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ka1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起點-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合天傾 成敗落定分享-ccd6j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战局急转直下,裘洪亭面上红光一泛,大声喝道:“好!”
裘洪亭方才看着镇定,其实心中亦是七上八下的打鼓。
陈德海、陆天韵的两场败局,虽然在他事先的计划之中。但败了就是败了,意味着丹心派一方的容错大大降低。
若是陈、陆之中的哪一位能够“打破计划”斗倒了归无咎,裘洪亭岂有不愿之理?
好在最初之谋划,终是有惊无险的完成。
裘洪亭一转身,对陆天韵言道:“陆宗主的手段,果然建功。事先承诺,自无不应之理。”
陆天韵只“唔”了一声,淡淡颔首。
虽然将首席之位让于丹心派,但陆天韵同样是一家执掌,位分不在裘洪亭之下;论功行,更要高出一个境界。此时纵然看上去有三分倨傲,旁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裘洪亭心中不豫一闪而逝。
倒不全是因为陆天韵之轻慢。令裘洪亭心中略有不适的是。原以为本门陈长老,及陆天韵、方长翁三人,功行位分是呈鼎足之势;未曾想最终揭晓底牌,除却归无咎一枝独秀外,另外三人之中,陆、方二位,却要较本门陈德海略胜一筹。
看来,丹心派虽然夺了首席,但是将来稳固地位,还需要一番功夫。
十余日之前,为了在得胜之后的利益分配中占据主动,陆、方二人终是将自家底蕴暴露出来。
武道虽然有趋同之势,但是在未臻登峰造极之境前,未必就没有取巧的鬼蜮法门。
陆天韵的手段,除却效法丹鹤武魂、速度轻灵敏捷之外,其中还暗藏了一门手段,号称“势动之微”。
此法之道理,在于你若被他灵动万变的速度所扰,欲要紧紧将他咬住。激发自家全身潜力,固然能够做到。但是无形之中,本身力量的圆满工整,便要被抽取一丝。
原本一拳十足十的力量,待你无形之中跟上陆天韵的节奏之后,便只剩下了九成七八分,而你自己却全无察觉。
更厉害的是,此种“势”的影响,须得缓缓散去。纵然脱离与陆天韵的交手,亦需要足足半个时辰时间,方能使得自家情致归元,正本定位。
而方长翁的手段,号称“调蟾动静图”。看上去似乎同样是灵动机敏一流的手段;实则不然。
他这一套斗法,蓄势极足。谁若用力稍欠,轻易扑了上去,立刻便要上当。唯有全力以赴,将本身力量全无保留的释放,方有可能与之争锋。
陆、方二人之手段,若是合力对敌,其实施展不开。一人出力,另外一人势必作壁上观。若是斗成一个平局,丹心派一方终是以多敌少,难言是自己胜了。
合计之下,诸人发现,若是轮流上场,由陆天韵为方长翁做好铺垫,才是最善之法。
这二人的配合,是此战的精髓所在。至于第一场陈长老的出手,看似威风煊赫,其实不过是略微消耗归无咎两分罢了。
勉强将心中不适隐去,裘洪亭一抬首,对着仇成等人高声笑道:“一月之后,本宗大开宴席,立下一场‘正名宴’,请诸宗宗主、长老务必赏光。”
仇成虽看不惯裘洪亭如此急不可耐的情态,但是形式比人强,只得打个哈哈,拱手为礼道:“那是自然。”
裘洪亭言毕微微摇首,将目光往对面一瞥。半含玩味、半含挑衅的自钟弼面上扫过,呵呵笑道:“钟掌门更是不可缺席,务必要光临敝派。”
钟弼暗叫一声“苦也”,只是他深知倒驴不倒架的道理,只略微嘀咕两声,便把老眼一闭,来了个不闻不问。
见这老叟还要倔强,裘洪亭往前一步,正要继续出言催逼。
此时,却听耳畔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情形有变。”
“恩师少待。”
出言者,一是陆天韵,二是匆匆赶来的裘洪亭大弟子,庄炎。
自家弟子倒也罢了。方才陆天韵分明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此刻却面容沉肃,由不得裘洪亭不加以留意。一愕之下,言道:“陆掌门有何见解?”
陆天韵却不说话,只是微微摇头,伸手指了一指半空。
裘洪亭抬首一望,只觉莫名其妙。
裘洪亭的修为虽不及陆天韵,但最少“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这八个字还是能够做到的。方才他心境虽然略有波澜,但是战局之中发生的一切,却始终不曾逃过他的观察。
此时远近百余理内外,方长翁尽占主动,逐尾而击之;而归无咎疲于奔命,落败似已在顷刻之间。不知“变”从何来?
