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jh9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重生之傳奇農夫 愛下-第八百一十五章 神祕的部落 下-yepv0

重生之傳奇農夫
小說推薦重生之傳奇農夫
这场面,让宋山和方南衣感觉非常的诡异。
不过两人反应的还是蛮快了,宋山有些的奇怪的看着这个黑人首领,试探性的问:“你会说汉语?”
“看来你们真的是华人!”黑人首领神色有些的淡然,不过汉语还真的说的贼溜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华国长大的黑人孩子。
宋山和方南衣这才确定,这人真的会汉语,而且很纯熟,说起来的没有半点断续,反正是不像一个外国人的口音。
“你们为什么要闯入我们部落的领地?”
黑人首领问宋山。
“对不起啊,我们是不小心闯进来了!”宋山连忙解析说道。
“进入死亡森林的,从来就没有不小心的人!”黑人首领那眼珠子仿佛被肤色给同化了,这一刻才迸射出冷厉的光芒。
轰轰轰轰!!!!
这时候周围的黑人开始用手中的长矛敲动了大地,一下接着一下,声势强大,一副要战斗的感觉。
“误会!”
宋山连忙解析:“真的是误会,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死亡森林,我们就是来旅游了,不小心掉下来了,然后就来到这里了!”
“@#%¥%#……¥%@!”
这时候一个黑人,走上来,走到了黑人首领的旁边,对他说了一句话,具体什么意思,宋山方南衣自然不知道了。
他们也没有翻译器啊。
这语言不通,还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了。
“你们是埃雷罗部的华人吗?”
黑人首领目光变得越发的凌厉,看着的宋山,如果宋山的回答是,估计他准备爆发手中的长矛,把宋山刺出几个洞。
“埃雷罗部?”
宋山和方南衣面面相窥,有些不明所以然。
这个部落,宋山知道,他多少也普及了一些非洲的历史,纳米比亚在没有建立之前了,在这一片大地上,曾经有一个部落和入侵者德国军队厮杀的惨烈。
这个部落就是埃雷罗部落。
这是一个非洲的土著部落了,但是多年前已经被德国给灭绝了,基本上已经杀的差点绝种了。
不过听说逃出来了一些,然后就销声匿迹了。
再后来有传言,这埃雷罗部落好像躲在了死亡森林之中了,而他们这一次追踪方仑,就是从埃雷罗部顺藤摸瓜,找过来的。
看着黑人首领的话,好像死亡森林之中,也有部落之争?
非洲是比较落后了。
部落时代了,争锋很惨烈了,打起来了厮杀不停。
“我们不是!”
宋山连忙回答说道:“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了埃雷罗部落,在外面的时候,也就是听过了埃雷罗部被灭绝了,但是他们到底后来怎么了,我也不知道了!”
黑人首领听得懂汉语,但是对宋山的话,十分的不相信。
“@#@#%%@¥…………!
又一个黑人叽里咕噜的在黑人首领旁边说一句话。
黑人首领面色大变,目光看着宋山方南衣,变得一场的凶狠起来了:“你们践踏了我们的圣花?”
“圣花?”
宋山环视一眼,看看,是上来的时候不小心踩踏过来的河岸边的几朵花,和这安上面花圃的这种花,一模一样。
纯黑色。
有点好像蔷薇花的感觉。
黑蔷薇?
这可不是什么花朵。
花色虽特别,但是这种花语特别让人的有一种恐惧感的,代表绝望的爱。
“我们的圣花,是祭献给神殿的,既然你们践踏了我们的圣花,就等于践踏了我们的神殿!”
黑人首领冷漠的说道:“不管你们从哪里来了,你们还是留下来的给我们的圣花做化肥吧!”
“库拉!”
“库拉!”
青壮黑人们开始激动的起来了,一个个举起手中的长矛。
“冷静点!”
宋山一看这情形,感觉有些失控一样,连忙说道了:“我虽然踩过来了,但是我认为这几朵花还能救回来了,你相信我,我能救回来了,保证你们的圣花完好如初!”
