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9m0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混在帝國當王爺 ptt-第七百八十九章 合縱與連橫(十五)相伴-r037w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李勋坐到一旁,轻声问道:“姑母找侄儿来,可是为了朝堂之事?”
“后宫不得干政,朝堂的事情,也不是我一个女人家所能插手的。”
李怡摇了摇头:“听说最近朝堂之事,皇上多有不顺,和李忠爆发了好几次争执,他们之间是否有些误会?”
“朝堂政务,有不同见解,这也是正常,姑母不用想太多。”
李勋没有说实话,有些事情,他不想告诉李怡,以免她心中担忧,而且李怡刚刚也说了,后宫不得干政,这是太祖立下的规矩,李怡就算知道了,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李怡脸上有了一丝怒色,语气顿时变得有些冷:“李勋,你可是本宫的亲侄儿,连你都不肯与本宫说实话了?”
李勋连忙站了起来,躬身请罪:“太后息怒。”
李怡盯着李勋看了好一会儿,最终叹气一声:“罢了,你不想说,那就不说,也是,本宫一介妇人,知道的越多,也不过是徒增烦恼。”
看着李怡那苦闷的神色,李勋抿了抿嘴,低声说道:“姑母,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皇上对李忠已经有了不满,时间一久,恐怕会生出其他心思。”
这样的结果,李勋并不想见到,李怡同样如此,李忠或许性格有缺陷,太过耿直,不知婉转,但他对国家对赵询,绝对没有任何二心,以李忠的威望以及手中的兵权,他和赵询若是能够齐心合作,短时间之内,世家门阀势力集团,以及那些心怀鬼胎的宵小之辈,绝对不敢乱来,只要有了时间,就还有机会。
李怡脸上有了一丝笑容,指了指椅子,示意李勋坐下说话。
“皇上与李忠的矛盾,时间尚短,不会太深,李勋,你如今已然位居朝堂核心之列,说话有份量,你要从中调和皇上与李忠的关系,千万不要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李怡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她只是以为李忠与赵询两人的政见不同,所以几番发生争吵,事情还可以得到控制与挽回。
“姑母,您把事情想得有些简单了,皇上与李忠之间的问题,我恐怕无能为力。”
“什么意思?”
李怡微微一愣,一时间没有听明白。
李勋苦笑道:“皇上已经有了消减李忠权利的心思……….”
李勋如实把赵询给自己说的那句话,完完整整的告诉了李怡。
李怡听后,脸色顿时难看下来,起身来回走动,片刻之后,才是对着李勋怒声说道:“皇上真是糊涂,李忠做人做事,向来勤勤恳恳,对先皇忠心不二,先皇临终遗言,让其辅佐皇上,以李忠的性格,他定然会尽心尽力,绝不会辜负先皇的嘱托,皇上刚刚继位,如此强有力的靠山不去利用,反而心生恶意,简直糊涂透顶。”
李勋轻声说道:“皇上身边的一些人………”
李勋没有明说,但想来李怡也是知道的,赵询做太子的时间虽然不久,却也是积极培植自己的亲信心腹力量,在这个过程之中,招揽了大批的官员与士人,其中肯定有许多人属于那种滥竽充数,本身并没有真才实干,比如李忠全和钱明度这两个人,钱明度倒还好说,因为他就是真小人,与那些品德高尚的人一样,做人做事始终如一,只不过一个是小人,一个则是君子,李勋觉得这样的人,或许你会对他有所鄙视,甚至厌恶,但不会太过痛恨,因为这个世界上,你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品德高尚,有君子就一定会有小人,就像有光明就一定会有黑暗,任何事物都有它的相反面,所以说,不管是君子还是真小人,其实都不可怕,怕的就是那种不人不鬼的伪君子,李忠全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李勋还记得第一次认识李忠全,那时候赵询还没有上位太子,在齐王府内,李忠全语气激烈,侃侃而谈,爽直快言,当时给了李勋非常深刻的印象,让李勋一度以为,此人有敢言直谏之才,日后定会有大作为。
但是谁又能想到,李忠全却是一个实足的伪君子,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往往在赵询面前表现出一副原为君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姿态,背地里,却是一肚子男盗女娼,专行谗言之道,就是因为他的谗言,以至于赵询对李勋生出了芥蒂,现在又是因为他,赵询连李忠都是动了心思,不得不说,一个再怎么贤明的君王,身边若是整日被一群小人所围困,那这个君王总有一天会被他们所改变,变得昏庸,变得无道。
“我知道,皇上身边有一些小人,钱明度是一个,王祖冲也是,我曾经劝过皇上,要远离这些小人,可惜….”
李怡摇了摇头,赵询如今贵为九五之尊,不在是曾经需要她庇护,做了皇帝之后,赵询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心思与念想,再者,忠言逆耳,李怡说的话,赵询已经不怎么听的进去了。
李勋站了起来,沉声说道:“姑母,皇上显然已经有了动李忠的心思,大朝之后,朝堂的政治局面一旦稳定下来,皇上接下来的动作,一定会动一些人和势力,有这样心思的人,恐怕不止皇上一个人,我就算身为相国,终究无法撼动大局。”
李怡眉头紧皱,沉思良久,最后对着李勋说道:“你有你的位置,一些事情确实不是你所能改变的,但至少…..”
李勋叹声道:“姑母,你的意思侄儿明白,皇上的话我不能不听,但是李忠….始终都是我最为敬佩的长辈。”
李怡点了点头,脸上有了意思笑意:“李勋,你比以前更加稳重和成熟了,能有今天的成就,姑母非常开心。”
李怡听后沉默不语,半响之后,才是叹气一声:“赵赫政变之时,终究还是念了一些旧情,没有刻意加害于我,他如今只剩下一个女儿…….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我找机会跟皇上说说情。”
赵赫的母亲出身低贱,虽然生下赵赫,但始终不得赵智喜爱,一直居住于冷宫之中,且经常受到杨贵妃的折磨于欺辱,当时李怡多有帮助,就连赵赫母亲病死之时,也是李怡说情,赵智这才看了她最后一眼,这份恩情,赵赫一直没有忘记,以至于发动政变之时,他曾经刻意嘱咐过长孙武阳,不要加害李怡,一切等成功之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