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60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起點-第509章 鷹取嚴男:又沒跟上節奏分享-ycq44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他只是为了调查,想从我的行踪里,找找我的兴趣爱好。”池非迟放下茶壶。
“那么,今天沙发上的那只海豚玩偶,是他故意留下的吧?”鹰取严男回想着,“他提教父这件事,有些太刻意了,好像很想促成这件事……”
池非迟盯着手里转动的茶杯,“这确实是他的目的。”
“他好像把您当成了傻子……”鹰取严男失笑。
自家老板身上那种危险的感觉又回来了。
他以前觉得演戏就是面部表情、行为举止、说话语气、最多加上眼神,来扮演另一种人,但他这次跟在池非迟身边,才发现原来有一种演技,可以不改变面部表情、行为举止、说话语气,转变一下气质,就给人另一种感觉。
老板真是戏……哦,不,牛笔!
“傻子?也不全然是,他画了一个大饼,”池非迟看向鹰取严男,“鹰取,托马斯-辛多拉只有一个养子,我是他养子的教父,一旦他出了什么意外去世,结果会怎么样?”
鹰取严男一愣,忽视掉被池非迟盯得浑身发冷的感觉,认真思索,“养子也有继承权,如果他意外去世,泽田弘树会继承他的财产,而泽田弘树未满18岁,那么您作为泽田弘树接下来的继承人,就算没法获得辛多拉公司的所有权,也可以接手辛多拉公司的管理,哪怕只是一两年,也可以利用辛多拉公司为自己属于的产业谋利……这……”
“是不是感觉对我很有利?”池非迟反问一句,继续道,“就算他正常生老病死,弘树在接手辛多拉公司后,我作为弘树的教父,互相扶持,也是好事,对吗?”
鹰取严男点了点头,“这么看,对您确实没什么坏处,不过我不觉得他的目的就是给您送礼。”
池非迟又反问道,“不觉得他为人还不错了?”
鹰取严男有些尴尬,不过自从知道托马斯-辛多拉私自调查他们之后,他就警惕起来了,那绝对不是个坦诚的人。
“两个目的,”池非迟紧接着解释道,“第一,试探菲尔德集团的态度,试探我的态度,他怀疑菲尔德集团想对他下手,或者图谋辛多拉公司,所以他拿自己当做诱饵,如果菲尔德集团对他有不好的心思,就能试探出来。”
“拿自己做诱饵?”鹰取严男惊愕。
“接下来他肯定会加强自己的安全保卫工作,免得真的意外死了,”池非迟顿了顿,“第二个目的……我答应做弘树的教父,以后菲尔德集团每年对辛多拉公司的投资就需要增加至少10%,不然说出去不好听,他毕竟我教子的养父,如果这都不照顾一下,其他人会觉得我母亲薄情,或者我根本不受我母亲重视。”
鹰取严男心里分析着,“就像绑定了一个免息的借贷处,他可以在这些年里,用别人的财富为获取利益,让自己做大做强,未来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或许还有一个目的,”池非迟沉默了一下,“我答应下来,会影响我母亲的盘算。”
“咳……”鹰取严男被呛了一下,压低声音,“难道说,菲尔德集团……”
“我来之前,我母亲给我发过他的照片,给我转了过来旅行的钱,还在电话里说,”池非迟语气依旧平静,“别跟托马斯-辛多拉牵扯太深,辛多拉公司快完了。”
鹰取严男:“……”
感情都在背后想着捅刀子?
真是难为老板和托马斯-辛多拉了,这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居然还能谈得相见恨晚、像是忘年交一样……
“商场如战场,不见血的厮杀到处都是,”池非迟继续道,“长久的盟友也有,但绝对不是托马斯和我母亲,双方确实合作了二十多年,也算世交,不过从一开始,托马斯就没把我母亲当过朋友……具体怎么回事,我不清楚,不过我母亲对他的怨气可不浅,只是辛多拉公司没有露出可以一口咬死的破绽,明面上维持和谐。”
鹰取严男理了理头绪,“老板,那你答应当那孩子的教父,是打算……直接下死手?”
“不,我母亲从不觉得暗杀托马斯-辛多拉是解决的办法,我也不觉得,”池非迟嘴角微微一扬,笑容带了些冷意,“你信不信,就算托马斯-辛多拉意外死了,菲尔德集团或者说我、泽田弘树,什么都得不到?大概在7年前,有媒体在传托马斯有私生子,虽然之后有人澄清是谣言,托马斯与那个报社的官司也打赢了,但我始终相信一点,无风不起浪,为什么传他有私生子、而不是传别的事?为什么这么多富豪,单单是传他、而不是别人?而且在风波开始前,他和他的原配妻子似乎闹了些矛盾,他妻子离开了波士顿、回了在华盛顿的娘家,对外的说法是他妻子回家探亲,而风波平息后没多久,他的妻子就因肾脏衰竭去世了,而如果他有私生子,可以在遗嘱里指定自己的私生子继承遗产,泽田弘树什么都得不到,所以我才说他给我画大饼。”
“我当赏金猎人这么多年,见过丈夫想雇凶杀妻子、妻子想杀丈夫吞财产,也见过手足相残、父子成仇,托马斯妻子的死有问题吧?”鹰取严男有些感慨,亏他之前还觉得托马斯-辛多拉不错,真是太没警惕心了,“不过您既然看出了他只是画大饼来获取发展资金,为什么还要答应他?”