真动起手来了,虽然他不至于吃亏,但是杀人总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了,而且要杀这么多人,太残忍了。
他还是忍住了。
“你能治?”黑人首领疑惑的看着宋山。
“我能!”
宋山连忙说道了:“我学的就是种花,我种花可厉害了,没有什么花能在我手上凋谢了,你相信我!”
“好吧!”
黑人首领斟酌了一下,然后压了压手,把手下的人压住了,对宋山说道:“如果你能治好你们破坏了圣花,那我就让你离开这里,但是你要喝过圣水,把这里都忘记了!”
“圣水?”
宋山吞咽了一口唾沫。
这是啥东西啊?
算了,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了。
他走过去,对着几朵因为他刚才把方南衣抱上岸的时候,有些的太着急了,所以踩掉了几朵花。
虽然花干折断了,但是还没有彻底的断开,还是有机会的。
“你来给我扶着!”
宋山对着方南衣说道了。
“嗯!”
方南衣蹲下来了,趁机小声的问了一声:“这些都是什么部落了,他们会真的杀了我们吗?”
“不知道是什么部落,但是肯定是原始部落了,非洲的土著,这些人没有什么法律意识的,说把我们当花肥,就肯定会把我们当花肥的!”
宋山也压低声音说道:“所以待会要见机行事!”
“知道了!”
方南衣紧张起来了。
宋山先用一些小木杆,把这些被折断的花,绑着扶正了,然后他检查了一些这几朵花的根部。
再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花朵,花叶。
奇怪的是。
他并不认识这种话,是真真实实的没见过,虽然看似黑蔷薇,但是明显不是黑蔷薇,黑蔷薇花不是这样的。
这种花,从头到尾,包括叶子,根部,枝干,都是黑色的,那些纹路都是黑色,汁液也是黑色的。
这么奇怪的花,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他忍不住去问了一下本源世界里面的老古董:“本源老大,这种是什么花朵啊?”
“这是供奉神的花,没有名字!”
本源意念告诉宋山:“那是上古时代了,一个虔诚的人,为了敲动神的怜悯之心,种植出来的一种花,他以自己的血肉喂养,美艳非常,最后他用这种花,供奉神,神最后被他感动了,降下了神迹,把这一朵最漂亮的花,去掉了颜色,都染成的黑色,从此这种话,就是专供神殿之中的花!”
“这世界有神吗?”宋山心中震惊。
“天下人为何对修仙执着,仙可否存在了,谁也不知道,而且有些事情,我都记不得了,但是,我记得曾经在某一个时代,仙和神,都降落神迹了!”
本源意念淡淡的说道:“但是我只是一个器灵而已,我不是生灵,生灵的记忆可以被涂改可以被破坏,但是只要恢复,总能恢复了,而我们器灵的记忆,很容易就会被覆盖,被更改,如同一段程序而已,想到的不一定是对的,所以我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宋山深呼吸了一口气了,这时候他也顾不上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了,有仙也好,有神也罢,日后见了,大不了开开眼界。
如今他还是先把花给治好了,不然他肯定要被拉去当化肥了。
已经伤成这样的花,单单是靠生命之水,是没办法撑住了,所以宋山还要配置一些特别的药,针对伤花复原的。
这种秘方,本源鼎里面还是有不少的,所以宋山对植物生命来说,是天下最好医生,基本上无人能比。
用了一个小时左右,宋山终于让这几株已经快要凋零的圣花,恢复了一丝丝的生机,这是能用肉眼看到的生机勃然。
“瓦拉!”
“瓦拉!”
一群黑人顶呱呱的叫着了,看着宋山的眼神没有之前的凶狠了,反而方便的柔顺和光亮很多了。
“我叫塞!”
高大的黑人首领走过来了,看着宋山的眼神变得柔软了很多,没有了太多的凶神恶煞,他用自然为比较善意的笑容对着宋山,自我介绍。
“塞?”
宋山连忙反应过来了,他自我介绍起来了:“我们是来自华国了,我是宋山,他是的方南衣!”
在这里不必改名换姓,坦然做自己就好了。
“你治好了我们的圣花,算是我们部落朋友,我请你去我们部落做客吧!”塞邀请说道了。
“方便吗?”
