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qbj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搖錢樹座 (第一更)相伴-b2rwx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对了,向专家,博物馆那边托人送来的摇钱树底座,我已经拿到了。”
吴天民一脸激动,底座到了,这就意味着,很快就可以开始拼装摇钱树了。
到了现在,无论是吴天民和陶小胜,还是杜晓荣等人,实际上已经将这些青铜器碎片的结构了解得相当深刻了,他们自然知道,摇钱树上的这些叶片,实际上都是独立存在的。
只要将摇钱树的树干——实际上就是一根浑身上下分布着圆环的青铜管——装好之后,再将带有直角青铜钩的叶片按照顺序,一一挂在青铜管的圆环之上就行了。
当然,青铜叶片怎么装,哪些装在上面,哪些装在下面,这都是有规矩的,并非是随心所欲,想装哪儿装哪儿,这也是为什么博物馆方面的领导要求吴天民和陶小胜两个人,必须在向南的指导下,将青铜摇钱树装上一遍,然后才能回博物馆。
“是吗?”
向南抬头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拿来看一看吧。”
“好,您稍等一下。”
吴天民点了点头,连忙转身跑到小修复室的立柜旁,从里面搬出来了一个纸箱子。
这纸箱子看起来有点重,吴天民小心翼翼地将它抱了起来,放到了小修复室正中间的陈列台上,然后他又将纸箱子打开,从里面把那个摇钱树的底座给拿了出来,放在了桌面上。
向南饶有兴致地绕过了陈列台,来到吴天民的身边,仔细地察看起这件摇钱树底座来。
这个摇钱树底座看起来有点类似一座山,通体呈银白色,不过底座最上面的一个小孔中可以看出,实际上这件底座是泥质红陶,之所以外观呈现出银白色,是因为外面涂了一层白色化妆土,以及银色低温釉。
摇钱树的底座上,有上下两层雕塑。
上面一层雕塑是圆雕雄狮,昂首、张口、蹲姿、肋生二翅,姿态雄健,狮背上面立着一个筒形的圆柱,应该就是用来插摇钱树树干的。
下面一层雕塑则是五匹马的浮雕,这五匹马或是吃草,或是奔走,或是回首,仪态悠然自得。
向南之前是见过金陵博物院里收藏的那件东汉飞羊乘人钱树座的,眼前的这一尊摇钱树座尽管形状有所差异,但无论是其身材质还是其身上的浮雕,以及背上的筒形圆柱,都和飞羊乘人钱树座相差无几。
而这摇钱树座和这些青铜器碎片都是从古墓葬的同一处发掘出来的,从这一点上,已经可以确认这件青铜器的确就是摇钱树了。
看到吴天民还在一旁看着自己,向南扭头对他笑了笑,说道:“吴老师,你先去忙吧,我随便看一看。”
“哎,哎,好!”
吴天民一听,连忙点了点头,转身回到工作台前,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向南在小修复室里四处看了看,也没怎么费力,就在一堆青铜器碎片中找到了四根青铜铸造的树干。这些树干呈竿形,按照等分铸为四节,每一节的四面都有小孔,这些小孔就是用来挂树叶的。
将这四节树干套在一起后,向南又尝试着将它插进摇钱树座狮背上的那个筒形圆柱中,这一过程丝毫不费力气,很轻松就做到了。
更让向南吃惊的是,树干与圆筒之间严丝合缝,一点也不会东摇西晃,让人忍不住赞叹工艺之精美。
别忘了,这两者可是不同工艺,一种是青铜铸造的,而另一个却是红陶烧造的。
将树干装好之后,向南又仔细观察这树干上挂树叶的小孔。
众所周知,自然界里的树木,一般而言都是越靠近树根,树叶就越大越多。
即便是艺术品,也不能脱离生活,因此,这摇钱树的树叶自然也是这个规律。
向南仔细地数了一遍每一节树干上的小孔,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棵摇钱树的树叶一共有七层。
从下往上开始算,第一、二层每一节套挂两片树叶,每层有八片树叶;第三、第四层每一节套挂一片树叶,每层有四片树叶;第五、六、七层自下而上套挂一片树叶。
看着看着,向南忍不住有些手痒,就好像一个装电脑的高手看到一堆散乱的硬件,不把它们装机起来就浑身不舒服一样,他此刻也有一点这种感觉,恨不得立刻就将这摇钱树给修复好,再好好欣赏一下它的风采。
只是左右看了看,向南只能无奈放弃,这些青铜树叶如今大多都是残破不堪的状态,想要修复好,可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还是,再等等看吧。
在小修复室里待了一会儿,向南就悄然离开了,修复青铜树叶这种小事,有几个资深修复师就足够了,完全用不着他来插手。
刚打算回办公室里坐一会儿,迎面就看到许弋澄走了过来,一脸急切地问道:
“老板,听说办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事情有眉目了?”
“到办公室里来聊。”
向南不动声色地瞥了他一眼,脚下一步也没停,绕过他直接就走进了办公室。
许弋澄见状,赶紧转过身,屁颠屁颠地跟了进去。
将门一关,许弋澄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说道:“老板,说说嘛!”
向南自顾自地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这才好整以暇地在坐了下来,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当然是整件事情了!”
许弋澄脖子一梗,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身为公司的副总经理兼实际的管理者,有权利知道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
“你的小线人没跟你讲?不对劲啊,当初他可是全程在场的。”
向南假装一副惊讶的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揶揄道,“是你线人费没给够,还是那小线人不老实?”
“朱熙那混蛋就告诉我有这件事,多问几句就不耐烦了,这样的线人送我都不要。”
许弋澄一脸嫌弃,随即又笑嘻嘻地看着向南,说道,
“老板,你就大概讲一讲嘛,让我也好心里有个底,到时候也好配合工作,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