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bhj优美都市异能 《永恆聖王》-第兩千六百五十一章 你奈我何?展示-zth9l

永恆聖王
小說推薦永恆聖王
虽然只是地狱寒泉的异象,但仍散发出彻骨寒意,连北岭之王的大洞天都能冻结!
这股寒意仍在不断蔓延,北岭之王的眉毛、头发上,都浮现出一层寒霜。
“破!”
北岭之王咆哮一声,气血迸发,舍弃大洞天,破开身上的冰霜冻层,继续朝着冥锋杀来!
“哼!”
冥锋冷笑,神色嘲弄。
在他的注视下,北岭之王就像是一头挣扎无助的困兽,在发出临死前最后的悲鸣。
“不自量力。”
冥锋突然出手,以迅雷之势,手掌拍打在迎面斩来的黑刀侧面,将北岭之王这一刀的力量尽数化解。
同时,冥锋顺势一掌,破开北岭之王的防御,按向对方的胸膛!
北岭之王来不及收刀,只能反手一拳,与冥锋的手掌碰撞。
砰!
拳掌交击。
一股寒意顺着北岭之王的拳头,瞬间涌入到他的体内!
北岭之王的手臂之上,一层寒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沿着他的手臂,迅速的朝着身躯蔓延。
北岭之王打了个寒颤,心神大震!
双方只是对拼一记,他就已经遭到重创,体内的血脉,甚至是五脏六腑,都有冻结成冰的趋势!
“噗!”
北岭之王吐出一口鲜血。
这口鲜血洒落在地面上,冒着腾腾寒气,早已变成一堆血色冰碴。
在地狱界,同阶之中,古冥族的血脉至高无上!
北岭之王的大洞天,被另一个冥王的血脉异象冻结,无法动用,失去最大依仗。
冥锋对付他,甚至都不用释放洞天,只是凭借肉身血脉,就足以将其镇压!
冥锋不给北岭之王喘息之机,再进一步,一掌按在北岭之王的胸膛上。
咔嚓!
北岭之王的胸膛,深深的塌陷进去。
寒气入体,北岭之王浑身大震,控制不住身形,摔倒在地上,被冻得嘴唇紫青,身体不断发抖。
看到这一幕,北岭各方王侯巨头,都是神色复杂。
堂堂一代北岭之王,统御北岭十余万年,没想到,今日竟落得这般下场,如此狼狈。
“爹!”
唐清儿惊呼一声,想要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却被旁边的陈伯阻拦下来。
“唉。”
北岭之王心中叹息一声,意气消沉,万念俱灰。
双方差距太大了。
有狱主诏书在,他麾下的狱王强者,几乎没有人敢跟他站在一起。
而他完全挡不住古冥一族的王者。
今日,他的结局已经注定。
寒泉狱主既然决定要将他杀死,就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北岭之王回头望着身后的一众子嗣血脉,最后的目光,落在唐清儿的身上,心中还是掠过一丝希望。
“申屠英,今日之后,清儿本应该嫁入南林,已经不算是我北岭唐家的人。”
北岭之王看着南林少主,低声道:“你若念及旧情,还是将清儿收留下来吧,我……”
“你说什么!”
北岭之王的话还没说完,南林少主连忙将其打断,神色厌恶,唯恐避之不及的摆手道:“我与唐清儿之间,哪有什么旧情,只是相识一场而已。”
“你……”
北岭之王心中气极,怒目而视。
南林少主神色忌惮的看了冥锋那边一眼,生怕被北岭之王牵连,连忙骂道:“老东西住口!你真是用心险恶,临死之前,还想拉我南林下水!”
唐清儿冷冷的看着南林少主,目光漠然,好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哈哈哈哈!真是有趣。”
冥锋忍不住笑了起来,拍手道:“北岭王,你瞧瞧,就算我肯放你们唐家一条活路,也没人敢收留你们。”
南林少主目光一扫,突然看见仍坐在席位上,安然自得的武道本尊,连忙邀功似的说道:“冥锋大人,我要向你举报!”
“哦?”
冥锋眉头一挑。
南林少主指着不远处的武道本尊,道:“大人请看,那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紫袍修士,并非我寒泉狱中的人!”
“此人曾自己说过,他来自中千世界的天界!”
“中千世界?”
冥锋皱了皱眉,道:“怎么可能?”
但他的神识,在武道本尊的身上掠过之后,又很快发现,武道本尊的身上,确实散发着一股生人气息。
唐清儿盯着南林少主,沉声道:“今日是我北岭唐家的劫难,无关他人,荒武道友并未加入北岭。申屠英,你不要牵连无辜!”
唐清儿自知今日难逃一死,但武道本尊是她邀请回来的,若是被牵连进来,纯粹是无妄之灾。
“啧啧!”
南林少主撇撇嘴,阴阳怪气的说道:“居然这么紧张,开始维护他了?我早就看出来,你这贱人生性放荡,水性杨花!”
“冥锋大人,你也看到了,我跟这贱人真是没什么交情。”
南林少主为了跟唐清儿撇清关系,甚至不惜口出秽语。
南林少主继续说道:“这个唐清儿,明知道此人来自天界,还主动收留他,可见北岭唐家早有异心!”
这便是欲加之罪,诛心之论了。
但冥锋却点了点头,很是满意,道:“如此说来,灭掉北岭唐家一族,倒也不算冤枉他们。”
“简直是英明无比!”
南林少主奉承的说了一嘴,又道:“还有,这个人刚刚来到寒泉狱,就杀了尸山岭上的一位古冥族冥将!”
“嗯?”
听到这里,尸山岭领主神色一动,追问道:“北玄冥将是他杀的?”
“正是!”
南林少主连忙点头,道:“我亲眼所见,而且,他杀掉北玄冥将之后,唐清儿还想主动将此事掩盖过去。”
“我当时据理力争,一个外人怎能随意屠杀我寒泉狱中的生灵,而且还是尊贵的古冥族?可是,唐清儿那个小贱人根本不听,执意要袒护此人!”
南林少主竭尽全力的表演着,真真假假的描述一遍,将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
冥锋突然笑了,目光转动,落在武道本尊的身上,幽幽的说道:“一个藏头露尾的外来者,居然敢杀我古冥族的人?你胆子不小啊。”
武道本尊没有理会冥锋,只是自顾将手中美酒一饮而尽,才将酒杯放下,淡淡的说道:“杀便杀了,你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