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vqh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笔趣-356 一天放左邊,一天放右邊讀書-dkik4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虽然是职业配置。
虽然是顶级战队。
但最后,也是吃了顿拉面而已。
席间,大方的领袖,及时制止了林茉茗给收银员塞美元的行为。
他这才知道,林茉茗来了以后……
其实一直在用美元付费。
并且从未被拒绝过。
原来,这片土地早已没那么淳朴了。
想到此,领袖当场成立了地下钱庄,收了林茉茗100美元,换了650人民币予她。
之后林茉茗又反了200人民币予领袖,执意买单。
里外里,领袖自己也不知道赚了多少,反正就有种这个月不用打工的错觉。
林茉茗就这样与大家一道恰起拉面,一副老拉面党的样子。
就有种加入犯罪帮派的成就感。
这样一来,再也没有人能小看她了!
李峥有些看不下去,喝了口汤问道:“舍友没有给你讲银行换汇、注册支付宝什么的事情么?”
“没……我……我都知道,嗯,支付宝,我知道的。”林茉茗很懂地点了点头。
然而事实上,舍友们完全把她当成小朋友了。
揉、楼、抱,还要帮她洗澡,一见到她就完全不会说任何正经事了。
尤其是一位来自东北的舍友,一定要让她体验一项名为“搓澡”的活动,并坚称那是“社会人”必经的项目。
林茉茗想着想着,不禁闭眼发颤。
现在后背还肿着呢……
大姐下手太狠了。
常刻晴也有些看不过去,拿出手机操作起来:“留学生群里有一份生存攻略,我帮你要。”
“啊……”林茉茗顿时双眼放光,那是正道的光。
李峥也借势拿出手机:“正好,我们先建个小群,互加好友吧。”
“等等。”领袖忽然放下了面碗,抬手道,“建组织,首先要有个响亮的名号。”
“英培学习小组就好了。”李峥道。
“不不不,我知道你无所谓,但这种事对我们来说很重要。”领袖转而望向其余三人,“一个有荣誉感的群名,会直接影响到大家的研学状态,这一点大家都同意吧?”
几人都点头认可。
“那这样。”领袖就此比划起来,“先拉我们进群,然后每个人起一个名字,讨论互投如何?”
“好耶!”林茉茗第一个拍手,这样一来,犯罪组织的性质更加浓厚了。
于是,三分钟后,每个人都提出了自己的设想。
李峥:英培学习小组。
常刻晴:唯骛。
屠夷寇:自由之翼。
林茉茗:科学边际。
莫念:悟·道。
五个人,看着这五个名字。
第一时间,就把“英培学习小组”踢出了候选。
就连李峥自己也给自己踢了。
“妙啊!”他一眼便相中了学姐的“唯骛”,说不得的喜爱,反复品味着说道,“骛,纵横奔驰之意,与‘物’同音,唯物,唯骛,学姐大才!妙啊!”
常刻晴只微微点了下头。
知音学弟!妙啊!
上流知音,下流相投。
怕是其它地方也是同流合污了。
啊……我没法要了!
不要了不要了!
旁边,莫念稳稳点头:“我也很喜欢唯骛,但科学边际更酷一些。”
“对吧,对吧!”林茉茗当场就开始摸兜,就想塞钱过去贿选,“叔叔比看上去有品味多了。”
“这是故意的。”莫念笑着掸了掸白背心,“为了让女孩子离我远点。”
“哈哈,哪有人会这样?”
“你太小了,还不懂。”莫念叹道,“我,是一只沉睡的怪兽。”
“哈哈,我也是怪兽呐,我可凶啦。”林茉茗比划道,“乌拉!”
即便林茉茗看上去很可爱,但莫念心中却并未有半分杂念,反而荡漾出了浓烈的父性,紧接着就是一阵慌乱:“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怕你讨厌我……”
“怎么会呢,叔叔明明是很好的人。”
“我……我不配……”莫念歪过身去。
“干嘛呢,干嘛呢?”领袖当场就怒了,拍案斥道,“你们这都什么破名字,自由之翼不好吗?”
“冷静,屠兄冷静。”李峥解释道,“那是游击队的名字……我们是合法的科研活动。”
“科研也可以搞出游击队的风格嘛。”领袖大臂一挥。
“朋友们,你们在这里看到了什么?”
“学习的氛围?有趣的灵魂?”
“不!”
“我看不到!”
“我只看到了诡不可见的邪雾,我只看见了悄然入髓的腐化。”
“邪雾源于学阀之压迫。”
“腐化来自体制之桎梏。”
“广大研究生博士生被奴役得还不够么?”
“难道我们的目标就是成为学阀的一员,化身体制的枷锁?”
