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2pq精华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愛下-425 處長急call看書-0ssbz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杨兆辉死亡的非常突然,几乎是罪犯抬起手枪,扣动扳机的瞬间,他便遭遇子弹击穿额头,一个跄踉滑倒在地。
“杨sir!”
“杨sir!”
几名防爆组警员瞪大眼睛,大吼一声。
立即把杨兆辉扶稳。
可是杨兆辉额前中枪是在致命位置,基本不存在救治的可能。
只见他躺在几名防爆组警员身前,目光开始涣散,鼻稍失去生息。
一场行动中。
第二名督察级长官死亡。
且行动指挥官死亡!
这让电视机前的庄sir都有些惊讶……
处长办公室里的韩国理、指挥车上的陆明华,其他观看行动直播的市民更加惊艳
此刻,罪犯还未拿下。
防爆组的进攻却出现混乱。
陈一元收枪闪身。
张春拖着一个小女孩挡在身前走到卧室门口,只见他用手臂把小女孩架到胸口,用枪口顶着小女孩的脑袋,站在门口大声吼道:“放下枪!”
“老子有人质!”
“真的有人质!”
这时公寓大厅的防爆警员眼神震惊,举高枪口,搭着枪拖的手掌都在微微颤抖。
“哗啦!”处长办公室里,警务处长扫掉桌面上的一大堆文件,撑着桌面站起身,额头猛然间流下冷汗。
“为什么会有人质!真的人质!”韩国理捏紧拳头,大声吼道。
“别开枪。”
“别开枪…”
“她是我女儿…”
“阿sir,别开枪啊…我们两个相依为命,是公寓里的租客,千万别开枪啊……”肥佬林哭丧着脸,高举双手,一步步站到张春旁边,颤抖着脸颊哀求道:“别开枪…”
一名名防爆组警员放下武器,步伐开始慢慢退出公寓。
他们好不容易付出十几人的伤亡代价,总算突进到公寓当中,接下来不管再付出多少伤亡,总之只要一次强攻就能把房间里的罪犯全部击毙。
到时伤亡数据就算难看一点。
机动部队还是赢家。
现在罪犯抓有人质…
一切推翻重来。
而且由于行动正在直播,防爆组警员胸口都佩戴有摄影机,把房间里的画面全部转播到市民们的眼中,受到港岛百万计的市民监督。
防爆组就算憋着一口恶气,想要冒险对罪犯采取行动都不可能。
毕竟,有些事情私下做是一回事,公开做又是一回事。
那种把普通市民不当人命的抉择…
市民们看见能忍?
画面播出后。
港岛直接会出现暴乱!
陆明华沉下脸色,在耳机给前线下达命令:“撤出公寓!”
“撤出公寓!”
“那两名是租客是真正的人质!”
两份关于肥佬林和他女儿的照片,此刻就搁置在陆明华手边,或者说在张春等人假冒人质的时候,他便已经看过肥佬林等人照片。
可是肥佬林由于性格懦弱,脾气抠门,加上出租大厦流动性大,四周几乎没有邻里关系。
因此,陆明华无法判断肥佬林等人在不在家,情报科短时间也调查不到肥佬的位置,只能让前线部队按照计划进攻,希望劫匪手上没有人质。
毕竟,劫匪在寻找房间躲藏的时候,可能是又人质的房间,也可能是找没人住的空屋,两个可能性都很大,陆明华只能把希望寄托给运气。
可人不会总走大运,多少都有走背运的时候。只有靠硬实力出位才能成功,寄托给运气总是很容易翻车。
这回陆明华便翻车了。
而一分钟前,陆明华还命令方洁霞切换画面,专程把画面切到杨兆辉的移动摄像头上,希望在最后一把刷出高光时刻。
不过,高光时刻没有,反倒让杨兆辉中枪死亡,罪犯挟持父女人质的事情,完美曝光在市民眼前。
现在对于公寓房间里的行动情况,必须全部都采用行动直播,否则市民会怀疑房间内事情,警队连公信力都要下降。
陈一元、张春等冷酷杀手、嚣张悍匪的形象。
此刻,也给每位港岛市民留下深刻印象。
“一辆车!”
“一艘船!”
“送我们出境到公海。”
“十分钟内要到!”
“否则我们带人质一起陪葬!”
张春拿枪顶着小女孩头冷声说道。
这两条要求准确传入全港市民耳中……
市民舆论哗然。
大部分民众都无法坐视嚣张的劫匪、杀手,杀死大批警员后,携带者赃物逃离港岛境内。但是他们更无法容许劫匪残杀无辜市民,当着他们的面把一对父女杀死。
不管这对父女祖籍是哪里,住在出租屋有多穷,在港岛是多底层的人!可当他们看见枪口顶住小女孩脑袋,不管男女老幼,贫富贵贱,市民们心里都是一揪揪的。许多甚至把看向电视机的眼睛闭起,生怕看见小女孩血洒当场的情形。
打电话!
