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3nv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不死戰神 起點-第三千八百三十九章 一口吞噬!讀書-0ymn0

不死戰神
小說推薦不死戰神
血池内,血水翻滚不休g。
如果细细望去,还能看到血水褪去后,半空中留下一道道虚浮兽影。
那似乎是一头狮兽。
却长着独角,模样甚是奇特。
叶紫深吸一口气,一步踏进了血池当中。
哗啦啦!
血池顿时翻滚得更加厉害,一片片血水疯狂涌向叶紫。
“啊……”
叶紫下意识发出叫声。
但很快,她并没有感觉到剧烈的疼痛感,还觉得全身暖洋洋的,似乎被很多无形的手按摩全身,极其舒服。
“神兽虚影,神兽虚影出现了。”
“这个分宗来的女孩,居然觉醒了神兽血脉!”
这时,一道道惊呼声传到了叶紫耳中。
她睁开双眼,却见自己的头顶上空,浮现出了一头通体银白的雄狮。
雄狮抬头发出怒吼,姿态霸道,尽显王者之气。
“我觉醒了神兽血脉?”
叶紫一脸不敢相信。
直到她看到,自己全身上下浮现出一道道银白铭文,这才逐渐接受过来,她真的觉醒了神兽血脉!
“好,非常好!”
那名老者出现在叶紫的身边,脸上堆满了笑靥:“不愧是七彩血脉,果真觉醒了神兽血脉,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叶紫。”叶紫俏生生的回答。
她天性胆小,对于陌生的人都不太靠近,所以她说话的时候,还特意看了叶尘一眼。
叶尘依旧站立在原地,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似乎刚才出现的异象,跟他没有丝毫关系。
“叶紫,你先暂时站到那边,等血脉觉醒结束后,我带你去面见族长!”老者对待叶紫的语气,明显变得友好了许多。
对叶家来说,神兽血脉觉醒是一等一的大事。
如果不是碍于其他人,老者甚至想直接离开这里,把叶紫带到族长的面前!
“从血脉觉醒的程度来看,这个小家伙几乎是完美觉醒,这就代表,只要她安稳修炼下去,必将踏入神道层次,甚至还能再往上冲击,我叶家沉寂了许久,终于看到了振兴的希望,实在是天不亡我叶家!”
老者心里一阵激动。
过了好一会,他才收拾心情,扭头对着叶尘道:“小家伙,现在轮到你了。”
对于叶尘,老者没有抱太大期望。
每年叶家都会有一些高等血脉,但最后,都未能觉醒神兽血脉。
更何况,已经出了一个叶紫,他也不会太多奢望。
叶尘看了老者一眼,面无表情的踏入了血池中。
嗡!
血池内的血水,立刻翻滚起来。
不过相比于叶紫,血水翻滚的程度并不大,很快就消弭下去。
“果然……”
老者脸上露出不出我意外的表情。
正当他准备让叶尘离开的时候,异变突生!
原本消弭下去的血水,居然在此刻剧烈翻滚起来,隐约间,还有一道道兽吼之音传出!
呼……
血水突然冲天而起。
在所有人震撼注视之下,一头比刚才更加凝实,几乎可以说是实质的银白雄狮,昂首站立在天空之中!
“他……他也觉醒了神兽血脉?”
老者一脸不可思议。
按正常来说,叶家的血脉浓度测试,根本不会出现差错。
叶紫是七彩血脉,她顺利觉醒了神兽血脉,那个是理所当然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是否完美而已。
但,叶尘只是高等血脉!
区区高等血脉,觉醒出神兽血脉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可是,叶尘不仅觉醒出神兽血脉,所凝聚出来的神兽虚影,比叶紫都要凝实得多!
“天佑我叶家!”
老者全身激动得发抖。
一天之内,叶家连得两大天才。
可想,他有多么的激动!
嗷!
却在这个时候,半空中的银白雄狮发出了一道吼叫。
这声音,似乎不是咆哮。
而是……惧怕!
噗一声!
原本站立在血池内的叶尘,这时突然跃到了半空中。
嘴巴轻轻张开。
那头银白雄狮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最后完全纳入了叶尘的腹中!
“这怎么回事?”
不止是老者,其他人也看呆了。
神兽虚影,被叶尘吃了?
这……这算什么事!
再看叶尘。
只见他已经从半空中落下,站立到了叶紫的身旁,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好厉害!”
叶紫还没有从刚才的画面中回过神来。
她眼角一扫,发现原本蓄满了血水的血池,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彻底干涸了,曝露出一块块庞大坚硬的青石砖。
“测试完成了吧?”
叶尘扭头看了老者一眼,所说话音,让老者惊了一下,他看了看叶尘,又看了看彻底干涸的血池,表情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当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咻咻咻咻……
天空中,一道道破空声传来。
来者有十余人,身上皆是穿着叶家高层的服侍。
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面容严肃,身上散发出强横威势。
“见过族长!”
老者和一行叶家之人,立刻对中年男子行礼。
中年男子名为叶雄,正是当代叶家之主。
“我刚才感觉到这里有所异象,可是有人顺利觉醒了神兽血脉?”叶雄第一时间问向了老者。
闻言,老者满是苦笑的点了点头。
他正准备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叶雄,却看到叶雄死死盯着彻底干涸的血池,面皮一阵抽搐,就连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宛若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谁!”
“这是谁干的!”
终于,叶雄爆发出一阵惊天怒吼。
声音之大,使得整个叶家都颤抖了几下。
叶家数万年前乃是一代豪族,但随着时代的变迁逐渐落寞,到现在只能在一方帝国称雄。
叶家存有一部分神兽遗体,为了激发后代的神兽血脉,他们以神兽遗体做引,加入大量的珍贵药材,最终炮制出这一潭血池。
现在,血池干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