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02gi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大秦之蓋世劍聖-第669章 當年的真相相伴-34iev

大秦之蓋世劍聖
小說推薦大秦之蓋世劍聖
“现如今在小圣贤庄中,还有一个天毒宗的高手。”盖聂淡淡一笑,在话音落下的时候,那个颜路的脸上也是有些变化。
“还有一个?”颜路不由吃了一惊。
看到颜路这般模样,盖聂笑道:“放心吧,这个人,不会捣乱,以后有她在,还可以帮助我们,对付天毒宗。”
此话一出,颜路双眼中更加的疑惑了,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盖聂口中所说的天毒宗的人,到底是谁?
“呵呵,不用紧张。”
见到颜路这般模样,盖聂则是淡淡一笑,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也是看了看伏念,道:“那个玄天花呢,她人现在在哪里?”
“玄天花,天毒宗三大高手之一?”颜路又是不由吃了一惊,“盖聂兄抓得那个人,是玄天花?”
盖聂微笑的点点头。
与此同时,就是看到伏念开口说道:“放心吧,她没有什么不安分,现在就在小圣贤庄。”
“那就好。”盖聂点点头。
那田言的目光却是忍不住看了看颜路,似乎是察觉到了田言的目光,颜路微微一愣,对于这个田言,颜路自然是认识,当即就是见到他对着盖聂道:“她是你带来的?”
“嗯,找你有点事。”盖聂淡淡一笑。
颜路倒是有些疑惑,他的目光看了看田言,后者也在看着他。
“咳……”轻轻的咳嗽了一下,就是看到伏念和张良等人都是对视一眼。
“既然有事,那么我们就先离开了。”伏念和张良都是对视一眼,以他们的聪明劲,自然是看得出来,此刻的田言很明显和颜路有事。
而伏念隐隐约约的,也是猜到了,这一次盖聂带着这个田言来小圣贤庄,很有可能就是冲着颜路而来的。
很快,他们就已经默默的走开了,诺大的大厅之中,就只有盖聂,颜路,以及田言他们三人。
“田言,好久不见。”
看着眼前的这个田言,颜路的心中略微有些复杂,当初见到田言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还是在韩国的时候,这短短时间没见,在颜路再一次看到田言的时候,有的也是前所未有的复杂之色。
田言闻言,她的目光看了看颜路,沉默了许久之后,方才是低声道:“其实我这一次找你来,是有原因的。”
听得她的话,颜路淡淡一笑,“说吧,是什么事?”
“你可知道,我的母亲惊鲵?”田言轻轻开口,也就是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不单是田言,就连盖聂都是看到,在颜路有些平静的面孔下,有些变化了。
颜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又是看了盖聂一眼,方才是对着田言苦笑道:“看来你们这一次来小圣贤庄,就是为了惊鲵之事?”
“准确的说,这是她想知道的,毕竟昔日的惊鲵,神秘死亡,这件事有些诡异,而在吕不韦倒台之后,关于惊鲵之死的谜团,更加的神秘。”盖聂也是在一旁开口说道。
“唉……”颜路长长的叹了口气。
看到颜路这般模样,田言轻轻的咬了咬牙,“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我是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你母亲的死,我就不知道了。”颜路开口说道。
“你不知道?”听得颜路说出这样的话,田言的心中一颤,如果颜路也是不知道的话。那么她这一次,来小圣贤庄,岂不是白来了?
似乎是知道了田言心中的想法,就是看到颜路继续说道:“当初我见到你母亲的时候,是在我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你,恐怕还没有出生。”
田言双眼中有些波澜,她又是咬了咬牙,盖聂自然是感受到的,她的心中肯定不平静。
“当初我见你母亲的时候,你也快要临盆了,而那个时候,你的母亲和我说过一句话,在之后,我就在也没有见到她了,当我知道她死了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颜路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可知道,我母亲的死,是和谁有关?”田言看了看颜路,忍不住开口问道。
颜路淡淡道:“你的母亲惊鲵,是神秘死亡,不过这些年,我也调查了很多,关于你母亲当年死的真相,最后所有的矛头,只指向了一个人。”
田言连忙开口问道:“是谁?”
“吕不韦。”颜路淡淡道:“当初的惊鲵受制于罗网,而能够杀死一位天字一等杀手的人,我想来想去,查来查去,也只有一个人,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吕不韦,因为那个时候,也只有他有着这样的本事。”
听得颜路的分析,田言也是双手紧握起来,其实在开始的时候,他就已经有过这样的猜测,只不过不太确定而已,但是现如今,连颜路都这样说了,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真的如同颜路说的那样,惊鲵的死,很有可能和吕不韦有关。
“人死如灯灭,既然你的母亲惊鲵已经死了,所以你也不要想的太多,我想你的母亲如果要是还活着的话,恐怕也不会看到,现在你这个样子。”颜路轻轻开口。
田言的脸上有些变化,她的玉手紧握着,一言不发。
颜路道:“如果真的是吕不韦杀死你的母亲,现在的他,也已经死了,而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
田言依然没有说话。
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就是看到颜路心中一叹。
“当初我最后见你母亲的时候,她和我说了一句话,那个时候,她也是对着腹中的你说的,你想知道,那个时候你母亲说了什么?”颜路问道。
田言沉默了一下,方才是开口问道:“她说了什么?”
颜路道:“当初你的母亲说了,那就是希望她的孩子,以后不要和她一样,成为一个杀人工具,希望她能够像正常人那样活着!”
田言身形后退了一步,她的眼角深处,有着一滴眼泪流了下来。
“终究是我对不起她,现在的我……”田言看了看手中的惊鲵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看着这一幕的时候,颜路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好好的活着吧,希望到时候,你没有像你母亲那样。”
田言的手,又紧握了一下。
“对了……”与此同时,颜路似乎想到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