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70lu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諸天普渡 ptt-第726章 放下屠刀相伴-iyy53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又是“魔天”……
是佛爷我宅太多年了,这世界都变成了穿越者大本营了?
这魔天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从哪里钻出来的?
“晚辈薛惊鸿,拜见法海禅师!”
陈亦正想着,那白衣公子哥扇子一收,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神色谦恭,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薛惊鸿?”
陈亦脸皮微微扯动。
连名字都很骚包啊……
他绝不允许有人比他骚……
陈亦心里咬着牙,面上一派温和:“薛施主是何方人士?”
“呃……”
薛惊鸿其实是对自己这一行是充满忐忑的。
毕竟对他来说,面前这个人简直是如雷贯耳。
可是有着“法力无边,海裂山崩”的名号。
前几日,被大唐的那个莫名其妙的冲霄阁追杀,若非他早早抱了白娘子的大腿,得她相助,恐怕真就让黑心老魔给阴成功了。
也正是因此,他对白素贞的道行法力,也有了一个极为深刻的了解。
如果他不动用底牌,绝对不可能是这位白娘子的对手。
更何况眼前这位,能将白蛇青蛇一起按在地上摩擦的法海和尚?
但他显然没有想到,这位大名鼎鼎的法海和尚,竟然不是个老头,而是个眉目如画,长得比他都俊的年轻人。
该不会是最恐怖的那个版本的法海吧?
看着眼前这个笑得温和的年轻和尚,薛惊鸿差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好怕他突然把衣服一脱……
对方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薛惊鸿感觉略微有点突兀,不过想了想也只当自己多心。
他既然是出来混的,怎么可能连个来历都没有准备?
薛惊鸿不紧不慢地恭身道:“小子乃河东汾州人士,家父乃隰(xí)城县县尉。”
“河东汾州?”
陈亦脸上微笑不变,微微沉吟,问道:“施主与河东薛氏……?”
薛惊鸿露出矜持的笑容:“回禅师,小子祖籍绛州。”
陈亦惊讶道:“原来是名门之后,小僧失敬。”
绛州不算什么名地,但在几百年前,却出过一位威震大唐,令天下敬仰的大人物。
曾经留下过“三箭定天山”“神勇收辽东”“脱帽退万敌”等威名的薛仁贵。
陈亦估计,以这个世界的尿性,那位白袍神将估计没“死”,仍旧还在地府那位太宗麾下当差。
不过这小子还真是准备够全的。
河东薛氏,如今虽然衰落,却也仍是名门望族。
陈亦没看出薛惊鸿有撒谎的迹象,看他有恃无恐地顶着河东薛氏的名头,想来是用了什么方法,经得起查。
就是不知道,真遇上了那位白袍神将,他这一声祖爷还敢不敢叫得出口?
陈亦也懒得去追究其中。
“听净明说,薛施主是来求小僧搭救?”
“薛施主乃名门之后,”
“……”
薛惊鸿有点愣然。
按照流程,不是应该先来一番商业互吹吗?
你怎么不按套路来?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弄到这么个名门之后的身份啊!
“哦,是的!”
薛惊鸿还算反应快,连忙摆出一副恰到好处的惶然:“实不相瞒,法海禅师,小子自幼体弱多病,幸得遇异人,拜其为师,”
“从此后小子常随吾师云游天下,治好了顽疾,还得传一身武艺,”
薛惊鸿自然流露出一丝淡淡悲戚:“只是家师不幸,数年之前,遇上了一个妖怪,为妖怪所害,丧了性命,”
“恩师遭难,小子如何能置身事外?是以离家追查多年,才终于在钱塘查到那恶妖踪迹……”
说着,薛惊鸿微微抬头,隐晦地观察陈亦表情。
却只见陈亦温和依旧,不见半点异色。
没有不耐,却也没有好奇,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反倒是那看着温和的眼神中,似乎藏着些什么,让他感觉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古怪,令他有点心慌慌的。
这法海简直油盐不进,不愧是佛门高僧,个个都是老阴笔……
薛惊鸿已经有点后悔上金山寺来。
也是被冲霄阁的那些家伙追得急了,昏了头才跑来找法海。
早知道拼着掉光好不容易刷起来的好感度,也要把白蛇扔出来卖了。
事到如今,他也只有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他还真不信,区区一个土著罢了,法力再高,也要被本公子玩弄于股掌之上!
薛惊鸿借着躬身的动作又低下头:“前些日子,小子听坊间传闻,说是罗刹江上出了个水妖,年年掀起水患,祸害沿岸百姓”
“是法海禅师在罗刹江边,以大法力揪出了那水妖,并将其除去,”
“法海禅师不愧是佛门高僧,神通广大,”
他拍了一通马屁,话锋又是一转:“只是小子斗胆,法海禅师有所不知,那妖怪便是小子千方百计要寻的恶妖,此妖诡计多端,十分狡猾,”
“那日禅师所降妖怪,不过是那恶妖被小子追得急,怕露了形迹,引来官府剿杀,才放出的分身一具,欲行金蝉脱壳之计,”
薛惊鸿一脸凝重道:“那恶妖真身,实已化身为人,便藏匿在人群之中,暗中蛰伏,若不及早揪出,实有滔天之患,不可不防啊。”
他说着,暗中观察法海神情。
但是任他费尽唇舌,也不能从法海脸上看出一丝一毫的波动。
不由心中连连暗骂:死秃驴!说什么慈悲为怀?都是狗屎,老子都说了这么多了,一点反应都没有!道貌岸然,假慈悲!难怪以后会强掳青蛇助你修行,假公济私!呸!
陈亦脸皮微微一动。
他虽然没有传说中的他心通,可莫说是他本体智慧通明,般若观照,大千世界,天上地下,人心鬼蜮,皆能洞烛。
就是现在的法海,也有一种神而明之的感应,那是智慧通达,灵台澄澈到了一定程度,自然而然的能为。
这小子的不怀好意,简直毫无遮掩地返照在心。
绝对是在用恶毒的语言骂他!
哼哼……
陈亦暗暗记着账,面上露出感慨慈悲之色:“原来如此,”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合什叹道:“小僧那日见那妖怪祸害百姓,愤而出手,灭杀了那妖,实是犯了嗔念,着实不该,”
“唉,需知,佛门广大,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世无不可度之人,便是妖,也有爹生娘养,小僧这般狠下杀手,实在有违佛门慈悲之心,”
“如今得知,那妖怪未死,小僧倒是了了一桩心事,还要多谢施主哇。”
薛惊鸿有点傻眼,不对啊,你怎么能这样呢?
你不是这样的法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