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xlu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討論-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療毒,兩難!讀書-qsuee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在一些电视剧中,经常出现这样的桥段:
男主(女主)重伤昏迷时,喂送汤药很难喂进去,于是女主(男主)就先将汤药包进自己的嘴里,然后以嘴对嘴的方式给男主(女主)喂送汤药!
暂且抛开剧情需要不谈,从纯医学的角度来看,这种方法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呢?
显然是没有的!
且不说人在平躺的状态下,贸然被灌进液体是非常容易反流和误吸入气管的,就算是嘴对嘴地喂药也无法改变这一现实;
另外,给昏迷中的病人喂药,不管以何种姿势(平躺或者靠坐),这本身都是一种极其危险的行为!
在现代医学上,昏迷是指意识完全丧失,它是人休对事物完全丧失醒觉的严重视象,是由于各种原因使高级神经受到严重的抑制而表现出的高度葛识闺碎,必须尽快查明原因,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进行抢救。
一般把昏迷分为浅昏迷和深昏迷两种。浅昏迷是指病人意识丧失,但咽反射、角膜反射、瞳孔反射仍存在,对强烈刺激如压迫眼眶刺激眼眶的神经等,病人尚有痛苦表情和稍动;
而深昏迷时,病人对各种刺激都没有反应,临床表现为肌肉松弛、大小便失禁等。
这种重度昏迷的病人,根本不可能进行自发的吞咽,一旦被人从口中灌入液体,由于病人没有基本的吞咽反射,液体并不会顺着食管蠕动到达胃里,反而会大量聚集在咽喉处,非常容易反流以及呛咳误吸,当这些东西误入气管到达肺里,就会发生吸入性肺炎,而这种情况下肺部感染常常是能危及生命的。
所以在现代的医院里只要病人吞咽反射不好(例如神经科的延髓麻痹),医生就会考虑下胃管鼻饲饮食以及喂药喂水了,不会拿病人的生命冒这个险!
公孙良虽然不知道“吞咽反射”、“高级神经”等这些专业术语,更加不知道还有插鼻胃管这样另类的喂药方法,但正所谓殊途同归,一个人在某方面的造诣达到极致时,即便他的认知受到了时代的局限,可不代表他个人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同样会受到局限!
在最开始给独孤信察看伤势的时候,公孙良除了给独孤信把脉之外,还特意翻看了独孤信的眼皮、嘴巴等部位,为的便是确认独孤信当下还有没有意识以及能不能自主咽药。
正是确定了昏迷之中的独孤信还存在一定的潜意识,公孙良这才开药方、才敢让小药童为独孤信煎药、喂药!
“好了,小宝~!先不喂了,你端着药碗且去旁边候着~!”
在小药童的服侍下,独孤信勉强喝进去了半碗汤药,后面再往他嘴里面喂,汤药全都流了出来,见状,公孙良开口阻止道。
因为在他看来,半碗汤药已经够让独孤信体内的两种毒发挥出一些作用了!
“是!师父~!”
小药童没有犹豫,用帕子将独孤信嘴角的药汤擦拭干净后,果断地端着药碗,站到了一边。
紧接着,没过多大一会儿,双眼紧闭的独孤信,忽然浑身颤抖了起来,而且整个人的面容极大扭曲,就好像是在经历着什么痛苦一般!
“药效开始发作了,你可得按紧喽~!”
公孙良低声对独孤飞鹰吩咐道。
“嗯~!”
独孤飞鹰自是答应,连忙加大了手上的力道,但见自己的兄长似乎在经历着非常大的痛苦,他又忍不住有些心疼。
“啊~!”
还不待他心疼,躺在床上的独孤信突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号,于此,他的胳膊开始剧烈晃动,想要挣脱独孤飞鹰的手掌。
独孤飞鹰自是不敢让独孤信就这么挣脱,因为另一边,公孙良正准备施针呢,他直接坐在了独孤信的背后,用双臂钳住独孤信的胳膊,借此让后者不能动弹分毫。
与此同时,公孙良再度将右掌置于独孤信胸口那六枚金针的上方,开始通过金针,向独孤信胸膛处的这六个穴位灌注真气!
独孤信体内的两种毒素,在公孙良那两副汤药的刺激下,同时发挥出了最大的毒性,两股毒素犹如两股隶属于不同阵营的两股势力一般,在独孤信体内疯狂乱窜,以及相互攻击,而公孙良则是在小心翼翼地平衡着这两股力量,让这两种毒素,最大限度地消耗在互相攻击之中!
当然,这个过程对于独孤信来说,是极其痛苦的,毕竟他的身体是这两股“势力”互相争斗的“主战场”,稍有不慎,他这个“战场”就会被轰的面目全非!
此时的他双目紧闭、面色狰狞,手臂上的青筋暴起,浑身大汗淋漓,虽然他整个人还是处于昏迷状态,但是他现在身上使出来的力气可是一点都不小,独孤飞鹰如果不使出全力,恐怕独孤信早就挣脱了!
