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iv9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 ptt-第九百三十五章 娛樂至上二十六讀書-b2meh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
武侠片在十几年前乃至几年前都十分流行,这导致武侠片泛滥,进电影中百分之八十的影片都是武侠片。这股热潮退去后,武侠片便在电影院中绝迹了。
一是很多武侠片换汤不换药,千篇一律的剧情让观众们都看腻了。而是那老套的打斗方法和所谓的轻功也让许多年轻人觉得没意思极了。
所谓的轻功不过就是双腿弯曲一下,然后被威压拉到墙上屋顶上,没有任何美观的造型和动作。
至于打斗……
那一拳一脚看起来像是那么一回事儿,但真要按照这么打人,根本起不来什么作用。
年轻人不是没有按照电影中的招式跟人对打,却败在人家的乱拳之下。
因此,除了一些年纪大的人对武侠片还有所怀念外,年轻人都不喜欢武侠片。
范鹏举这时候要拍摄武侠片,就不怕没有人进场观看吗?不怕将自己的内库给赔掉了?
范鹏举对于胖子的疑问非常自信地道:“我相信我的剧本很精彩,能够吸引到观众。”
胖子呵呵一声,提出灵魂质问:“那武打动作呢?”
范鹏举微笑:“胖子,你忘了我们是什么身份了吗?我们可是阿飘啊。就是不用威亚,我们也能够飞,而且还能够飞得美观。这样子冒充轻功,你觉得如何?”
如何?肯定非常吸引人眼球了。
“那打斗呢?”胖子继续问。
范鹏举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刘婶儿给我们介绍了一位最好的武师。”
刘婶儿是公司的清洁工,胖子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是阿飘,只是怀疑一个清洁工能认识什么厉害的武师。现在的武师都是拉帮结派的,都被那些大的电影公司笼络了。盘子不觉得会有遗落在外的武师能被他们好运地撞上。
粗了胖子,会议室中的众位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季高涵开口问胖子:“你可知道黄飞鸿?”
“知道,广东十虎之一嘛。”胖子点头。拜前两年一部以黄飞鸿为主演的电影所赐,胖子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佛山无影腿!”
季高涵笑道:“我们的武师便是黄飞鸿黄先生。”
“虾米?”胖子眼睛快瞪出眼眶了。他僵硬地转动脖子,看向在场的每一位,想要从他们口中得到“季高涵是在开玩笑”的话。但是没有。
“黄、黄飞鸿都死、死了几、几十年了吧?”胖子结巴地道,“他、他还没有、没有转世投、投胎吗?”
姚小蝶笑眯眯地道:“我也死了三十多年了啊,也没有转世投胎呢。”
胖子快哭了:“我、我们公司还、还真是卧虎藏龙呢!”
什么时候他们公司冒出一个清朝皇帝,他也不会吃惊了。
范鹏举伸出手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你要习惯。”
“嗯,我习惯。”胖子揉了揉自己的胖脸颊,除了习惯,他还能怎么办?
不过胖子不愧是胖子,神经强悍,接受了一位名人阿飘成为公司同事后,胖子便有心思想其他的了。
“那啥,要不我们公司也拍一部以黄师傅为主角的电影,就让黄师傅亲自出演?”
季高涵摇头:“黄师傅是不会拍电影的。他不喜欢出风头。”
“不喜欢出风头还会成为广东十虎之一?还会许多人知晓?”胖子嘀咕。
他的声音即便再小也瞒不过会议室中的这群非人类,季高涵闻言开口道:“时代不同,那个时候黄师傅要出现在人前保护普通大众,现在和平了,黄师傅当然不会再抛头露面了。”
胖子好奇:“听说阿飘滞留在人间是心有执念,黄师傅有什么执念让他一直停留在人间呢?”
季高涵:“这是黄师傅的私事,你想知道的话,自己去问黄师傅。”
胖子缩了缩肩膀,他怂啊,不敢问啊。
会议结束了,公司众人都开始工作起来。
胖子这回是再不敢偷懒休息了,每天勤快无比地工作,让季高涵决定到了年底给胖子颁发个勤快员工奖,给他哥大红包。
范鹏举的电影开始拍摄了,他的剧组跟胖子的剧组不一样。胖子剧组中的员工有一半是人类,而范鹏举剧组的工作人员包括演员都是阿飘。
幕后工作人员都是范鹏举找来的,水平都不差。
不用威亚,特效有阿飘们用幻术搞定,使得这部电影拍摄得顺利无比,还不用一个月就拍摄完成了。
季高涵带着片子去找金盛源。
虽然有过一次合作愉快的经历,季高涵公司的电影给金氏赚了不少钱,但金盛源看到片子是武侠片后,就摇头了。
“武侠片现在根本没有市场。如果我安排这部片子上映,最终会让我们金氏亏死。”金盛源拒绝。亏钱的后果让他忘记了对阿飘的害怕。
“你都没有看过片子怎么就说丧气话呢?”季高涵道。
“我说的是实话。”金盛源道。
季高涵:“你应该先看看片子。”
“不,不需要浪费时间。”金盛源摇头。
季高涵笑眯眯,开口:“你知道范鹏举吗?”
“知道,那个倔驴导演。”金盛源对范鹏举有印象。
毕竟范鹏举得罪了薛氏的太子爷,被薛氏太子爷封杀,而他们金氏做为薛氏的对手,曾经招揽过范鹏举。哪里想到这家伙不但倔,而且嘴毒情商低,还有所谓的艺术家的坚持,惹恼了自家公司和曹家公司招揽他的人,放弃了他。
三大公司都放弃了这个人,那些小电影公司还会用他?这人的日子肯定很落魄。
“他怎么样了?”金盛源问。
季高涵:“一个多月前,范鹏举死了,死因是酒精中毒。”
“英年早逝啊。”金盛源感叹一句,问季高涵,“你提起这人做什么?”
季高涵指着片子:“这部电影是范鹏举拍摄的。”
“哦?范鹏举的遗作?”金盛源看向片子,“虽然可以从这一点上做文章,但也吸引不了多少观众,毕竟范鹏举只是导演,不是演员,也不是明星。”
“不是哦。”季高涵笑眯眯,“不是遗作,这部片子是范鹏举这一个月拍摄出来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