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gt5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庶族無名 ptt-第三百四十二章 將計就計推薦-lvtc8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看着粮袋中滑落的石子,徐庶明白了,这粮队,根本就是为了吸引曹军精锐前来劫粮的,恐怕曹军能够如此轻易找到这里,多半也是主公故意泄露了消息。
默默地翻过粮袋,徐庶扭头,看着那目瞪口呆的校尉,沉声道:“此事烂在心里,不可与任何人诉说!”
“喏!”校尉点点头,随即有些不甘道:“但先生,为何啊!?”
拼死保护的,却只是一批批石子,这让他觉得他们此前的牺牲毫无意义。
“吸引敌军精锐来攻,借机剿灭曹军精锐。”徐庶叹了口气,这也是他下令禁口的原因,若是这些将士得知了真相,恐怕不会再拼死护卫,这样一来,大营方面的谋划就要乱了,他有些暗骂自己多事,没事翻看什么?
从战术上来说,这自然没什么问题,但对于那些为了保护粮道,拼死搏杀,付出性命的将士来说,这其实并不公平,但战争就是如此,想要获胜,牺牲是在所难免的,所不同的是,有的牺牲是被动的,而有些是主动地。
主动牺牲,可以带来更大的胜算,但同样也容易引起人心的抵触。
校尉有些低沉的应了一声,继续跟徐庶一起,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一般,护送着粮车去往官渡,一路上,又遇到了两次曹军突袭和伏击,在徐庶的建议下,以粮车为饵,轻松地反伏击了两次,将这些前来突袭和伏击的曹军击溃,两日后,粮车抵达官渡大营,徐庶将那校尉带着来见陈默。
“主公,此事一旦让将士们知道,可大可小,不可不防啊。”徐庶皱眉对陈默道。
“你唤何名?”陈默点了点头,目光看向那校尉道。
“末将孟坦。”校尉对着陈默躬身一礼,不管如何,陈默在军中的威望还是极高的,哪怕心中确有怨气,对着陈默,也不敢发出来。
“暂做几日护卫将领吧。”陈默打量了孟坦几眼后,点头道。
“主公,莫不是还要继续下去!?”孟坦闻言顿时明白了,这假粮诱敌之策还要继续,顿时一急,上前一步追问道。
“放肆!”典韦和马超踏出一步,厉声喝道:“你是何人?也敢如此与主公说话?”
陈默摆摆手,示意两人退下,皱眉看向孟坦道:“此事关乎甚大,我已布署月余,若此时放手,这月余来因此事战死的将士,他们的死将毫无意义!你确定想要我放弃此事?”
“这……”孟坦一脸纠结,别说他一个校尉有没有资格参与这种谋划,就算有,就像陈默所说的这般,已经布署了一个月,因此而战死的将士近两千人,若因自己一言放弃,就算陈默听他的,他能下这个决断吗?
“战场博弈,与上阵杀敌是两回事,依元直所言,你是个不错的将领,但要说运筹帷幄,这里哪个人你能比?”陈默摆了摆手道:“去跟典韦交接吧,以后押送粮草之事,会由其他人去做。”
“喏!”话已至此,孟坦若还敢多言,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元直来的正好,此事当由你来布置。”孟坦离开后,陈默目光看向徐庶,示意他坐下。
“主公此举,必有所图,却不知是为何?”徐庶依言跪坐在陈默下手,与荀攸点头打了声招呼后,便询问道。
“虎豹骑!”陈默直接给出了自己的目标道:“为了引曹操上钩,这段时间,连续更改了几次运粮路线,而且每次都是从不同的城池运来,此番将孟坦换掉,也正好让曹军坚信我未曾发现他安排在军中的细作,算起来,也该让他知道我军的屯粮之处在何处了。”
如果露出太多的破绽,曹操反而不会信,但这些消息,可不是陈默主动泄露的,他只是将几个适合的人,安排在适合的位置上,然后顺势将计就计。
而曹操真想要来把大的,细数曹操身边,能够完成这种百里奇袭任务的,也只有虎豹骑能够胜任了。
“主公何以确定,那曹军会将虎豹骑派出?”徐庶觉得有些不太保险,虎豹骑可是曹操麾下精锐中的精锐,而且还是骑兵之中的精锐,如今幽州、并州、西凉这些产马地都被陈默所得,曹操麾下虽然还有骑兵,但长远来看,他的骑兵会被陈默限制甚至掐断,这个时候,如果折了虎豹骑,不但影响曹军的战力,就算这一仗陈默没能一举将中原都拿下,恐怕未来几年之内,曹操都别想再组建起虎豹骑这样的精锐骑兵。
“我将屯粮之处给他,你说他会否派出虎豹骑?”陈默笑道。
徐庶瞬间瞪大了眼睛:“主公,此计是否太险!?”
