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qx3d火熱都市小說 紅色莫斯科 愛下-第1247章 反坦克小分隊展示-5u72q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索科夫少将,”朱可夫对着话筒,语气严厉地问:“你老实地告诉我,你们的阵地是不是被德军突破了?”
索科夫听到朱可夫没有叫自己的小名,而是用严厉的语气叫自己的姓氏和军衔,立即意识到自己擅自放弃阵地的事情穿帮了,不免有些心虚地回答说:“元帅同志,我的部队还在坚守阵地……”
“我再问你一遍。”朱可夫不等索科夫说完,再次严厉地问道:“你的阵地是不是被德国人突破了?”
“没有,元帅同志。”索科夫听出朱可夫正在气头上,如果此刻如实地汇报,恐怕会火上浇油,便决定玩文字游戏,抠抠字眼:“我的部队还坚守在分配给我们的阵地上,一寸土地都没有丢给德国人。”
得知德军并没有突破索科夫的防线,朱可夫心头的怒火减弱了几分。他放缓语气,不解地问:“既然德国人没有突破你的阵地,那他们为什么能在极端的时间内,出现在普罗霍洛夫卡城外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帅同志,”索科夫考虑朱可夫可能对自己这里的情况不了解,便向他解释说:“昨天敌人突破了我部右翼的友军防线,并占领了他们的阵地。为了防止敌人对我部形成合围,我组织部队实施了反击,恢复了丢失的阵地。但由于部队在战斗中损失惨重,我无力防御过宽的正面,便在昨夜把部队收缩到了主要阵地上,准备继续和敌人相持下去。”
“索科夫少将,据我所知,你不是把奥博扬方向的部队都调过来了吗?”朱可夫等索科夫说完后,语气重新变得严厉起来:“难道还没有足够的兵力,来坚守右翼的阵地,而听任敌人大摇大摆地从你们旁边经过,来进攻普罗霍洛夫卡城?”
“元帅同志,我只给主防御阵地上补充了三个旅的兵力。其余的部队都摆在普肖尔河畔做预备队,同时防止敌人可能发起强渡的作战。”索科夫知道自己这样的回答,很难让朱可夫感到满意,特意补充说:“虽然我没有过多的兵力,用于次要阵地的防御,不过我却派出了十个配备了火力组的反坦克小分队,在这一区域袭击敌人。”
“配备了火力组的反坦克小分队?”索科夫的话,引起了朱可夫的兴趣:“那你能告诉我,你一个小分队大概有多少人?”
“十个人,元帅同志。”索科夫回答说:“一个小分队是十个人,十个小分队就是一百人。我交给他们的任务,就是采用打游击的战术,袭击敌人的坦克、装甲车,以及运输兵员或燃料、弹药的卡车。”
“十个小分队,一百个人。”朱可夫把索科夫说的数据重复一遍后,不以为然地说:“就这点人,能对德国人构成什么威胁?”