宋山也想要去看看,到底这死亡森林里面非洲土著部落,到底是怎么样子的。
“没问题的!”
黑人首领指着前方说道:“前面就是我们部落了,我们部落已经很多年没有外面的人来做客了!”
“那就打扰了!”
宋山拉着方南衣的手,他不是占便宜啊,在这种环境,不太安全的,一不小心,让方南衣丢了,那就悲催了,最少他是这么和自己说的。
方南衣倒是不矫情,任由自己的小手手让宋山拉着走,不过她作为一个常年下墓探险的考古人,也不是一个花瓶,一双眼睛四处看,记住地形,警惕有任何的危险。
一路上,宋山忍不住问。
“塞,你的汉语和谁学的?”宋山非常奇怪这一点,按道理来说,位于死亡森林之下的非洲土著部落,怎么可能去遥远的东方学汉语啊。
“一个汉人!”
塞说起这个,脸色有些阴沉,但是浑然黑色,还真看不到他什么神情,不过他的声音就压不住恨意:“很多年前,也有一个来自遥远东方华国的华人,来到了我们的部落,我们部落隔绝外世,但是我们对外面的世界却十分的好奇,对于外人的到来,十分的友善,一开始我们语言不通,没办法沟通,但是他渐渐住下来了,开始和我们沟通起来了,他学会了我们的语言,然后又把汉语教给了我们,我们可以交流了,我从来没有去过外面,在部落之中,我是最强的勇士,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但是他可以和我打,我特别的高兴,然后我们越来越好,可是……”
说着他的眼神变得了,变得阴沉。
宋山心中微微一突。
多年前的华人,来到了这个部落,这……
不会这么巧的。
方仑应该在埃雷罗部落,而不是在这个与世隔绝的神秘部落。
“他抢走了我们神殿之中的神种,抢走了我们最珍贵,能守护神殿的圣女,他是一个坏人!”其实塞的语气,在宋山看来了,就好像一个小孩子的控诉。
从这一方面看来,这个部落,与世隔绝的太久了,都已经退化了,太过于纯净,连基本的防人之心都没有了。
要说他经历过了一次被骗,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干掉了宋山方南衣,还真是超级大度,难道还想第二次被骗吗。
……………………
在黑人首领塞的带领之下,宋山来到了这个位于死亡森林之中的神秘部落。
这是一个位于森林之中的部落。
没有日月光源,他们位于百米深的地底之下的森林,他们用来照明的是一颗颗发光的石头,宛如夜明珠一般的石头。
这是一个小部落,放眼看去,只有零零落落的一座座用木材搭建起来了茅屋,说是一个部落,但是这个部落,看起来还不足的一百人而已。
“这是我们部落的酋长!”塞带着宋山和方南衣来到中间的一座比较有规模的木屋子,看似有规模,其实也是非常简陋了,唯一让人炫目的就是光源,那些发光的东西,要是夜明珠,那这个部落,还真是拿着一个金矿都不止啊。
塞给他们部落的酋长介绍了宋山和方南衣的,他们部落的酋长,是一个瘦小的老头,不过很有威严。
不知道为什么,宋山感觉他身上,有一股神圣的味道。
“神的守墓者!”宋山脑海之中,本源的意念在提醒他,眼前这个非洲老人,是一个神的守墓者。
宋山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了,神存不存在,说不定,但是神的守墓者,那是神圣的代表,比如罗马的教皇一样,天使不一定存在,但是罗马的教皇却能代表神在世间的荣耀,他是神圣的,这就是信仰带来了气质。
难怪宋山看着非洲老者感觉到特别的恭谨,特别的神圣,感情是信仰的力量在作怪啊。
………………
“塞,为什么带外人回来部落?”
非洲老者目光冷然,他用的是部落的语言,宋山和方南衣自然听不懂,但是看着样子,明显是在责问。
“酋长!”塞跪下,恭谨的上礼,然后用部落的语言,恭谨的道:“这个人能治圣花,或许他也能治一下我们神殿里面的神木,所以我把他带回来了!”
塞不是一个好忽悠的人,他带宋山回来了,是看上了宋山之前在治理那些黑色花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