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xhb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醫品至尊 txt-2568鑒賞-wi6n8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上次化身雷将时战斗他就发现了这伪人皇是修炼术法的修士,近身搏斗肯定是他的弱项,唯有近身搏斗,他才有战胜他的机会。
否则,一旦等伪人皇收起轻视之心,拿出全力战斗,那他就被动了。
“哼,小范围的干扰天道秩序又能如何?”
伪人皇战斗经验不足,但对危险的直觉却极为敏锐,察觉丁宁企图近身战斗的意图后,身形瞬间暴退,一步迈出竟然退出了千米之外。
在他刚刚退后的瞬间,噗的一声,空气炸裂,竟然出现了丝丝空间裂缝,丁宁的身形悄然浮现。
伪人皇暗自擦了把冷汗,幸好反应快直接拉开了距离,不然丁宁这一拳即便打不死他也能让他受到重创。
一击落空的丁宁却瞳孔急剧收缩,缩地成寸,伪人皇竟然掌控了缩地成寸之术,这下子可麻烦了。
可他向来不是个遇到危险就退缩的性子,脚下一步迈出瞬间出现在了伪人皇身后再度一拳轰出。
伪人皇反应极快,在刻不容缓间脚步一踏,再次出现在了千米之外。
不等站稳他就发现丁宁的身影鬼魅般的再度消失,想也不想的接连施展缩地成寸和丁宁拉开距离。
妖帝看着两人你追我赶,转眼间就失去了踪影,脸上全是呆滞之色。
独步天下还是他传授给丁宁的呢,可没想到,丁宁还掌握了瞬移之法,速度比他这个正牌鹏皇还要恐怖。
而那伪人皇也不是易于之辈,虽然速度上远远不及丁宁,但对法则秩序的掌控却远超丁宁,再加上有着不受天地桎梏限制的优势,他们最终鹿死谁手还真未可知。
犹豫了一下后,妖帝瞥了眼那被天劫笼罩的荒岛,转身向丁宁消失的方向追去。
对他来说,荒岛上只是区区神武境的渡劫者罢了,尽管这天劫的威力远超普通的神武境,但还不值得他放在眼里。
轰!
第二道天劫如期而至,恐怖的雷光竟然混杂着一丝血红色。
萧楚南嘴角头发倒竖,浑身焦黑,却体内的血液却在疯狂的涌动,悍不畏死的一拳轰向霹雳的雷霆。
比起他来,叶天狼就好多了,他可是穿着灵甲的,第一道天劫虽然恐怖却没有让他受伤,只是头毛支棱着,周身闪烁着蓝色的电芒,看上去有些狼狈罢了。
伸手一抹,从储物戒指里取出疗伤丹药含在嘴里以备不时之需,目光凝重的紧盯着天际,灵力透体而出遍及全身形成灵力护罩,接受着天劫的洗礼。
最狼狈的莫过于自认为躲在山洞里就安全的赵子龙了,毫无防备的被天雷轰的皮开肉绽,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凄厉惨叫声。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意识到这是传说中的天劫,只是以为是巧合,抱着头向山山洞深处鼠窜。
当第二道劫雷把他轰的一个大马哈后,他才趴在地上哭嚎着道:“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做坏事了,饶了我吧。”
好吧,这货还以为他坏事做多了,遭天打雷劈的报应了呢。
轰!
可惜,天劫可不会放过任何渡劫的人,第三道雷霆轰下,赵子龙已经奄奄一息,进入了濒死状态。
可就在他绝望等死之际,体内突然涌起一股强大的力量快速的修复着他的伤势,让他的疼痛为之缓解,甚至,就连那肆虐的雷霆之力似乎都化为了温和的能量,不断的修复着他的肉身,而且,似乎力量变的越来越强大。
这让他很快意识到,这是一直没有彻底吸收的基因药水起作用了,这天雷不但帮他催化了药水的吸收,竟然还有增强实力的作用,只是,他体内残留的药物不多了,一旦药物彻底被吸收,他的末日就来了。
犹豫片刻,他咬牙褪掉裤子,露出内裤上带拉链的一个小口袋,露出里面的三管基因药水,从中取出一管吞服下去。
这三管药剂本是他接下来三年的服用总量,一旦药性没有彻底消化就提前服用,很有可能会爆体而亡。
但在这生死关头他也顾不得许多了,也只能赌一赌运气,说不定不但能逃过死劫,还能因祸得福呢。
轰!
轰!
轰!