马上打电话!
叮叮叮叮。
警队总台再度被打爆……
警务处长直接拿起桌边的座机电话,把电话打到前线指挥车里。
“陆sr!一哥电话!”方洁霞率先拿起电话,确定对方身份以后,马上把听筒递给陆明华。陆明华接过电话当即讲道:“处长。”
只见他表情严肃,眉头紧皱,手上的电话似有千斤重,压得他整个人都不敢大口喘气。
韩国理讲的倒是很简略。
“有把握吗?”短短四个字,蕴含的却信息量很大。
陆明华深吸口气,老实答道:“sorry,sir。”
“没有。”
警务处长是在问他,有没有把握在不伤害人质的情况下,继续把行动进行下去干掉劫匪。
有是一种结果。
没有是另一种结果。
可现在张志恒、杨兆辉相继挂掉。
杨锦荣又在养伤。
陆明华手下已经没有行动警官了。
一个能打的都无!
百万人又在电视机前面盯着…
此刻的行动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硬顶着再上只是找死。虽然现在陆明华已经失败,但是他也不想被市民们拉出来盯在耻辱柱上。
一个是政治前途丧失,一个是社会性死亡,两者选一个的话,还是选第一个更好。
起码警队的政治前途失败。
还有其它机会。
社会性死亡。
那就和真死差不多了。
一场大事件。
最终却闹出一个大笑话。
“我知道了。”
“准备撤下来。”
“我换别人上吧。”电话里“韩国理”平淡冷漠的语气响起,听不出有多愤怒的感觉,可是却让陆明华感到沉重的压力。
他知道自己令“一哥”非常生气。
令“一哥”非常失望。
试问一下,一名大佬开开心心趁对手休假,打算抓住一个机会,捧自家小弟上位。
可是最后小弟带着大批人马,却被对面几个人打的屁滚尿流,闹出天大笑话,让大佬脸上都挂不住面子。
天时地利人和。
全给小弟安排好了。
就等小弟表演呢。
TM的演成这样!
你说大佬还能开心吗!
而韩国理嘴里的换人上场。
会换谁呢?
陆明华心中已经知晓答案。
“是!”
“长官!”
他肃声应命,语气不敢流露出丝毫不满,一本正经的服从命令。
“啪嗒。”韩国理则是直接撂下电话,等到几秒断线后,再重新拿起电话,看着电话按键讲道:“庄世楷人在哪儿?”
“跟助理处长布朗在半岛酒店用餐。”处长的洋马秘书拿着文件,双腿并拢,侍立在旁出声答道。
“处长先生,根据政治部计算,这件事情不能妥善处理的话,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会引起港岛市民暴乱,政治部提醒您以全港治安为首要任务。”
“切勿辜负女皇对您的期许。”处长秘书看见韩国理迟迟没有按下电话号码,表情谨慎的主动提醒。
这份文件夹真是政治部发来的。
政治部代表着军情六处,代表祖家的意志。
警务处长必须参考。
聪明人也懂得政治大于私冤的道理。
不管韩国理甘不甘心,他眼下既没有能力扭转前线局势,那么就必须请一个有能力的回来,替他把前线局势搞定。
因为维护港岛稳定的大前提是首位,远超排除警队内部异己,清洗华人势力等等……
庄世楷是在用大势压人!
别说一个警务处长!
刚度都要服软!
“半岛酒店的电话。”韩国理深吸口气,决定好付出代价以后,言简意骇的出声说道。
“202888,您的号码可以直达行政酒廊。”
“嘀嘀嘀。”韩国理动手按下号码。
“嘟嘟嘟……”电话响起冗长的等待音。
第一通电话没接。
“嘀嘀嘀。”
韩国理放下电话听筒,拿起电话,再度拨通号码。
“嘟嘟嘟……”
又是冗长的等待音。
第二通电话没接。
韩国理表情有些难看,再度重拨电话,等待对面接听。
可是第三通电话还是没接!
此刻,韩国理已经不是表情难看,心头冒火的问题,而是坐立不安,有些心急,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已经有股驱车冲到半岛酒店的冲动了。
因为,他怕找不到庄sir!
或者庄sir真砸盘!
他也要玩完!
“嘟嘟嘟。”
韩国理拨出第四通电话……
而刚刚在半岛酒店。
行政走廊。
吧台。
“叮叮叮。”
电话响起。
布朗翘起眉头,笑着讲道:“庄sir。”
“处长的电话到了。”
“你该上场了。”
庄世楷却喝着红酒,目光看向电视机,目不斜视,从容不迫的讲道:“不急。”
“等等。”
他真的不急。
反正劫匪给出十分钟的要求。
现在才过去三分钟。
该急的人是韩国理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