庄炎眸中难掩忧色,只平静说出四个字:“一合天倾。”
裘洪亭闻言,面色一变,旋即轻抚前额,暗道自己得意之下,怎地忘了这句话。
如此说来,眼前战局还真有两分诡异。
一合之变,势若天倾。
对于修到距离日曜武君仅有一步之遥的明月境高手,其道法战力,已然大臻圆熟,一举一动、一起一伏,看似与低境界者只是规模的差距,但是其中却暗藏了一种独特的根性规整;一身手段,备极凝练之后,复归于一。
到了如此层次,若是斗战中“根本”一失,胜负便急转直下,再也没有挽回的可能性。决计没有败而不乱、负隅顽抗的说法。
前两战中,陈德海、陆天韵二人发现身处被动便果断认输,也是由于这一重道理。
可是此时之战局——
方长翁占尽上风,归无咎岌岌可危;可是胜负始终未能落定,显然不合常理。
以裘洪亭的见识,自然难以索解。
可片刻之后,纵然陈德海上前与陆天韵一道参详,却也始终看不出一丝端倪。
好在有过了百余息,归无咎亲自揭晓了谜底。
天穹之上,隐约有明珠一点,镇定界域之中,如日之恒。
此珠显露面目,裘洪亭等三人,细辨之下,不由怔住。
所谓“宝物”一流,裘洪亭着实见过不少。可是抛却那些“法兵”不说,纵然是价值甚高的宝物,也只不过是外用之物罢了,断然难以介入斗战之中。
陆天韵见识较裘洪亭尤深一筹。在巧妙布置之下,上乘“宝物”有资于战力者,他也曾有所耳闻。但那些宝物珍贵之极不说,究其作用,亦只不过是在机缘巧合之下,起到一些辅助之效;如目前所见之神异者,端的闻所未闻。
那当空一枚明珠,分明和归无咎本体之间构成了一丝联系。观其神采,竟尔到了颠倒主从的地步。
仿佛这一枚明珠方是本体,而归无咎的正身却是附庸,时刻受此珠牵引维系。
一个即将投身于惊涛骇浪中人,其席卷于波涛之下,本当随波逐流,不由自主;可是其身上却系上一根缆绳,牢牢栓靠在定海金梁之上。虽然不利,形势未散。
归无咎辗转腾挪,貌似凶险,却意甚从容,正是仰赖于此。
这便是他为自己准备的后手,本命法宝。
此道在修行中的关窍,他已经尽数传授于甄蕊。但是坐而论道是全然无用的,若要竖立信心成此一道,亲身的践行感受,势不可免。
目前所施战之手段,其实无任何奇异之处——无非是本命法宝统御一身真力的手段。有本命法宝护持,不但可得维持根本不失,抑且持久作战的消耗,亦被降低至三成上下。今日这车轮战的比斗规则,可谓是正中归无咎下怀。
归无咎心中涌起一丝微妙感受。
这“真幻间”若真个只是一场梦幻。那么今日之战,以不足什一之力与几个不见经传之人邀斗,自然无足轻重。但若此地果真有继往开来、前追因果的大造化,那么今日之比斗,在武道序列中首次验证了“本命法宝”的效用,应当是意义及其深远的一战。
只是剩下的道路,若要走通,依旧任重而道远。
别的不说,他之所以能够成就,有一大半要归功于“全珠”本身超迈绝伦的品质。归无咎已是试验分明,倘使自家本命法宝品质与“璇玑定化炉”的成长轨迹相当,那么面对今日局面,其效用发挥,也未必能尽善尽美。
璇玑定化炉的品阶,在九宗历代真君大能所炼成的混元真宝中,也算顶儿尖儿的存在。若是修炼到如此地步也难言满意,这所谓武道与法宝相通的开辟之举,几乎便是一门真正意义上的“绝学”了——传承必绝、后继无人之学。
如何降低门槛,需要甄蕊在修炼此法的过程中加以完善。
此时战局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归无咎由局促窘迫,到渐次从容;和方长翁的短兵相接搏斗,从衣襟相连,到时不时分出百余丈外。别说裘洪亭,就算是钟业这等修为之人,也能清楚分辨。斗战形势已被扳平,甚至,似乎是归无咎在攻守之中隐约占据了主动。
裘洪亭此时尤抱着一丝幻想。
归无咎终究消耗甚大。
既然他能够反败为胜,方长翁未必不能做到。
只可惜,这一场幻梦并未成真,接下来的十余息中发生的一切,好似将裘洪亭真正拽入深渊之中——
刚刚并未兑现的八个字:
一合之变,势若天倾。
此时却教归无咎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只不过十余息功夫,方长翁只感力量、速度被完全压制,失却了蓄势诱敌的铺垫,自家“蟾”的意蕴手段等若彻底被锁死。再挣扎下去,唯有面上难看,却无半点实际效用。
他斗志既失,本拟寻机认负。未曾想归无咎的反扑较他预想更快,一不留神,肩上已被一脚踏中。
在众人目中,方长翁已如流星一般飞将出去,只把百里之外一座山头击了个对穿,留下烟尘滚滚,碎石轰隆。
归无咎淡淡言道:“上宗供奉,向来由一道之首席代缴。此后每年加缴三成,入我云峒府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