“元帅同志,虽说我派出的小分队只有一百人,但他们所发挥的作用,绝对不会比打阵地战的一个团差。”为了进一步说服朱可夫,他还特意说了一个发生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期间的战例:“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期间,在克列茨卡娅以南的一个小山岗上,近卫第33师84团的四名战士,凭借着他们所携带的四支反坦克步枪,摧毁了敌人15辆坦克。我相信,我所派出的十个反坦克小分队,将会取得比他们更加辉煌的战果。”
索科夫所提到的战例,朱可夫在第62集团军所上报的战报里看到过。当时他还觉得四名反坦克手摧毁德军15辆坦克,而自己却无一伤亡,这战果未免太匪夷所思了。但经过事后的核实,发现这个经典的战例居然是真的。
如今索科夫说他所派出的十个反坦克小分队,能取得更大的战果时,朱可夫只思索了片刻,便认可了对方的说法。要知道,索科夫的部队所装备的火箭筒,用来对付德国人的坦克,效果可要比反坦克枪强多了。
“那就让你的反坦克小分队快点行动起来吧。”朱可夫对着话筒说:“如今敌人已经到了普罗霍洛夫卡城下,正和我军展开激战。如果你的反坦克小分队能早点发挥作用,那么也能减轻守城部队的压力。”
索科夫派出的十个反坦克小分队,分散在宽15公里,纵深30公里的广袤战场上,就如同落入大海里的一滴水,立即失去了踪迹。他们巧妙地利用沟壑、弹坑、战壕和树林等地形,用火箭弹攻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德军坦克和装甲车。
海军陆战第84旅一营的营长是沙姆里赫海军少校,接到旅长关于派遣反坦克小分队,去袭扰敌人的命令后,立即叫过了排长霍洛尔上士,吩咐他说:“上士同志,根据上级的命令,我们营要派出一个反坦克小分队,却袭扰敌人的运输线。我和副营长商议过后,决定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你们排来完成。你立即去挑选九名战士,携带一具火箭弹,以及尽可能多的弹药,去执行任务。记住,司令员是让你们去打游击,而不是打阵地战的,因此不要始终待在一个地方,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明白了吗?”
霍洛尔上士是参加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老兵,也是索科夫的老部下,对于这种游击战术自然是一清二楚。听到沙姆里赫的问话,连忙响亮地回答说:“明白了,营长同志,我们在袭扰敌人的时候,一定会随时变换阵地,让敌人找不到我们的踪迹。”
霍洛尔挑选完小分队的成员后,趁着天色还没有亮,便悄悄地出发了。他不像其它几个小分队,把活动区域都控制在靠近已方阵地的地方,而是朝着普肖尔河的方向前进。
天快亮时,霍洛尔已经带着他的小分队走了七八公里。扛着火箭筒的反坦克手有点吃不消了,抱怨地说:“上士同志,我们伏击敌人的位置,未免离我军的阵地太远了。”
他的话刚说完,背着几枚火箭弹的弹药手就附和道:“没错,上士同志,我们本来经过一天的强行军,就累得够呛,完全可以在阵地附近设伏,为什么要走这么远呢?”
霍洛尔见自己的手下战士抱怨,便停下脚步,对他们说道:“同志们,我知道大家都很疲倦,但我不选择在我军阵地附近设伏,也是有原因的。”
“有原因?”反坦克手不解地问:“有什么原因?”
“没错,在靠近阵地的区域设伏,不光不用走远路,而且一旦发现情况危急时,还能迅速地撤回我军的阵地。”霍洛尔说完在靠近阵地的位置设伏的优点后,又继续说点:“当时你们有没有想过,正是因为靠近我军阵地,敌人为了不和我们发生冲突,肯定不会选择从那里通过。就算有敌人要通过这里,肯定也会保持极高的警惕,这就给我们的伏击带来一定的难度。相反,如果我们把设伏的地点,选在远离我军阵地的位置,敌人在通过这些区域时,就会放松警惕,使我们可以轻松地消灭他们。”
战士们听完霍洛尔上士的话之后,虽然心里依旧是半信半疑,不过习惯于服从上级的他们,都不再说话,而是跟着霍洛尔的后面,继续朝前走着。
又向前走了一两公里,远处传来隆隆的炮声。霍洛尔上士朝炮声传来的方向瞧了瞧,知道德军准备开始进攻了,便决定在附近寻找合适的地方隐蔽起来。他朝四周瞧了瞧,发现简易的公路,从一片树林旁边经过,而树林外面有一条长长的沟壑。见到这样的地形,霍洛尔上士不禁喜出望外,连忙带着人赶过去,进行仔细的勘察。
走近之后,霍洛尔发现沟壑距离公路,大概有五十多米的距离,而且其中一头是延伸到树林里去的。看清楚地形后,霍洛尔暗暗地点了点头,他心里暗想:这条沟距离公路只有五十多米,反坦克手躲在沟里,可以轻松地摧毁公路上的德军坦克。而且这条沟壑与树林相连接,一旦战斗不顺利,自己还可以带人顺着沟壑撤进树林。
想到这里,他立即吩咐众人:“同志们,我们就把伏击地点选在这里。我想大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行军,一定很疲倦了吧,就趁着敌人还没有过来,抓紧时间好好休息。”
众人在沟壑里隐蔽起来,有的人开始闭目养神,有的则开始吃东西喝水。坐在霍洛尔身边的反坦克手,静静地聆听着远处的隆隆炮声,低声地对霍洛尔:“上士同志,你说说,敌人多长时间能到我们的这里?”
