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haey精品都市异能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愛下-第七百一十四章 時機動機,兩者具備分享-ig1q5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毕有为被帮主这么一喝,也才反应过来,半跪行礼。脸上豆大的汗滴落下来,渐渐打湿地面。
“帮主,你这话什么意思?毕长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郝渊疑惑抬头问。
“毕长老处理丐帮大小事务一直勤勤勉勉,您不在的时候更是劳心劳苦不曾休息过,为了帮主报仇还大发神威打死来犯的乾阳道长……今日毕长老要接过帮主之位,也是我等危急时刻不得不推举,所以才临危受命,这事请帮主不要责怪他!”龚成拱手解释道。
“哈哈……笑话!打死乾阳道长,本就他处心积虑所为,为了挑起我们两派的争斗!我中的毒不可能是上清观所为,就是他下的!”
洪一公怒不可即地说完,猛地一阵咳嗽,咳出一口血来。
生连忙将洪一公放下,唰的一声打开一把折扇给洪一公扇风:“洪帮主你毒伤未愈,不可动气……你再这样,我可要把你背回去了。”
洪一公自己也知道他还不能倒下,连忙深深吸了一口气歇止自己被亲信背叛的怒意,朝生点了点头,示意洪七说代他下去。
“这、这怎么会是毕长老下的毒?”在场弟子一片哗然。
“太医已经查明老爹所中的毒……此毒江湖首见,乃自配的奇毒。老爹内力高强,烈毒他只吃下一点立刻就能察觉并能用内力压制,不容易一击致命。而这毒是慢毒,能留在体内但又不出现异常,长时间累积到一定地步才会毒发身亡,平时用量极少,老爹发现不了!”洪七说道。
“所以?”一众丐帮弟子听不明白。
“所以必是老爹身边的人,才有机会长年累月地下毒!”洪七指向毕有为,“毕有为经常和老爹来往,他是所有人之中最有机会下毒的人!而且老爹被毒杀最有可能继任丐帮帮主的人就是他!”
众人一听,纷纷吓出一身冷汗!
如果是长时间积累的毒,那当然要身边的人才常有机会下毒!而毕有为作为「掌棒龙头」,平时又主管帮内大小事务,地位和资历都是新帮主的第一选择……这么一看,下手的机会和动机全部只有他有!
几个离得近的九袋长老,不少已经被吓呆了。他们之间也算认识多年,毕有为是个老好人,平日为人处世低调谦和,现在突然被揭**心积虑要谋帮主之位,所做之事恶毒非凡,再想想刚才毕有为准备接下碧玉打狗棍时压抑不住的激动,当下心神大受打击!
“原来是你!我们差点就中了你的诡计,送你当了这个帮主!”秦宏义回过神来,立马回身出手,怒气十足一出手便是降龙十八掌,朝毕有为攻去。
九袋长老有资格学降龙十八掌前六掌,毕有为匆忙间应对霸道的掌力只能也用降龙十八掌应对,把秦宏义挡了下来,着急地喊对方住手。
郝渊见秦宏义一时间没能拿下毕有为,当下也是怒火中烧一跃而起加入战团。
毕有为全身衣服湿透,连头发都被冷汗沾湿滴着水,慌里慌张出招也紊乱。应对秦宏义已是咬牙支撑,再加上个郝渊立刻败下阵来,被两人合力擒住。
“没有!帮主,我没有毒害你!更没有故意挑拨两派相斗!我冤枉!!”
毕有为喘着粗气面色涨红,平日谦和之人如今像一只发狂的野兽,拼命挣扎,郝渊和秦宏义两人不得不使出全身力量才能把毕有为摁在地上。
“你冤枉?”洪七冷喝道,“还有一点将你的野心暴露出来!这段时间我在外隐蔽踪影查案,就是为了查清帮内是否有内鬼。而你,三天两头就派人寻我行踪,迫切要我回帮内……你是想找到我杀我灭口,以防我回帮告知众人我会打狗棍法,抢了你的帮主之位坏你好事!”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
“你知道洪七会打狗棍法?!”龚成问道。
“知道,所以我才着急找洪七回来给丐帮做主!”毕有为大喊大叫,唾液和鼻涕因激动不受控地甩满脸,“洪七,你毕叔没想加害你,你误会了!”
“洪七等于是帮主定下的帮主接班人,你怎么不早说!”
“这事帮主让我保密,我怎么能乱说!”
龚成失望地摇了摇头,直到刚才他还觉得其中似乎有所误会,但再结合这一点看来,毕有为很难洗脱嫌疑。至今丐帮中发生的每一步,无论是好是坏,似乎都于毕有为有利。说是巧合,那也太过巧合!
“毒害帮主,背信弃义!丐帮历史上从未出过这般陷丐帮于绝地的弟子!按丐帮帮规,死罪难免!!”「执法长老」秦宏义大喝一声,对着毕有为的脑勺高抬一掌。
“死罪!死罪!死罪!”全场弟子们义愤填膺,高亢呼喊。
眼看毕有为脑瓜子就要开花,忽然大门处发出轰的一声!巨大的声响在巨洞之中回荡,震得所有人捂耳,被突如其来的巨响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
“上清观打进来了吗!!”龚成大惊失色道。
没有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只见洞口的一双大铁门被一人一边卸了下来。
左边一位是戴着笑面邪王面具的男子,右边一位是浑身环绕着袅袅仙雾的老道人。
他们一人抓着一块重达千金的铁门,好似提着两块木板般轻松,轻描淡写往后一扔,发出重物砸地的咆哮声。
当先两人的怪力吓得众人失了神,直到看到他们身后还跟着上清观的观主乾巛,一众丐帮弟子才反应过来。只是还没想明白为何乾巛会站在最后一位,毕恭毕敬的样子。
“上清观打进来了!!”不知谁大喊了一声,丐帮弟子们立马持棍而立,随时动手。
“不要动手,先等一下!”洪七喝道。
“前辈莫急,我说了要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那就决不食言……”月带着清坤道长和乾巛道长大摇大摆步入总坛,朝总坛中央喊道,“秦长老先别急着动手,听说不请自来需要破一个八仙阵,何不先来摆阵让我们玩玩……我和清坤道长出手有点欺负人,我们就只上区区一个乾巛道长如何?”
只上区区一个乾巛道长……
这话把堂堂上清观观主说得和路边买一送一的大白菜似得,众人也不知得给个怎样的表情才能表达心中的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