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7l9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無限重生成神 txt-第八章 現出原形展示-loejq

無限重生成神
小說推薦無限重生成神
“是不是有点夸张啊?”叶凡看着张玄不相信道,这当然是夸张,不过也没有差多少,不死这个东西,看起来很奇妙,但水母都可以做到。
它的本质上,也只是提高你的体质,让你更加的治愈力,恢复力便强,但即使如此,也是难得一见的神药。
“我们还是快走,我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庞博打了个冷颤道。
几人没走几步,突然上游便是传来一阵嘶嘶的吼叫,溪流寒水更是疯狂涌动,那透明大蛇也感应到了朱果的气味远离了泉水,当即发狂追来。
在它疯狂追击之间,它的鳞片也露出了破绽,透明的巨大的身体之在游动之间,偶尔会显出一丝蓝色。
不过张玄并不担心,这透明大蛇必然不敢离开朱果太远,不出张玄意料,那巨蛇追了一会便听了下来。
“现在我们可以把这果子吃掉,没巨蛇追踪,还有其他野兽,还是先吃了吧!入肚为安!”
听到张玄的话,叶凡庞博二人缓了一会,对着朱果一口咬下去,还没感觉到果肉的味道,那果肉便化作了清纯的能量,瞬间进入五脏六腑,游走四肢百骸。
张玄盘膝而坐,将这庞大的灵气炼化,融入肉身之中。身体是修炼的基础,张玄首先要强壮肉身,即鼓动五脏,修行五行精气。
而庞博与叶凡二人更是浑身颤抖不已,他们的意识迷失,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纯净,及至最后,二人这才恢复神智。
张玄道:“你们清醒了,是不是感觉舒服很多?”
叶凡与庞博二人急忙摸索自己的身体,忽然发现了身体的变化,不等他们欣喜欢呼,就听到远处,那透明大蛇与金色老鹰,正在厮杀。
“那是那蛇怎么跟老鹰斗了?嘿嘿,我们还是走运!”庞博笑道。
张玄道:“这样的宝贝,自然不止一个野兽想要,不过已经不干我们事了,还是先回去再说!”
三人收获满满,只是叶凡与庞博二人,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奇妙变化,这样的变化,在走出此地之后,使得他们一飞冲天!
其他人也已经各自找了一个小野兽,各自享用之后,众人这才准备回青铜巨棺休息,却发现那九龙青铜巨棺已经慢慢跌入悬崖。
在轰隆的巨响之中,所有人的心都是一片死寂,他们知道,没了这个青铜巨棺,他们不仅没了栖身之所,也无法回到地球。
尤其是在这个充满巨大野兽的原始森林里面,没了坚固的山洞,他们就会的危险大增,尤其这么久,都没有发现其他人类活动的踪迹。
在短暂的伤感之后,叶凡忽然发现,青铜巨棺落地的地方,竟然有一个残破的石碑,上面写着荒古禁地四个字。
“荒古禁地?这里是叫荒古禁地,也就是说,这里以前有人来过!这里跟思过崖一样,哈哈,我们有救了!这里有人存在过!”
见到石碑之后,人群顿时又充满了希望,不过就在此时,张玄也感觉到人群之中,有一股异常的精神波动!
这股波动,与张玄在火星车上见到的,那个鳄祖一样。
果然不止一个后手,果然是老奸巨猾的妖怪!
张玄心头一动,已然有了计较。鳄祖虽然看不上张玄这群凡人,但是他们终究是毁了他的妖气小妖,自然要出手教训一番。
对于鳄祖这种等级的妖怪,要教训小辈,那只有一条,就是杀死他们。
但亲自动手,并不符合老妖的身份,派一个小妖去解决此事,就足够了。
这也是许多强者与高手的习惯,他们并不需要亲自动手。
这是属于强者的矜持,所以在李永新的身体里面,就是他派的小妖。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鳄祖竟然还在另一个人的身上,投入了一缕分魂出来,一直潜伏没有异动,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发生,进行的什么阴谋诡计。
只是看他迟迟不动手,一直到听到荒古禁地,这四个字之后,才有了精神波动,露出破绽!
看来他的目的,并不是张玄他们这群人,而是九龙拉棺这种东西,又或许他还有什么其他秘密。
对付鳄祖,张玄当前是毫无办法的,不过对付一个小小分魂,张玄自问还是有些把握的。
不过在动手之前,张玄还是观察了几天,观察了星象,刻画了几个阵旗,这两天张玄他们一直朝东走,认定一个方向走,要简单许多。
经过两天的观察,张玄发现这个鳄祖的分魂,并没有特别的让宿主修炼,也没有特别的积蓄力量,这才准备动手。
“嘿,李小曼!过来一下,我有事找你!”张玄笑道。
李小曼,或者说鳄鱼老祖,对于张玄,他也是非常好奇。
他发现张玄是一个低级修行者,功法有点独特,但实力并不太强。
李小曼上前笑道:“有什么事情吗?”
看来现在,李小曼还拥有自己的意识,并没感觉到自己被附身了,她也知道张玄的强大,在这绝境之中,强大的男人,是不能违抗的。
但是李小曼刚一靠近,地上便突然出现了七个发光小旗,勾连天空之中的星光,将她困在中央,正是那北斗七星大阵。
张玄笑道:“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只是要打死你,鳄祖是吗?别躲了,我已经感觉到你的精神波动。还不现出原形?!”
李小曼脸色一变,而北斗七星大阵也是慢慢降低,在不停的收缩空间,听到张玄的话,其他人不由自主的退出老远,拿着法宝对着李小曼。
李小曼的声音,一点点变得深沉,从青春靓丽的女声,变成了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子声音,那正是鳄祖的声音。
“大家小心一点!”庞博叫道:“都把法宝拿出来警戒,一有动静,咱们就并肩子上,要是打不过咱们在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