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8q2t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家裏有門通洪荒笔趣-第七十七章 再次口遁熱推-h99ar

家裏有門通洪荒
小說推薦家裏有門通洪荒
“长庆和尚,你,又要来救人?”卓云飞语气幽幽地问了一句。
那长庆和尚停在卓云飞对面,双手合十,歉意地说道:“孤月仙子之事,贫僧也听说了,此事,首恶已除,卓道友切莫再开杀戒,否则必遭沉沦之苦。”
“呵呵!”卓云飞轻笑一声,他的声音有些冷,淡得可怕,“若不是你在寒冰狱中阻拦我,我说不定也不会迟这么几天,我师傅说不定也不会死。”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长庆和尚似乎想要辩解一句,但是话到嘴边,终究是化作一声叹息。“若是施主能在杀了小僧之后,去你心中杀意,那杀了小僧有又何妨?”
卓云飞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我这人是非分明,即便是没有你阻挠,我想要得到突破,只怕也不会早分毫,因此不怪你。”
“和尚,你人不坏,但是这北真天宫中,坏人太多了,需要我来清洗一番。”卓云飞握紧了长枪,低声自言自语道:“当年师傅也是这么说的,要把那些坏了的,清除出去,现在,便由我来清洗罢。”
长庆和尚上前一步,“卓道友,你这清洗一开,北真天宫只怕要死上千万人,而道友你身负血债,也难逃永坠轮回的下场。”
卓云飞淡然自若地看着面前的僧人,不知为何,他对眼前的家伙有点点好感,但是也就是一点点罢了。
“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能够从寒冰狱中闯出来,修为大进,便是因为我的灵魂向着无间地狱靠近了一些罢了。”
“永坠轮回?那样更好,说不定孤月师傅就在那里等我呢。”
“你每杀一人,便离坠入魔道近一分,若是杀光了北真天宫和海神圣殿,道友必然成为旷世魔头,失去自我。”长庆和尚面露不忍,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哪料卓云飞是真的不在乎,他淡然而真诚地看着长庆和尚,“无妨,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和尚你杀了我,除掉魔头,我也为你高兴。”
“唉,痴儿如此,果真是劫数难逃。”长庆和尚叹息一声,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悠远而深邃,缓缓转头,看向叶昂、穆雅斓、云飞跃三人。
也就在他转过头来的一刹那,一种让叶昂三人熟悉的割裂感再次出现。
他们三个在这一个刹那,被剥离了世界,进入了卓云飞和长庆和尚对峙的世界。
云飞跃脸色惨白,“不是吧,真就一点腾挪的余地都没有?”
“三位施主,小僧不忍见卓道友坠入魔道,特请三位施主,与我联手,将卓道友擒拿,重新镇压在寒冰狱中,由小僧亲自镇压。”
叶昂三人看着说话间,血迹缓缓从嘴角流下的长庆和尚,观看着对方越发苍白的脸色,都是有些担心对方会不会一不小心就原地坐化了。
就你这样,还联手,不拖后腿就不错了。
叶昂有些头痛地看着另一边同样眼神幽深的卓云飞,心中考虑着到底是要现场顿悟,然后走武力镇压的戏码,还是要用真天命之术口遁大法渡过这波剧情。
叶昂思考了不到一秒,很快就决定了。
叶昂:“卓道友,我们无意与道友为敌。”
卓云飞:“那你们就让开,如一旁乖乖待着。”
叶昂:“……”
不生气,不生气!
叶昂心中安慰自己,对方只是个NPC,不值得大动肝火。
叶昂很快调整好心态:“卓道友,须知道友这般,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卓云飞眼皮微微一抬,“那就解决有问题的人。”
叶昂:“……”
靠了,怎么有一种聊不下去的感觉?这不对劲啊。
叶昂心中暗暗惊讶,干脆单刀直入,问道:“敢问卓道友,你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
“杀人!”
叶昂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不,不对,那不是你最想做的。”
“喔?”卓云飞脸上终于有了明显的情绪,他看着叶昂,“那应该是什么?”
叶昂嘴角带着肯定的笑意:“复活孤月仙子,才是你最想做的。”
卓云飞一愣,下意识点点头,随即他反应过来,黯然地摇摇头,“不可能的,魂飞魄散,身死道消,纵然我是真仙大能,也救不回来的。”
“真仙不行,那金仙呢?”叶昂反问。
“金仙仙王?”卓云飞愣了愣,最后摇摇头,“昆云界中,金仙仙王只是传说。”
“对于别人来说那永远都是传说,但是对于你来说,可完全未必。”
卓云飞摇摇头,“太虚无缥缈了。”
“呵呵。”叶昂轻蔑一笑,缓缓吐出两个字:“懦夫。”
卓云飞眼皮一抬,眼中透出一缕杀机,“你最好说清楚。”
叶昂却是一点儿也不在意,淡然自若地侃侃而谈。
“虽说金仙虚无缥缈,但是想来你也知道,这应该是唯一能够复活孤月仙子的方向,如果金仙不行,金仙之上,还有太乙,若是太乙不行,太乙之上,还有混元……”
“总之,等你哪天修行到了无上境界,搬弄碰死,拿捏时空,说不定到那个时候,复活孤月仙子,轻而易举。”
“只不过这个方法有两个问题,我担心你克服不了。”
卓云飞眉头微皱,“什么问题。”
“一个是修行之路,前途渺茫,更别说立志要登上无上境界,若是心智稍稍有不坚定,说不得便是半途而废,一切努力,付诸东流。”
“第二点,便是纵然你资质绝顶,但是茫茫求道路,漫漫求索得,当你登上无上境界之时,只怕要已经在心底彻底忘记了孤月仙子,这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感,只怕也被岁月磨砺,在你心中,不值一提。”
叶昂很理解地看着卓云飞,眼神中透露着真诚和平和,“毕竟,漫长的岁月,足以改变很多事,而孤月仙子在你心中的地位,可能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高,也没有那么重要。”
“你说的,是真的吗?”卓云飞的反应似乎有些慢,叶昂说完了,他居然这么问了一句。
“什么真的假的?”叶昂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说的是啥。
“金仙之上有太乙,太乙之上有混元?”卓云飞握着长枪,指头雪白,他眼神中有着期盼和忐忑。
“自然是真的,这还能有假?”叶昂大大方方地说道,仿佛在说一件再正确不过的事情。
“我之前说你懦弱,就是因为你不敢去想,不敢去吃前人未吃的苦,去开辟新的天地,去攀登更高的境界,为孤月仙子寻求一线生机。”
“呼——!”卓云飞缓缓呼出一口浊气,“原来如此。”
“道友指点,云飞谢过。”卓云飞抱拳谢道。
叶昂心中也松了口气,很装哔地淡然一笑,“无需客气,我也就这么一说,真正的困难,还要卓道友自己一路慢慢去克服。”
卓云飞点点头,“这是自然。”紧接着,他忽然面色一冷,“只是道友刚才说话,让我不爽,少不得要向道友讨教一番!”
“刷!”长枪抖动,绽放点点寒星,让叶昂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