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8140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系統逼我做皇帝 ptt-第670章: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相伴-t6csm

系統逼我做皇帝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做皇帝
山西郡城以东三十里外,大夏的中路大军已经停止行军,并安营扎寨。
郡城内的将领刘帅已经知道了敌军行军缓慢的意图,心中充满了哀愁,而就在时,白林战败被杀,秦军惨败的消息传到山西郡城内,更是雪上加霜,让本就浮动的军心更加动荡。
兵力比对方多,而且还借助了地势,这样都打不败夏军,这说明了什么?
难道上天要覆灭秦国吗?
刘帅叹了一声,把注意力聚焦在了夏军身上。但接下来夏军的动向,就让刘帅为之一振。
因为夏军竟然派出兵力去打礼城和康城,看意图是想先把旁枝剪掉,然后在攻打山西郡城。
起初,刘帅担心是夏军的阴谋,故意分出兵力引他带兵出城,一旦他带兵出城,对方便会返回包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只夏军已经赶到了礼城和康城,并进行了攻城。
刘帅派出了大量斥候探查,证明这不是夏军的阴谋,夏军也没有隐藏在四周埋伏。
这个结果,让山西郡城内的将领们蠢蠢欲动。
一名副将对刘帅进言:“将军,夏国皇帝是在羞辱我等!他认为我们不敢出城进攻,所以分出兵力拿下礼城和康城,真是岂有此理!将军,属下请命,愿意带兵出城进攻!”
“是啊将军!现在夏国皇帝身边只有二十多万兵力,现在正是天赐良机!如果能打败夏国皇帝的御驾兵马,绝对能鼓舞士气。”另有一人也建议道。
刘帅有些意动,但性格谨慎的他还是没有出兵,因为他怕这是夏军的阴谋。
到了第二日,礼城和康城纷纷派人送来求援急报,这两座城虽说是驻兵五万,其实是秦兵三万,强行招纳的民兵两万,他们守着一座城墙不高,城池不牢固的府城,面对大夏的强弓,自然会告急。
如果刘帅继续龟缩山西郡城不出兵进攻,或者是不派兵救援,不出两日,礼城和康城便会被攻破,落入夏军手中。
这时,一名副将提醒刘帅,“将军,夏国皇帝便是利用将军稳重、谨慎的心理,知道将军会守城,所以他才敢派兵攻打礼城和康城。现在机会难得,若是不用,接下来就是我们难办了。”
刘帅叹了一声,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他还是怕是夏军的圈套。不过副将的话却提醒了刘帅。
时间拖得越久,天气越冷,对秦国越不利,现在有了机会,的确不能浪费。如果怕失败就不行动,那万一成功了呢?
想到这里,刘帅立即安排道:“诸位将领听命,整顿兵马!今日夜里丑时从西城门出城,然后兵分三路偷袭敌军大营!如果能歼灭敌军,生擒夏国皇帝,我们都是大秦之功臣!”
“是!”一众副将立即抱拳应道,然后立即下去整顿兵马。
冬季的夜晚来得早,而且天黑的深沉。
子时之后,天地间一片寂静,原本闭合的山西郡城的西城门悄无声息的打开,大量秦军出城。
刘帅很谨慎,选择从西城门出城,然后战马蹄子上包着布料,隔绝了声音,步兵也减少踩踏的声音,然后又选择绕一个弧度,兵分三路,共计二十二万兵力,从三位方位杀向夏军军营,准备偷袭。
寅时末。
三路秦军靠近了夏军大营三里外,因为担心踩踏地面引起对方警觉,所以越靠近,他们的速度越慢,这么做的目的是以求能最大程度偷袭对方,让对方没有防备。
此时夏军大营中一片安静,只有警戒的士兵,来回的走动巡视,刘帅虽然心中担心这是夏军的阴谋,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他抽出宝剑,立即击鼓吹响号角,然后开始冲杀。
“杀!生擒夏国皇帝!建功立业!”
秦国将士们兴奋极了,谁都想生擒萧锐,这绝对是封侯拜相的战功啊。
可是当刘帅冲进军营时,却发现中计了。
不是军营中没有人,当然有人,只不过是等待多时的夏军!
他们似乎猜到了秦军会来偷袭,所以都全副武装呆在军营中,此时面对进攻的秦军,他们开始反击了。
而且和秦军杂乱无章的闯入军营不同,大夏将士十二人为一体,六人一手持盾,一手持刀,围成圆阵保护自己的同胞,剩下六人两人为弓箭手,辅助设计,剩下四人手持钩镰枪!
