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whz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在明朝當國公 起點-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困難重重推薦-v8bcj

我在明朝當國公
小說推薦我在明朝當國公
是的,听到这段话以后,茶楼里所有人几乎都要疯了。
自古以来老百姓缴皇粮纳国税那是天经地义的事,而读书人和当官的不用交税服徭役也是一种约定成俗的规矩,这也是为什么读书人在面对普通百姓时会有那么强烈优越感的原因。
你们这些泥腿子每天都在泥土里刨食,累死累活的才能填饱肚子,老子不但不用交税,将来还有可能当你的父母官执掌你的生杀大权,谁敢在老子面前炸刺,我就收拾他。
有人立刻就嚷了起来:“我的老天爷啊,我说张老爷子,你不是在忽悠爷们几个吧,自古以来读书人和当官都不用纳税,那是天经地义的,啥时候他们也要缴起税来了?”
“是啊老爷子,咱们哥几个没念过书,你可不能忽悠咱们啊。”
“谁忽悠你们了。”说书人立刻就不干了,猛的一拍桌子喝道:“你们自己看看,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皇上已经在九月初六,也就是前些天下了旨意颁布天下。
这个新法率先在江南试行,为了这次新法,陛下还将原本在陕西剿匪的卢象升大人召了回来,任命卢大人为新的浙江巡抚兼江江浙总督。
这真理报上还说了,皇上担心卢大人下江南被那些人欺负,还特地允许他带了一万新军下江南呢。”
“一万新军,我的乖乖,这岂不是要杀得血流成河?”
“你知道个屁,带新军下江南只是为了威慑江南那些人,而不是为了杀人,否则这件事直接让信国公干就好,还有卢大人什么事啊!”
“哈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这些年的东征西讨,杨峰杀神的名头早就传遍了天下,死在他手里的人无论是建奴还是流寇实在是太多了。
只是笑过之后大厅的气氛重新变得沉默起来,有人叹了一声:“一体当差一体纳粮,此新法固然是好,但是那些官老爷和举人老爷们恐怕是不会那么轻易答应的。”
“是啊……”
有人也发出了长长的叹息,在做的都不傻,当然知道想要推翻这个传了几千年的传统是多么的艰难……
茶客们的担心是对的,已经来到浙江走马上任的卢象升此时也有相同的感觉。
杭州巡抚衙门
一身二品官服的卢象升端坐在内堂上,一边翻看手里的卷宗眉头紧皱,在他的面前,杭州知府以及几名官员正恭敬的站在一旁。
突然,卢象升将手中的卷宗扔到了一旁问道:“许知府,本抚半个月前便已经给各地下达了限期,为何各地府衙还没将各地的土地卷宗送上来?”
这位许知府恭敬的回答道:“回巡抚大人的话,各地府衙送来消息,那些土地的卷宗统计极其繁琐,因此尚需时日才能统计完毕。”
卢象升眉毛抖动了两下:“那要多久才能统计完毕?”
“这个下官就不知道了,不过想来少则三五个月,多则大半年吧。”
看着低着头的许知府,卢象升眼中露出一道寒芒,现在这些人是在把他当猴耍啊。少则三五个月,多则大半年,别说皇帝答不答应,光是如今驻扎在杭州府的一万大军,每天人吃马嚼的就不是一个小数目,当地官府耗得起,他可耗不起。
饶是他在来之前早就对到江南后遇到的困难有了心理准备,他的心里也有些凉飕飕的。
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孤独,就象一名单枪匹马准备冲锋的骑士,而他的对面却是无数已经摆好了阵形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军。
若是旁人,遇到这种情况早就心灰意冷了,但卢象升是什么人,这位历史上可是敢率领数千残军直面数万鞑子大军,最后跟鞑子血战到底的人,又怎么会轻易认输呢。
他眯起了眼睛,看了许知府一会才慢慢说道:“许知府,本抚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无非是想用这样的法子跟本抚耗着,最后逼得本抚不得不退步。
但是这些人想错了,皇上之所以派本抚过来,是因为皇上有好生之德,不忍再造杀戮,若是此番本抚无功而返的话,下一次来的人可就不象本抚那么好说话了。
说句不好听的,届时整个江南大地都会血流成河,到时悔之晚矣,可莫怪本抚没有事先通知你们。现在你去告诉那些人,本抚再给他们半个月的时间,若是半个月后再不将各地的卷宗交上来,本抚可就要请援兵了,你们可别忘了,杭州离金陵可不远呢。”
许知府闻言心中就是一凛,躬身道:“巡抚大人说的是,下官这就赶紧催促各地府衙,让他们动作快点,免得耽搁的大人的事情。”
“好了,就这样吧,你们都退下吧。”
等到众人纷纷退去,卢象升回到了内堂,坐下后有亲兵端来了热茶,陆先生喝了一口对亲兵道:“去,将杨赞画请来。”
很快,一名三十来岁长衫飘飘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学生见过大人。”
这个中年人名叫杨安,是卢象升军中的赞画,平日里负责督运粮草和后勤,深得卢象升信任,这次陆先生到江南赴任,也将他带了过来。
“杨安,你来了,赶紧坐吧。”
“多谢大人。”
等到他坐下来,卢象升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随后问道:“杨先生,各地府衙对新法如此抗拒,一个个阳奉阴违,本官现在都不知从何下手了,不知杨先生有何妙策。”
杨安想了想,“大人,江南各地的官员早就被当地的士绅们喂饱了,现在大人一来就摆出了要清算的架势,他们如何不防备?
俗话说,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大人既然是为了推行新发而来,这就注定了咱们跟江南士绅是敌对的关系,所以就不要指望他们能对咱们有好脸色,所以手段还是要强硬一点的为好,否则象今天这样的事还是会再次发生的。”
卢象升犹豫了一下:“你是说要来硬的?”
“这是自然。”杨安毫不犹豫的说:“否则陛下为何会让您带着一万新军南下,总不会是为了好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