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gen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生活在港片世界-第八百二十章 風水推薦-twe2j

生活在港片世界
小說推薦生活在港片世界
“诶?你们也是去草塘村的啊?”
走到半路上,费南一行人就碰到了一个骑着自行车,穿着宪兵队制服的胖子,正在气喘吁吁的蹬着车子,载着一个年轻女孩,往草塘村赶路。
看到费南一行人出现,他赶忙下了车,和一眉道长搭话,很快就得知了他们是去前面草塘村看风水的。
“我是山塘镇新来的宪兵队的队长,你们以后有事,就来找我好啦!”
他扶着车子,拍着胸脯嚷嚷着。
那女孩是个华人,但穿着打扮却洋里洋气的。
天气已经开始转热了,她却穿着一身厚重的套裙,两手还戴着长长的蚕丝手套,热得满头大汗。
“表妹,前面风景还是不错的,要不咱们散散步?走一走?”
队长显然是蹬不动了,陪笑哄女孩下车。
“好吧……”
女孩坐得屁股痛,也不想再坐在后座上颠屁股了,就扶着他下了车。
舒了口气,队长看向阿豪和阿方,笑问:“你们叫什么啊?”
和他们聊着天,继续向前走着,不知不觉间,他手里的东西就都到了阿豪和阿方的手里。
“表妹你看,这朵花多漂亮?多配你啊?”
他借着打哈欠的契机,让自行车倒向阿豪,被阿豪顺手扶住,就转头和那女孩去看花了。
阿豪和阿方看着手上多出的自行车,礼品盒和竹椅,一脸的懵逼。
“算啦!他是宪兵队长,我们不好得罪他的。”
阿方小声劝阿豪。
阿豪看着悠闲地像是带着仆人出来度假的队长二人,嘴里嘀咕着,还是没将手中的东西放下。
“阿豪,阿方,你们怎么搞的?”
一旁的费南忽然发话了。
走上前来,他冲两人挤着眼睛,口中数落:“自行车都没见过啊?真没出息,这都是人家队长的东西,你们拿着做什么?万一给人家搞坏了怎么办?赶紧给人家送回去。”
不远处的队长也听到了他的话,赶忙摆手:“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年轻人没见过,也是正常嘛!让他们多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队长你太大方了。”
费南笑着说:“只不过我这两个朋友粗手大脚,没个分寸,万一给你弄坏了就不好了,还是你自己保管吧!”
说着,他冲阿豪和阿方使了个眼色。
两人愣了下,随即对视一眼,恍然大悟的猛点头:“啊对对对,我们这就还给队长。”
说着,他们就将车子和东西都放在了路边,冲队长摆手:“队长,我们要去帮师父打下手,东西都给你放在这里,你和小姐慢慢赏花,不用着急的。”
说罢,他们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诶!不是,等一下!”
队长看着他们远去,免费苦力泡了汤,不由对费南怒目而视,很是不爽。
费南才不理他,转身大步而去,没一会儿就追上了阿豪阿方两人,有说有笑的渐行渐远了。
一眉道长走在前面,脚程很快。
还没到村口,他就碰到了早已在路口等候的村长和村里的几位老者。
“道长真准时,辛苦了,喝一杯茶水吧!”
村长备了几晚凉茶,给他们解渴。
正走得疲累,一眉道长也不客气,端起一碗就大口喝了个干净。
茶水已经晾凉,一碗下去,很快就凉快了下来。
“阿南,阿豪,阿方,来喝茶!”
他看费南三人赶上来,就招呼了声,随即冲村长说:“我们就不耽搁时间了,现在就去看看地势吧!”
“好,这边请。”
村长引着他顺着路旁的一条小路走了下去,那里有个台子,可以俯瞰全村地势。
费南并不口渴,便拍了拍阿豪两人的肩膀:“你们先喝着,我去看一眼。”
说罢,他就跟着下了小路,跟了上去。
一眉道长站在石台上,观风望气,观察了一圈后,认真说:“村长,本村四面环山,左边金盘现瑞,右边水射中堂,前展华庭鹤宇,后枕金山翠玉,正合风生水起之象,应该丁财两旺。”
村长点了点头,跟着疑惑问:“但最近这个村子无缘无故的六畜不安,人口不灵,是不是风水有问题呢?”
“风者乃指气流,千万不能够堵住气。”
一眉道长解释了句,随即指着前方空旷的平谷说:“这里虎虎生风,气流畅通,风应该是没事的。”
村长似懂非懂,跟着问:“那水有没有问题?”
“我就是来看水源的。”
“哦,那这边请。”
村长带着他按原路返回。
费南跟在他身旁,好奇问:“风水真的可以改天换命吗?”
“改天换命?”
一眉道长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你听谁说的?”
耸了耸肩,费南笑着说:“我听老人说,如果一个地方的风水足够好,把亲人藏进去,可以保佑后人官运亨通,家财万贯之类的,有这样的事吗?”
笑了笑,一眉道长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他:“你相信人有运势吗?”
费南愣了下,不太明白他问这问题是什么意思。
想了想,费南老实回答:“一半一半吧!如果一个人寒窗苦读十年,最终高中状元,那么这其中必然有他勤奋刻苦的原因在,但如果不走运,也不会有那样的结果。”
点了点头,一眉道长解释:“这世间万物,都有它运行的轨迹和道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蚂蚁并不知道它们在挖空一座堤坝,它们只是在开拓生存空间罢了,这两者看起来并没有实际的联系,但最终却导致了最后的结果。
那么如果在得知了这一结果的前提下,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说,当一开始,第一只蚂蚁在堤坝上筑穴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堤坝的崩塌?”
费南有些明白了:“你是说,蝴蝶效应?”
“什么蝴蝶效应?”
“就比如说,北方一个地方,有一只蝴蝶扇动了翅膀,经过一系列看起来巧合的事件组合,就有可能在东海之上掀起一场风暴。”
“唔……意思差不多,但也不尽然。”
一眉道长笑着说:“还是拿堤坝来说吧!如果在一个地方建造堤坝,我们通过风水来判断此地适不适宜,看起来是不是很不靠谱?但如果一个地方土质松软,环境潮湿,那么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猜测,这里比较适宜蚂蚁、老鼠等掘洞生物的存活,如果在这里筑堤,会有被蛀蚀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