碰到秦国骑兵,钩镰枪割断对方战马的马蹄,碰到秦国步兵,圆阵防御,长枪进攻,快刀补刀,弓箭补漏,十二人配合起来,竟然所向披靡。
而当整个大军都是这样的作战方式时,这便是秦军的噩梦。
刘帅奋勇杀敌,没想到还是中计了,对方早就料到自己会偷袭!而且就是利用自己谨慎的性格!
“该死!撤军撤军!”
刘帅调转马头,立即命令传令官鸣金收兵,提醒手下副将退回山西郡城。可是夏军等了一夜,终于等到了对方,岂能让对方逃了?
黑夜作战,本就影响视线,这也给秦军溃逃提供了便利,但是韩信是谁?
兵仙也。
在两军交战的混乱中,夏军可没有乱,他们一边以圆阵杀敌,一边对秦军反包围,与此同时,军营外的空地上亮起了篝火,他们就如同一颗颗路灯,为夏军指定了方位。
如果从高空往下看,这些篝火足足有一百零八处,在方圆十里内点亮,围成一个圆形,以亮点拉成防线,立即组成了错综复杂的阵图。
秦军逃跑时,发现身后竟然是夏军,而且他们不管跑什么方位,都能碰到夏军,仿佛陷入了迷宫。
刘帅一惊,叫道:“不好!这是敌军布下的阵法!”
“这是什么阵?”跟随的副将连忙问道。
刘帅摇了摇头,道:“天色太黑,看不出来!他们是以篝火为指引,立即灭掉那些篝火,随我冲出去!”
不愧是秦国老将,立即看出了韩信阵法的缺点。
不过刘帅能看出来,但其他两路秦军看不出来,所以当天亮时,只有刘帅带兵逃了出去,其他两支偷袭的兵马,全部被韩信的阵法困住,并被歼灭。
而对于逃走的刘帅,韩信并没有追,因为韩信早就留好了后手。
在刘帅偷袭之时,前往礼城和康城的夏军便趁着夜色快马加鞭赶了回来,所以溃逃的刘帅兵马直接遭遇了埋伏的兵马。
最后结果不用多想,刘帅战死,死里逃生的秦军再次遇到夏军进攻,也死的死,投降的投降。
天彻底大亮后,韩信整顿兵马压到了山西郡城前。
此时城中只剩下寥寥几位将领,而且剩下的兵力都是强征的民兵,战斗力薄弱,如何守城?
韩信将刘帅的尸首还给了山西郡城,并放出话来,如果不弃城投降,别怪夏军不讲道义。
剩下的几名秦国将领一看挡不住夏军了,最后一合计,趁着夜色便从西城门弃城逃走,抛弃了城中的百姓。
至此,大夏以损失很小的代价,拿下的山西郡城。
而山西郡城的拿下,整个山西郡便落入了大夏之手,没有任何压力了。
与此同时,其他几路大军也皆有进展,齐头并进,没有遭遇败绩。
这个情况传回秦都,文武群臣默然,秦正也叹了一声,伸出手揉了揉眉宇。
如果送来的是捷报,该多好啊。
一旁的襄王秦羽说道:“陛下,夏军虽然获得了胜利,但只是暂时的,我们大秦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这一次也一定能战胜敌军。”
“你说得对!如果连朕都自怨自艾,那大秦就真没希望了。”秦正摆正态度,然后问向秦羽:“让你联络元国的事如何了?”
秦羽道:“已经扯上关系了,但为了表示郑重,我想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去一趟元国,亲自去见见元国可汗,说服他从东启北方进攻,一旦东启区域落入元国手中,到时候就是夏军的灾难了!而且元国的处境也不妙,趁着现在大雪还未降下,元国可汗很想抢掠一波,好夺取过冬的物资。现在元国只和夏国接壤,元国可汗别无选择了,只能对夏国动手!”
秦羽道:“我本来派人去的是蒙古部落,现在蒙古部落日益强大,很有野心,所以并不愿意和我们合作。所以我便派人联络了元国可汗,达成了意向。不过嘛,想让元国可汗从东启区域进攻,我们还得付出不小的代价。对元国可汗而言,他进攻东启区域,是在帮我们!”
“没问题,便辛苦你亲自去一趟,答应可汗的所求,让他尽快出兵!”秦正已经顾不得什么代价不代价的了,只要能灭掉夏国,一切都值了。
现在秦正对夏国皇帝萧锐的恨意,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