“难道我们的奋斗就是为了奴役更多的后来者?”
“我不同意,这不自由!”
瞬间。
整个餐厅都安静了。
周围的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吃饭的手。
或惊愕,或敬佩地望向了领袖。
尤其是其中的研究生学长学姐,筷子都要捏不稳了。
他们热血暗涌,齐刷刷地看着屠夷寇。
那是看领袖的眼神。
更是看“被劝退”者的眼神。
不得不说,他们的眼光真的很准。
在这恐怖的凝滞中,李峥顶住压力抬手道:“别这样屠兄,虽然你不在乎,但我们都不想上两次大学……”
“过头了,说过头了。”屠夷寇也自知失言,缩回了头小声道,“我的意思是,自由之翼这个名字会让我们时刻回想起最初的信仰,不至于走向歪路。”
“好的,理解了,我们投票吧。”李峥晃了晃手机道,“已经排除了两个,在唯骛、自由之翼和科学边际中投吧。”
几人应过之后,很快送上了自己的选择。
李峥:唯骛
常刻晴:唯骛
莫念:科学边际
林茉茗:科学边际
屠夷寇:自由之翼
于是,自由之翼被淘汰了,不得不进行下一轮投票。
虽然领袖被干了很不爽,但想到现在本质上是所有人看他的眼色,由他来决定名称结果,便又爽了起来。
最终,科学边际胜出。
没办法,这个名字看起来更自由。
这也是唯一一个五个人都能接受的结果了。
饭后,他们又转移到了书院地下的讨论室,由李峥更加细致地讲解了一下课题后,由常刻晴揽走了课题申请文案工作,按照最顺利的计划,他们将在3天后被学院导师请去讨论立项事宜。
晚9点来钟,5个人在三层楼梯口分别,男女生各回各家。
林茉茗随着常刻晴向上走着楼梯,巴不得想走得慢一些。
常刻晴自然也体会到了,在自己所在的四层楼梯口驻足问道:“还有什么事?”
“没没没。”林茉茗傻笑摇头,“就是很喜欢和大家一起搞大事的感觉。”
“根据我的经验,这个课题的成功率不到5%。”常刻晴抚着林茉茗的头发道,“甚至连批准立项的机会都不大。”
“那我资助,我可有钱呢。”
“个人资助也有流程的。”常刻晴蹲到林茉茗面前,轻声笑道,“一般至少50万以上,以捐献形式给学院,还要与学院商洽,说明要指定用于某个课题。”
“50万??”林茉茗一哆嗦,“我……我有五千……不能先用着吗?”
“好啦,这都是你爸爸妈妈的钱。”常刻晴笑着起身,“我和李峥会想办法提高通过率的,你做好你的工作就可以了,可别成为靠不住的那个人。”
“我最靠得住了!”林茉茗挥舞着拳头点头道,“大不了……我找我爸爸要点钱,50万……就说我被绑架了,那个莫叔叔很有绑架犯的样子。”
“好吧。”常刻晴无奈笑道,“那是最终计划,必须要我和李峥允许才能实施哦。”
“好!”
“那我回宿舍了?”常刻晴微微转身,刷卡开了走廊门。
“嗯……”林茉茗可见地失落下来,整个脑袋都开始往下耷拉。
“……”常刻晴犹豫片刻,终是叹了口气,“我舍友今晚回家住,你要不要搬过来一天,我们聊聊课题?”
“好耶!!!”林茉茗兴奋跳起,这就转身爬起楼梯,“我去抱被褥,等我啊!一定要等我啊!”
“看脚下,别摔……”
咣。
“呜呜呜呜呜!!!”
至于男生那边,则没有这么多废话。
这个时间,只有一个主题——
排队洗澡!
这一次,莫念抢先了。
李峥和领袖只能忍,一边忍一边在阳台吹牛皮,听领袖抽着烟讲他当年那些讲不完的故事。
“我学东西,从来不需要看书。”
“我玩游戏,都是自己卖攻略。”
“第一次玩机械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我爸的三蹦子吧。三蹦子你知道吧?就是开起来嘣嘣嘣的那种柴油三轮车。”
“对,我给它拆了,再也没能安回去……”
“那一定是要被打的。”
“不过拆到第三辆的时候,我终于搞明白了……”
“后来县里的人都找我来修车,我比县城修理店便宜。”
“别看我这样,我从来没缺过钱。”
“不过……还是今天给那个小富婆换汇赚的最舒服。”
“哎,我也堕落了。”
“兄弟,富婆使人堕落。”
聊着聊着,杨军气喘吁吁回到宿舍,相当完满的样子。
一聊才知道,他满足一切贫困生的一切标准,学院又让他申请了一笔助学款,申请了机房网管工作,顺便还去银行办了助学贷款,里里外外万把块钱。
杨军与李峥和屠夷寇凑在阳台上,难抑激动:“国家真的好……国家是真的好!”
