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kxa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怎麼當上了皇帝 ptt-第九百六十五章 被認出來了看書-tpwjr

我怎麼當上了皇帝
小說推薦我怎麼當上了皇帝
眼见着金刚杵就要轰击在魔源气团之上,嗡的一声剑鸣,广场之上突然浮现出千轮皎皎明月。
清冷的月光,投落下来,化作一缕缕的月光银丝,缠住了金刚杵。
所有人,都感觉到神魂一阵冰凉。
甚至,元神之上都凝结出一层薄薄的寒霜,念头都要凝固冰封,不能思考。
是妙女菩萨的清月仙剑!
“嗯?怎么回事?我不是在攻击陆乾么,怎么就出手攻击这个魔源气团了?”
儒服老者猩红双眸中闪烁的红光立刻黯淡了几分,张手一摄,将金刚杵摄了回来,脸上仍有几分惊疑。
黑甲壮汉也感觉到情况不对劲,大掌虚抓,摄回了擂鼓瓮金锤。
同时,裴昆,焦飞,黑甲老者都是满脸忌惮,看了一眼魔源光团,身形缓缓后退,回到妙女菩萨身旁。
“这魔源气团里有一个魔神凶魂,近乎魔祖。”
妙女菩萨玉手一招,收回清月仙剑,神色微凝,缓缓道出一句话。
“什么?”
“怎么可能?”
“近乎魔祖的魔神凶魂,那岂不是说堪比仙帝?”
“这绝不可能!”
众人瞬间双眸瞪大,心中震惊。
“我早就说了,你们偏偏不信。永恒仙帝就在魔源气团里边,与里边的剑魔厮杀着。要不是生怕攻击余波震荡到那个魔源气团,你们当中已经有人去跟爹娘团聚了。”
这时,六只巨臂展开,显露出陆乾的淡冷面容。
“剑魔?”
妙女菩萨的惊疑目光投射过来。
“没错,就是剑魔。”
陆乾双眸微眯,冷冷道:“三十三尊剑皇,借助魔源之气,拍出自己的一身邪念恶念欲念杂念,只剩下纯粹的剑心,融合在一起,再抽取陨剑宗弟子的剑道感悟,推演追求无上剑道,借机突破到仙帝之位,却没想到,突破失败,反倒是那些邪恶欲念,融合魔源之气,变成一团魔念,与他们突破失败的剑心再次融合,变成一个剑魔。永恒仙帝刚刚降临,正在与这个近乎仙帝的剑魔战斗着。”
“胡说八道!”
儒服老者当场怒斥道:“你这小子编故事也不编一点好的,真以为随便扯两句我们就会信你?”
“爱信不信。”
陆乾淡淡瞥了他一眼,继续沉心参悟元始魔经第二层。
他的侠义值刚才提升斩天拔刀术,已经消耗得一干二净,不得已卖了一些战利品,譬如文无神的金枪后,侠义值勉强凑够了十个亿。
但是,修炼元始魔经第二层的侠义值还差几千亿。
只能趁着这个时候参悟一下,尽量在短时间之内突破到第二层。
“他说的恐怕是真的。”
这时候,妙女菩萨突然开口。
这话让众人皆是一惊。
谁都知道,妙女菩萨灵心慧眼,一般情况下绝不会看错,如果她说陆乾说的是真的,那么,恐怕真的存在一个剑魔!
永恒仙帝也绝对在那个魔源气团里!
“就算如此,此子狡诈多端,绝不能放过,先擒住此子再说!免得再横生枝节!”
那个裴昆冷冷说道。
“没错!先抓住他,废了他的肉身,修为!”
儒服老者咬牙切齿附和道。
“小心一些,别伤到那个魔源气团。”
妙女菩萨神色淡冷,紧紧盯着陆乾,并没有异议。
眼见着大战即将再度爆发,陆乾眉头一皱,突然单手一抬,朝着绫矶公主身后一弹指。
咻。
一道元始魔气,凝成剑形,爆射而出,似射日之箭般迅猛凌厉,擦着绫矶公主的耳边飞射过去。
噗呲。
只听得一道尖锐啸响,铜蓝色的血液凭空飙射。
下一刻,一个巨大的怪物从半空中跌落出来,随后狂吼一声,身形又再度消失。
虽然只是短短的露面,但是众人都看清楚了,这是一只猿首人身,背长双翼,双爪锋利无比的怪物,身高两丈的巨大怪物。
它浑身被血雾笼罩着,一双鬼魅幽绿的斗大眼眸,宛如鬼火,满是杀戮嗜血的欲望,摄人心寒。
是血影夜叉!
