后天上午九点江氏有个会议,你不要忘记。”
江家的厨师做的饭不错,孟拂多吃了几口鸭子,漫不经心的颔首:“嗯。”
苏地坐在桌子另一边,江鑫宸隔壁,他询问江鑫宸这饭桌上的菜是哪个厨师做的,江鑫宸知道这是孟拂助理,一一礼貌回答。
一年过去,江鑫宸变化很多,没有当初少不经事的锋锐,沉稳不少。
苏地多看了他一眼,觉得神奇。
当初他觉得江鑫宸半点儿不像孟拂,这会儿倒是觉得江鑫宸身上某些气势跟孟拂差不多。
“鑫辰也高二了吧,最近数学怎么样?”苏承吃了几口,就没再吃,他放下筷子,想起来孟拂临走前,还给江鑫宸介绍过周瑾。
听这一句,孟拂也抬头看江鑫宸。
江鑫宸连忙抬头,有些紧张,“上次月考,数学142,全校第二。”
江鑫宸之前数学还好,但远远达不到这个程度,也只有班级前十的样子,全校第二是个极其出色的成绩了,当初江歆然差不多也就这个名次。
孟拂颔首,“还行。”
她身边,江老爷子瞥江鑫宸一眼,对孟拂道:“行什么,有你跟周老师的辅导,考个第二,他还得意不成?比你还差得远。”
江鑫宸连忙颔首,“是,爷爷。”
显然,日常惧怕江老爷子。
江泉在一边不敢说话,他上学的时候,考过最高的,也就班级第二十,远不如江歆然江鑫宸,所以当初江歆然成绩那么好,备受江家看重。
吃完饭,江鑫宸也不敢放松,直接去房间学习。
他最近一年不仅要上课,还要学习公司的事情,几乎没有空余的时间。
孟拂想了想,也跟上去,“我去看看他的学习进度。”
楼下,苏承给江老爷子泡了一杯茶,他对茶道有几分研究,泡得茶格外香,“老爷子,您对鑫辰是否太过严苛?”
江老爷子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略微思索,摇头,“男生要有担当。”
除却孟拂,江老爷子对江家其他人都严苛惯了,一时半会儿也改不过来。
苏承不紧不慢的又倒了一杯茶,轻笑,“给他降点标准,别拿他姐姐做对比。”
“这一点倒是,”江老爷子反应过来,“也不是谁都能考到阿拂那个成绩的。”
苏承提醒,江老爷子也反省自己是不是对江鑫宸过分严苛。
然后戴上老花镜,登录微博发了一条微博。
苏承原以为江老爷子是认真思考江鑫宸这个问题,听到江老爷子手机上传出来微博声音,他顿了顿,拿出手机一翻。
最新一条微博——
爱住院的爷爷:孙女今天回来,抽三十个泡芙,每人送一部最新款的高配梨子手机,要求超话打卡超过100天,半个月后凌晨一点开奖~
下面带了梨子手机的图。
最近最新款的梨子手机很火,就是比较贵,一部高配最新款要一万三左右。
这个转发抽奖一出来,孟拂的粉丝群里瞬间沸腾。
苏承:“……”
发完微博,江老爷子才取下来老花镜,看向苏承:“小苏,阿拂最近在学校还好吗?她今天考试考得怎么样?”
“应该不错的。”苏承放下茶杯,想了想,轻笑一声。
**
翌日。
京大,调香系。
调香系的考核审核并不是调香系的人,而是香系的统一考官阅卷。
这次香协是决定出手整顿调香系。
每年结果都在香协跟调香系的内部会议上出来,今年自然也是如此。
会议上午九点开。
八点不到,封治跟封修就到了,除却两位调香系的老师,还有不少调香系工作人员。
今天事关重大,京大的校长也早早到达,等香协的人过来。
“封教授,这次预估的如何?我听说段衍有准备冲S的想法。”张裕森站在封治身边,压低声音,询问。
他只要到达S,今年二班不但不会被取消,资源会多一半。
封治抬头看着张裕森,却笑不出来,“只能看看他了。”
九点。
香协的工作人员到来。
林老,还有上次的两位主考官到来。
“这里是86位学生的考试最终等级,”林老站在会议桌上,把手中的密封袋打开,“我刚刚从香协拿出来的,没有打开过,现在我们公布两个班级考核通过率。”
封修看到林老进来,连忙抬头看他。
“一班,通过率81%。”
“二班,通过率46%。”
81%,封修并不意外,只抬头,等待每个学生单独评级,他对他们班谢仪这次的评级十分看重,他们一班今年资源能不能翻倍,就看谢仪这次能不能冲击S。
林老从前往后念着。
“徐威,B。”
“姜意浓,C。”
“梁思,B。”
林老表情没什么起伏的念着,直到念到一个人名,他才顿了一下,脸上多了一丝微笑:“谢仪,S,恭喜封院长,教导有方。”
“哪里,”封修终于松了一口气,眉宇间隐隐透着自傲,“这是写同学自己努力。”
谢仪三年内达到S,调香系比较少见,但也不是从未见过,大多数人对谢仪这个结果有些预测,所以也没有太过诧异。
眼下大部分人考核结果都出来了。
只剩下封治班里的几个人。
会议室的人都在恭喜封修,一个接着一个说话,却没有离开,包括封修,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段衍冲击S评级的事情都有听说。
封修也在等。
封治也抱着一丝丝希望。
林老终于念到段衍的名字:“段衍——”
封治,封修,包括张裕森都抬头,目不转睛的看向林老。
“A。”
林老说出来一个字。
听到这个结果,封修身边的工作人员一愣,然后摇头,“段衍A?那封教授今年班级没有希望了。”
封修只淡淡看了封治一眼,没说什么。
封治早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
调香系天赋占比很大。
所以香协给调香系定了一个规矩,调香系的学生入调香系之后,三年内能达到A,天赋就不错了,如二班的猛人段衍,第一学年就达到了A,不然封修也不会这么惦记段衍。
调香系存在这么多年了,一年内能达到A的都少得可怜,一年内到B的也不多。
S级别的,也就封修班级出过,别说助理,连封治也就嘴上说说,实际上想都不敢想。
他们达不到50%的通过率,只有把一丝希望放在段衍身上,眼下段衍的结果出来,封治也有预料,表情倒没失控。
林老翻到最后一页,“孟拂——”
他有些卡壳。
封修也听到了自己的结果,转身,在其他人的恭喜中,出去向谢仪宣布这个喜讯。
张裕森安慰封治:“封教授,你回去处理你们班学生的档案吧,这里我来。”
封治颔首,他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会议室里的人,包括张裕森,对林老出口的这个“孟拂”没怎么关心。
林老终于回过神,再三确认了后面的数字,看向封治的方向,“S。”
“封教授,大喜。”
会议室内,互相恭喜的声音瞬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