这个诱惑,曹操没办法拒绝,但对陈默来说,也是行险,就算虎豹骑全军覆没,但如果屯粮之地被毁,大局上来说,陈默就得输。
“这样的屯粮之所,余昇设了十八个。”陈默笑道:“只是最近这月余时间,我军的粮草明面上都是自这出粮仓运来的。”
徐庶懂了,陈默在一个多月之前,察觉到曹军安插在这边的细作之后,就已经开始布置这次劫粮之策了,而且还不是故意透露,而是让对方自己去找,甚至为了让曹操相信陈默的粮草都囤积在这里,这一个月来,运粮路线不断在变,运粮的将领也在不断改变,而曹操之前派来袭扰粮道的,也都是些小股部队,为的也不是劫粮,而是探查陈默粮草囤积所在。
双方都在算计,陈默想要斩掉曹操的精锐骑兵,而曹操想要行险一搏,毁掉陈默的粮仓,这两位可都是招招搏命啊。
“可惜,我们的人未能探得曹军的粮仓所在,否则,也可效仿那曹操,来一次深入敌后!”陈默笑道。
随即,陈默想到了什么,看向徐庶道:“为防意外,这次跟你一起回来的人,都需暂时看押起来。”
“已经看管起来了。”徐庶点点头,虽说当时身边只有孟坦一个将领,但还有其他押粮的将士在,为了避免走漏风声,徐庶在回营后,就让人将这批人马看管起来,徐庶看向陈默道:“也就是说,如今主公已经准备收网?”
“嗯,此事由你来负责,曹操的细作应该也察觉到我在查他了。”陈默点点头道。
“不知是何人?其他还有几个,但都无关紧要。”徐庶皱眉道,能够知道陈默押粮路线的人,级别恐怕不低。
“粮官韩福。”陈默说到此人时,有些厌恶,韩福乃是洛阳人,虽然不是陈默直接提拔起来的,但也算是陈默拉拢的寒门、庶族阶层,从书院中经过考核走入仕途,陈默在察觉到每次曹军都能找到自己的粮道之后,开始生疑,但一开始也没想到竟是韩福,他甚至怀疑过张郃、韩琼这些人,但最终暗中查出来的,却是韩福,这让陈默第一次有种看走眼的感觉,他看人,向来不会看差,这次却是除了差错。
徐庶皱眉,粮官官职不高,但在军中却是很重要的职务,后勤调度,都离不开粮官,而且韩福属于书院派,算是陈默门生,结果偏偏是这个人选择了背叛,也难怪陈默会罕有的带着情绪看人。
此人,还真是该死。
“庶明白。”徐庶对着陈默一礼,接下来该如何做,他知道了,陈默已经将先期布署都布署完了,接下来就是根据这处粮仓设伏,静待曹军来攻,然后设计围杀,这并不难。
“另外,此事结束之后,将那韩福带来见我,我想知道,他为何反我?”陈默对于韩福的背叛有些不理解,自己的制度有问题?还是这傻缺选择站在士权一边?陈默需要弄清楚这件事。
如果是自己的制度有不周全的地方,陈默会看看有无改进的地方,但如果是其他原因,那灭韩福九族都不为过。
“喏!”徐庶点点头,将此事记在心中。
接下来,既然要设计,陈默得给徐庶兵权,而且目标是敌人的精锐,所以这支兵马不能太差,陈默也给徐庶准备好了,张郃配合徐庶来完成此事。
……
另一边,曹军大营中,曹操看着最新从陈默那边送出来的消息,扭头看向郭嘉道:“奉孝可有结果了?”
“嗯。”郭嘉点点头道:“陈默虽然施了许多手段,而且粮草究竟从何而出,我军细作都不知道,但从这几次的路线来看,陈默的粮草都是从这一带运出。”
曹操闻言,看向地图,濒临黄河,但四周围最近的城池也是陇城,相距大约有二十里左右,不在城中,而且颇为隐蔽。
“伯道还真是小心呢。”曹操笑道。
“主公,真的要行险一搏?”郭嘉看向曹操,皱眉问道。
“战机稍纵即逝,那韩福信中说,陈默已经开始怀疑有人透露消息,以伯道之智,若错过这次,恐怕我军细作便会被他察觉。”曹操肯定道。
郭嘉闻言点点头不再多劝,这种事风险是肯定有的,就看曹操如何决断,既然曹操已经下了决心,他作为谋士,也没必要继续阻拦,当然,前提是曹操可不能亲自去,别说失手,就算成功了,杀到陈默后方若让陈默知道了,那也绝对是九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