随着天劫的不断降临,赵子龙虽然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哀嚎,但体内的力量却越来越强大,越来越磅礴,让他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脱胎换骨。
感觉药性在天雷的催发下被消化的差不多后,咬着牙再度取出一管基因药水服下……
萧楚南虽然没有基因药水,但却因为他的特殊体质,虽然被天劫轰的如同非洲难民似的浑身焦黑,可却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伤害,反而体内氤氲的力量越来越强大。
最倒霉的就莫过于叶天狼啊,作为人族,他本不需要度那么多道天劫,可偏偏他和萧楚南共同渡劫,以致于,他也要陪着萧楚南一起度过九九八十一道天劫。
幸好,丁宁疼他,为他准备了大量的灵甲丹药以备不时之需,让他能够极为奢侈的不断更换新的灵甲,还能趁着天劫间隙吞服丹药疗伤,不然,恐怕他早就化为焦炭了。
千里之外,丁宁和伪人皇展开了惊世大战,那动静丝毫不逊色于天劫异像。
引得因天劫而来的那些隐藏势力子弟,纷纷赶过去看个究竟,究竟是何方大能竟然能制造出如此可怕的战斗波动。
伪人皇很憋屈,随地成寸确实很牛掰,按理说丁宁根本追不上他。
可问题是,这项神通并非他自己领悟出来的,而是他背后的人使用秘术强行赋予他的,这就导致,他施展缩地成寸的消耗是其他人的无数倍。
平时嘛,装装逼赶赶路的自然没关系,但情急时逃命这弊端就暴露出来了,过度的消耗让他极度空虚,实力也为之大降。
若不是他这两天找到了人皇袍这件神器,能够抵消敌人一半的攻击,恐怕此刻已经被丁宁给活活打成狗了。
“丁宁,本皇还有要事在身,懒得跟你纠缠,今日就此作罢如何?我们改日再战。”
见已经有不少半神级强者围着看热闹,伪人皇强行打退丁宁的又一波攻击,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为自己挽回颜面。
“改日再战?呵呵,你想的美。”
距离气运之战的日期越来越近了,这伪人皇可是丁宁的心腹大患,好不容易堵住了他,还占据了上风,他可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伪人皇憋屈的要死,倒不是说他不是丁宁的对手,能成为伪人皇,又怎么可能会没有任何底牌?
只是底牌还没到该现世的时候,他背后的人也不允许他提前暴露,一时大意下又被丁宁掌握了战斗节奏,想要翻盘可没有那么容易,但丁宁若想杀了他,也基本上没有任何可能。
想到这里,伪人皇立即有了主意,传音威胁道:“丁宁,咱们本没有深仇大恨,你非要拼个鱼死网破吗?”
说完,不等丁宁回应,就控制着稍微泄露出一丝他底牌的气息,让丁宁脸色为之剧变。
那气息,令人心悸,丁宁毫不怀疑他的底牌具有和他鱼死网破的能力,但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这伪人皇所拥有的底牌,竟然和流光似乎有着某种关联。
当流光感应到那股气息后,竟然疯狂的颤动起来,若不是丁宁和玄姬联手死死压制,指不定就能立刻飞出来投入伪人皇的怀抱。
“玄姬,这是怎么回事?”
丁宁在心里暗自和玄姬交流道。
“器灵,此人拥有的很可能是流光的器灵。”
玄姬寄身在流光之中充当器灵,远比丁宁要了解流光,第一时间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丁宁相信玄姬的判断,但让他想不通的是,流光的器灵为什么会出现在伪人皇的手里?这让他对伪人皇的身份更加感兴趣了。
“如何?你现在应该相信我有和你鱼死网破的能力了吧?”
伪人皇见丁宁脸色阴晴不定,不由得意的传音道。
“告诉我,你是谁?否则,就算鱼死网破,我也不会跟你善罢甘休。”
丁宁恶狠狠的说道,实则根本没抱多大希望,毕竟,不光是伪人皇想结束战斗,他更想结束战斗去帮萧楚南和阿狼挡天劫。
却不料,伪人皇迟疑片科,竟然给了他答案:“我是刘俊伟。”
丁宁霍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伪人皇,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人竟然是杳无音讯的刘俊伟,难怪,难怪他的声音这么熟悉,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毕竟,他实在无法把一个变成了八脚怪物的刘俊伟和伪人皇联系在一起。
“丁宁,别这样看着我,刘俊伟只是一个符号罢了,当初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以后无需再提,这么说吧,其中很多事情都牵扯到你目前的层次还无法接触的隐秘,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化不开的恩怨,就此作罢如何?”
伪人皇口气软了下来,主动开口求和。
“就此作罢?我愿意你会答应吗?”
丁宁冷笑着说道,开玩笑,人皇冠可是在他手中啊,伪人皇又岂能不找他的麻烦。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你要知道,人皇冠虽然重要,但却并不是必须的,今天咱们就此罢手,日后我绝不会再找你的麻烦,我可以对天道发誓,若是我违背诺言,必遭受最严厉的天道惩罚,让我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
“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我就罢……”
丁宁认真的说道,话还没说完就被伪人皇恼怒的打断:“丁宁,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不想和你纠缠,并不代表着我就怕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