“这话对的。”领袖难得认可起官方,拥着杨军指向了一个遥远的方向,“如果是在北美帝国主义奴隶制匪帮,你这辈子不可能有任何翻身的可能。”
“啥?!”杨军惊道,“北美还有奴隶制呢?不是已经被林肯……”
“是修辞手法。”李峥谨慎点头,“屠兄善用夸张的修辞。”
“不夸张,匪帮始终都是匪帮。”屠夷寇叼着香烟,抓着杨军的双肩,语重心长道,“军啊,一个人当然可以自由地去他想去的任何地方生活和奋斗,哪怕是去匪帮,但请你始终记住,这所有自由选择的机会,是谁给你的。”
“哥你放心。”杨军连连点头,“我留不起学。”
“没不让你留学,记得报效祖国就好了。”
“那必须的。”杨军擦着汗道,“你们聊,我先去趟卫生间,这半天跑的,憋坏了。”
“去吧。”
然而,刚过了十几秒,杨军就提着裤子跑了回来。
“哥!!哥!!!”杨军上气不接下气,指着浴室的方向,“太……太……太他妈的大了!!!”
“哦?”
“什么?”
杨军喘了好几口气才勉强系好裤子:“莫念……太……太他妈的大了……那还是人不???那是……那是驴啊!!”
“就这?”领袖摆手笑道,“没见识,怕是连小电影都没看过吧。”
“看过。”杨军死死点头,“从我大舅手机里看过……但跟这个没法比,完全没法比。”
顿时,李峥和屠夷寇一个对视。
胯下同时一紧。
“不至于吧……”屠夷寇提了提裤腰道,“我反正没见过比我大的……”
“那……那我也是。”李峥也跟着提了提。
“要不,瞅瞅去?”
“屠兄请。”
就这样,三个人向客厅潜行。
然而,莫念已经先一步出了浴室,此时正一丝不挂,对着外面洗手池的镜子擦拭长发。
“咳……”屠夷寇咳了一声,“念,转个身。”
“嗯?”莫念一个转身。
就忽悠了过来。
沉默了。
三个人同时沉默了。
那个物体。
实在很难描述。
就这么说吧。
那更像是一只小臂。
很难想像一个人是怎么把小臂揣到裤裆里的。
莫念擦着头发茫然问道:“怎么?”
“没……没事……”屠夷寇咽了口吐沫,“就是看看你有没有割包皮……我们正在讨论这个。”
“需要割么?”莫念低头道,“这样不是很好么。”
“嗯……割了更自由一些。”屠夷寇硬聊道,“就是……平常跟裤子多多摩擦,逐渐也会变得不那么敏感,更持久一些……对抗性瘾应该也有帮助吧……”
莫念眉色当场一震:“校医院能做么?”
“你……你去问吧……”屠夷寇咽了口吐沫,“反正我们都做了。”
“我没做。”杨军弱弱抬手。
“那我们一起去?”莫念逛逛荡荡着走了过来,“这样就可以一起养伤,一起克服欲望了。”
“我……我下次吧……”杨军捂着胯就跑了。
“峥?”莫念转望李峥。
“我做过了……我爸亲自给我做的,很完整。”李峥也不忍再看,有些自卑地逃到了阳台。
屠夷寇更有勇气一些,低着头,吧唧着嘴反复品味着叹道:“你这个……怎么塞裤子里……不勒么?”
“勒?”屠夷寇笑道,“我这辈子没穿过内裤的,怎么会勒。”
“这样啊……那怎么……怎么摆放?”
“顺着某一边的裤腿自然地垂下来。”莫念低头抓着比划起来,“一天放左边,一天放右边,轮流来,不然会长歪。”
“……”
“其实我一直很喜欢踢球的,但目标太大,总是受伤,只好转向别的运动了。”
“可惜了……竟然还有人是因为雕太大而放弃的足球梦想……”
深夜。
李峥和屠夷寇各自躺在床上。
惊惧未消。
“峥啊……他供血不会不足么?”
“这要看密度和容积比……”
“怎么也有半升了吧?”
“别说了,屠兄……”李峥扭了个身,“我要这绝顶情人有何用……”
楼上,林茉茗则滚到了常刻晴的被窝里。
常刻晴听着耳畔细弱的鼾声。
有种犯罪的感觉。
怎么……就带她上床了呢……
学弟……你到底开启了我的哪个开关啊,学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