“我刚刚看了一下,这里距离遭到炮击的阵地,大概有八到十公里的距离。”霍洛尔回答说:“就算敌人在炮击停止后,就立即展开对阵地的攻击,但要赶到我们的这里,最快要等两三个小时吧。”
然而霍洛尔只是一名普通的上士,很多事情他是没有资格知道的,比如说索科夫下令放弃次要阵地,而把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到主要阵地一事,他就压根不知情。按照他的想法,德军在炮击结束后,起码需要花费一个小时,来突破阵地,然后再赶到这里,至少就两三个小时过去了。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实施进攻的旗卫队师所攻击的是一个无人坚守的阵地。既然没有遭到抵抗,那么坦克在突破阵地之后,自然就是朝着苏军的防御纵深挺进。
当霍洛尔看到出现的大批德军坦克时,整个人都傻眼了。他没想到,从自己下令布置伏击阵地,到德军的装甲部队出现,居然只过了四十分钟。
看到霍洛尔目瞪口呆的样子,一旁的反坦克手也是心有余悸,他有些慌乱地问:“上士同志,德军的坦克过来了,我们动手吗?”
“动手,动什么手?”霍洛尔瞪了反坦克手一眼后,厉声说道:“你没看到过来的坦克有二三十辆,你觉得靠你所携带的一具火箭筒,就能消灭这么多坦克吗?”
“那我们该怎么办?”反坦克手问道。
“敌人势大,我们不能硬碰硬。”霍洛尔连忙吩咐小分队的成员:“所有人听我的命令,立即沿着沟壑转移到树林里去,免得被过来的敌人发现。”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证明霍洛尔所做出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他们刚刚撤到了树林里,就看到两辆三轮摩托车驶过来,开到了沟壑旁停下。从挎斗里下来的两名德国兵,探头朝沟里观察了一阵后,打了两梭子,又扔了一颗手榴弹,确定这里没有隐藏的苏军后,才重新坐回摩托车,跟着坦克演公路继续朝东推进。
躲在树林里的战士们,望着从面前经过的德军装甲部队,个个噤如寒蝉,他们在心里暗想:假如不是霍洛尔命令大家躲进树林,而是继续留在沟壑里隐蔽,没准此时已经被德国人发现,并展开交火了。
小分队的成员都很有眼力劲,谁也没有狂妄到自己觉得能在二三十辆德军坦克,以及若干的装甲车和三轮摩托车面前全身而退。如果真的打起来,就算小分队所装备的火箭筒,能摧毁德军的一两辆坦克,但全军覆灭却是无法避免的。
反坦克手看到这种情况,心里也是一阵阵发慌,他凑近霍洛尔的耳边小声地说:“上士同志,情况不太妙啊。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撤了?”
“不行,不能撤。”骑虎难下的霍洛尔心里很明白,在这种时候撤退,很容易暴露目标,到时同样逃脱不了被敌人消灭的命运。因此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隐蔽,等到敌人的大部队过完之后,再找机会袭击后面落单的小部队:“告诉大家,再耐心地等一等,敌人的部队不可能是无限的,等这几拨大部队通过之后,可能就会有落单的小部队经过,到时就可以把他们作为我们的伏击对象。”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从小分队面前通过的德军数量依旧不少,战士们通过他们的服装,认出最先通过的是旗卫队师,而紧随其后的则是骷髅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