见眼前的场景很是有些“暴力”和“残忍”,一旁站着的李泰,忍不住将目光从独孤信身上转移开,他虽然希望独孤信康复不假,但也不忍心看到独孤信遭受如此“折磨”。
就在这时,门外的一个侍卫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独孤飞鹰和小药童先前童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关门),然后在李泰身前弯腰低声道:“殿下,您带来的电报机响了,你是否去看看?”
这次北上之行,李泰从书院拿了一台电报机一路携带,在路上,一直都有专人一天十二时辰不间断地看守着,就是为了等电报机一接收到消息,李泰都能在第一时间收到。
“有人发电报?本王去看看!”
侍卫的话让李泰不由一愣,待反应过来后,他点头说道。
来不及向公孙良、独孤飞鹰告辞,只来得及向王裕、王燎原点头致意一下,李泰便独自一人出门离去。
屋内独孤信的治疗虽然很关键,但接收电报也同样关键,只是李泰现在还猜不出究竟是何人给他在发电报。
王裕转身看向李泰的背影,脸上若有所思。
“滴滴滴~!”
很快,李泰来到了一间厢房,在房门外便能听到急促的滴滴声。他推开房门,快步走了过去,凝神细听,并记录着电报机那边发送来的电码!
“是皇宫那边的电报!”
很快,李泰就确认了电报机另一边的人的身份,李泰不由有些惊讶,因为就在昨日,皇宫那边可是刚刚跟他“通过信”啊,怎么今天又发送电报过来?难道又是他母后令人询问他现在的情况?这本是一个下意识地猜测,可李泰没想到竟然又猜中了!
李泰快速发送了一串电码,向那边确认了自己的身份,并询问电报机那一头的人,找他有何事。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没等多久,电报机又响了。
李泰熟练地记录着电码,并很快地将电码翻译成了汉字,在看到对方发来的内容之后,李泰的面色不由一阵古怪,因为对方还真就是发电报来询问他现在的情况如何的!
“殿下,皇后娘娘心忧您的安危,特意令我等发送电报,询问您当前的情况如何?”
果然又是长孙皇后让人发送电报的。
在看到对方发送过来的电报内容后,李泰心中微微一暖的同时,还不由有些哭笑不得,毕竟长孙皇后这让人给他发送电报的频率也太频繁了一些!
可随即,李泰便有些为难了,因为今日的这封电报,他实在是有些不好回复啊!
今日独孤信在太原城遭遇一伙身份不明刺客的刺杀,险些身死,这说明潜伏在太原城暗处的那股势力已经等不及了,很快就会有所动作。如今长孙皇后又托人发送电报问起他现在的情况,太原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总不能回信说什么也没发生、一切正常吧?
可如果照实说的话,一方面会远在长安城的长孙皇后为他担忧,另一方面,李二在得知独孤信遇刺的消息后,定会雷霆大怒,届时,整个太原的官场可就彻底倒霉了,说不定很快便会迎来一bo大清洗!如今太原正值多事之秋,加之王燎原之前的表现和态度都还不错,李泰并不想李二在这个关键时候罢免王燎原的官职,因为天知道下一个上任的太原刺史会是啥德行?万一能力远不如王燎原怎么办?那岂不是血妈坑?
“转告母后,儿臣一切安好!然独孤信今日在太原城中遇刺,太原刺史王燎原紧急封锁城门,并从折冲府大营中紧急调集大军,在城内追查刺客,相信要不了多久,定会将刺客绳之于法。有禁军和并州大营府兵相护,儿臣安全无虞,还请父皇和母后切勿担忧!”
思忖良久,李泰操控着电报机,如此回道。
这样,既向长孙皇后和李二说明了独孤信遇刺的事情,也变相地替王燎原在李二面前求了情,从而不至于他因为此事而被李二罢免官职!
…………………………………………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长安,皇宫,钦天监,李泰发送的电报很快便传到了这边,那两名负责发送电报和接收电报的小太监,本以为今日这只是一次“例行公事”,例行遵照长孙皇后的懿旨,询问李泰的安危情况,他们料想李泰那边也定会例行回复一个“一切安好”,可谁知,等他们将李泰发送过来的电码翻译完后,才发现这并非一次寻常的例行公事,太原城出大事了!
“独孤将军在太原城遇刺~?大事不好!快!咱们得尽快将电报呈给陛下~!”
一名小太监拿着记载着电报内容的小纸条,有些心惊胆战地说道。
“对!快!你快将魏王的电报呈递给陛下~!”
另一名小太监也连忙说道。
至于他,他得留下看守电报机,要不然一会儿有电报发送过来的时候,没有人能在第一时间接收电报。
“好~!”
小太监应了一声,手上拿着那张记载着电报内容的小纸条,出了房门,火速朝着甘露殿的方向跑去。
虽然给李泰发送电报、询问后者情况,是长孙皇后的意思,但毕竟李二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自然应该在第一时间通报给李二!
不然,便会落得一个贻误军机之罪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