“怎么会是血影夜叉,这些魔界魔神怎么进来了?”
儒服老者惊呼一声。
顿时,他口中喷出一盏松鹤宫灯,猛地飞起半空,散发出极为强烈的光亮,照射四方。
“小心一些!这只血影夜叉的隐匿之术,无比高明,连妙女菩萨都没有察觉,险些让绫矶公主被偷袭了。”
裴昆神色微凝,大手一抓,凭空抓出一枚仙璜玉佩。
滋滋滋。
玉佩一出现,立刻迸现弹射出一丝丝的黑色雷电,漂浮在头顶,凝成一只玄奥雷霆法眼,缓缓旋转着,照看四方。
这时候,妙女菩萨也没有闲着,轻轻一抹眉心,额头天庭突然多出一块蓝色宝玉,上边篆刻着无数个细小无比的仙篆,仿佛也是一只法眼。
做完这一切,她神色淡淡,向陆乾点头道谢:“你刚才救了绫矶一命,多谢了。”
听到这一句话,众人不禁瞥了一眼陆乾。
要不是这个家伙的话,绫矶公主恐怕会被血影夜叉偷袭中,身受重创。
在妙女菩萨身后的绫矶公主也不禁投来复杂的目光,恨意之中有几分感激。
“别误会,朕只是纯粹的想杀那只血影夜叉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要救你。”
陆乾感应到她的目光,神色淡冷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左席吧?”
突然之间,妙女菩萨问道。
嗯?
这句话响起,众人皆是一愣,瞪大眼睛,死死瞪着陆乾。
就连绫矶公主也不例外。
“什么左席,我不认识这个人。”陆乾面无表情答道。
其实,他倒无所谓,但是地澜宗帮了他不少,一旦承认,恐怕会给地澜宗惹去一些麻烦。
“左席会六层的梵魔真身,你也会,而莫名自爆的傅全有,曾经被你触碰过,还有我的妹妹,绫矶公主,也被你触碰过。你的仙胎魔种大法再厉害,恐怕也不可能隔空施展在别人身上,所以,你就是左席。”
妙女菩萨笃定道。
“不好意思,朕从没见过你所说的左席,也不认识他,不过,能够被你如此惦记,恐怕这个左席也是个俊朗不凡,才华横溢的男子,若是有机会,不妨让朕见见他,一比高低。但现在看来,这个剑冢如此凶险,你说的这个左席,恐怕已经葬身在魔源凶魂里,或者,死在血影夜叉的利爪血口之下了。”
陆乾冷笑道。
听到他的这句话,裴昆,黑甲老者,焦飞的神色都有点不自然。
在陨剑宗的山门大殿前,是他们抛弃了陆乾,当作弃子,用来阻挡那一窝的血影夜叉。
这事做得很是阴损不地道。
“之前我还有几分怀疑,现在听来,你确实是左席。我不会看错的。”妙女菩萨目光幽幽,直勾勾地盯着陆乾。
“你当真是左席?”
绫矶公主轻咬着嘴唇,乌丽眼眸瞪大,死死瞪着陆乾,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是。”
陆乾很干脆地摇摇头,否认道。
“哼!纵使你千般狡辩,等将你抓回仙庭,严加审问,你不认都不行!”这时,儒服老者冷声哼道。
“想将我抓回仙庭,保住你的小命再说吧。”
陆乾面带讥讽,瞥了他一眼。
“小子,你还敢猖狂……嗯?”儒服老者还想冷斥几句,头顶的松鹤宫灯猛地一颤,光芒大亮。
与此同时,裴昆的雷霆法眼,还有妙女菩萨的宝石玉眼都有所感应,猛地转头。
众人皆是一惊!
因为,密密麻麻的血影夜叉,沿着白玉通道,宛如成千上百只蜘蛛,猛地激射而来。
当中最强大的那一只,高达三丈,浑身燃烧着碧绿森森的魔焰,魔威汹涌,浩瀚如天!
正是之前放出来逃走的那一只血影夜叉!
现在,他已经突破到了大罗金仙之境!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