“弘树很重要,比整个辛多拉公司重要,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池非迟端起茶杯,抿了口茶,“他主动提出这个,对我而言也算是个惊喜,接下来怎么做,我等着看那个孩子的态度。”
“那您这几天四处乱转,就是为了麻痹托马斯-辛多拉?”鹰取严男也喝了口茶,“等他觉得将您把握得差不多了,就很乐意将保镖收回去,我们也不用防着被人调查、安心去做自己的事?”
“没错。”池非迟点头。
鹰取严男心里松了口气,好,总算跟上老板的节奏了……
“不过也不单是为了这个。”池非迟又道,“这几天调查我们动向的,还有三伙人,其中一伙应该是组织的人,或者说,是朗姆的人,目的应该是确定我们有没有抵达、身边有没有异常,那一批人很快就撤走了。”
“那剩下两批人……”鹰取严男汗。
“一批是FBI的人,昨天撤走,一批是英国那边来的,今天撤走,确认我是来干什么的,”池非迟没有详细解释,“我突然往外跑,有点引人注意,习惯就好了。”
来那天,赤井秀一在跟踪他,应该是贝尔摩德引过去的,他突然跑到美国来,赤井秀一肯定想确认一下,他来美国做什么?是不是发现组织的意图?有没有带着组织要的东西?周围有没有组织的人跟到美国对他下手?
所以,FBI会确认他到美国来的动向。
英国那边来的人,大概是在猜测,他是不是为了菲尔德集团最近的清扫行动找盟友?
他开始接触托马斯-辛多拉后,那些人就撤了。
虽然不清楚那些人是判断他单纯过来玩,还是判断辛多拉公司会加入清扫行动,不过那些人成不了气候,垂死挣扎而已,怎么想不重要。
“那您怎么不跟我说?”鹰取严男感到淡淡的忧伤。
他终究还是没能跟上老板的节奏。
这几天暗地里好像发生了不少事,但他迷迷糊糊就过来了,这种感觉不太好。
“反正我们玩一段时间就行,让你玩尽兴一点。”池非迟道。
鹰取严男仔细想了想。
要说他玩得不尽兴吧,也不是。
什么都不用想、四处看风景,除了去蹭课让他有点头疼之外,确实挺舒服的。
要说玩得尽兴,也不对。
他这几天时不时就忍不住去琢磨自家老板到底有什么用意,琢磨得头都快秃了。
“因为接下来你就要操心一些事了。”池非迟放下茶杯。
鹰取严男神色认真起来。
来吧,他等任务很久了!
“那个军方要员到底是谁,朗姆会查出来,到时候谁去取得他走私的证据,要看情况,可能是他的人,也可能是我来安排人,不管怎么说,我们要负责接应,”池非迟拿出手机,给鹰取严男发送挑选好的信息,“在此之前,我们需要钱……”
鹰取严男疑惑,“钱?”
“难得出差一趟,顺便去赚点外快,”池非迟道,“朗姆的人在调查过程中,找到了可以获取资金的情报,那一位同意行动,朗姆提供情报、交易物,我们负责行动,除去提供给组织的资金,朗姆要七成。”
不打算五五分?
鹰取严男看了看池非迟,最后还是没说出这句话。
那边搜集情报是不容易,但他们行动也是冒着风险的,四六分成得有吧?
池非迟看出了鹰取严男的想法,“中途情报都由朗姆负责。”
鹰取严男笑了起来,“情报人员得罪不起?”
“算是,而且他也得给情报人员发酬金,”池非迟道,“另外,还有一个可以弄到炸药的情报,情报朗姆提供,能拿到多少炸药都归我们。”
鹰取严男点了点头,炸药确实很重要。
池非迟翻看着手机,“我这边还有一条可以弄到资金的情报,你去拿地图,等我给我母亲打个电话,我们先去个地方……”
“好!”
鹰取严男去房间拿地图。
逛景点那两天,池非迟买了不少地图,平时常见的地图,也有地铁线路地图、公路线路地图、景点地图……乱七八糟一堆。
他就说老板怎么买那么多地图,原来在这儿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