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5z9c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天降鬼才 武異-第1776章 設立的標準-gzwjm

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当华芙朵来到西厢书房,四名蟠龙众守卫,见她冷漠的态度,顿时就误会她是来行刺天宫鸢。
酿造这一现象的原因,华芙朵对天宫鸢全无好感,天宫鸢在她心目中,距离变成‘敌人’,仅有一步之遥。
两名蟠龙众武者出手攻向华芙朵,但令四人惊骇的是,他们尚未靠近华芙朵,就败倒在她的剑下,纷纷踉跄倒退……
四名蟠龙众武者非常惊恐的望着华芙朵,他们的武功很弱吗?
不!
负责保护天宫鸢的守卫,都是邪道中有头有脸的人,他们四人均是实战派的极峰武者。
但就在刚才,他们甚至看不到华芙朵出招,四人便败下阵了。
或许,华芙朵刚才根本没有出招……
华芙朵用一种极其微妙的举止,让他们预判到双方动手后的结果。
武者的观察力都很强,能通过一个微妙细节,判断出一个人的举动。
好比周兴云的肩膀微微动弹,华芙朵就能根据这一微妙的细节,得知他接下来会举起手。
刚才四名天宫鸢的护卫,正要出手攻向华芙朵,他们便开始预判华芙朵的下一步举止。
然后,在四名护卫的眼中,他们预判到的结果,他们脑海浮现的信息,全都被华芙朵一剑毙命。
四名护卫看不到华芙朵的剑招,但他们都预判到一个信息,双方动手后的结果,自己就会死……
再则是,他们能够预判到死亡信息,是华芙朵的‘剑境’传达的‘剑意’,故意让他们知道这个结果。
换句话说,华芙朵若不主动传达‘剑意’,他们甚至预判不到自己的死亡。
说白了,若非华芙朵手下留情,他们就连自己会死的,都不晓得。
四名守护踉跄后腿,是因为他们预判到自己会死在华芙朵剑下,下意识就规避,那置他们于死地的‘一剑’。
如果华芙朵的‘一剑’,不是预判中的幻想,而是真实的一剑,他们必死无疑。
幸好,这‘一剑’只是预判中的幻想,所以四名护卫只是吓出一声冷汗,踉跄后腿几步就完事。
四名护卫万分惊恐的时候,华芙朵已经走到书房门前。
摆渡庄内的蟠龙众武者,都对天宫鸢死心塌地,他们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天宫鸢。
因此四名护卫,即便明知道和华芙朵交手会死,依旧鼓起勇气拼死一搏。
“你们有眼无珠吗?”华芙朵察觉四人预判到死亡后,还想和她动手,不由冷着眉头质问四人。
华芙朵不在乎杀了天宫鸢的四名护卫,亦或者,华芙朵知道自己即便杀了四人,天宫鸢也不会为了他们找她麻烦。
天宫鸢的眼里根本没有他们……
四名护卫死了,天宫鸢只会觉得他们活该。
因为他们有眼无珠,没看到华芙朵挂在腰间的令牌。
华芙朵不杀四名护卫的原因,正是天宫鸢不在乎四名护卫的死活。
如果天宫鸢在乎他们的死活,华芙朵没准就恨屋及乌,拿他们的死
亡来告诫天宫鸢,让她离周兴云远点。
经由华芙朵提醒,守在书房外的四名护卫才发现,华芙朵腰间佩戴着天宫鸢的亲卫令牌。
于是乎,华芙朵嘭滴推开木门,进入了摆渡庄的西厢书房。
突如其来的声响,破坏了室内的宁静。
天宫鸢不温不火的抬头,看了闯入书房的华芙朵一眼。
当天宫鸢看到华芙朵的刹那,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意外,但这一抹‘意外’,很快就被难以言明的‘兴奋’取而代之。
他来了……他果然来了……
他……果然派人来求援了。
天呐!他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可爱,他竟然想救赎我,主动向我伸来双手。
“你不意外吗?”华芙朵迈步进入书房,天宫鸢对她的到来,仿佛一点也不惊讶。
屋外的四名蟠龙众武者,与天宫鸢眼神交流一番,便自觉地替两人关上房门。
“意外。我当然意外。”天宫鸢注视着眼前的华芙朵,此时屋内只剩下她们两人。
天宫鸢略显开心,仿若陷入独立世界,自顾自的说道:“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成为我的同伴。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他能在短短的几天内脱变。天啊!他的存在,他的变化,简直太令我惊喜若狂!如果不是他的觉醒,摆渡乡本该是我最好的归宿。”
天宫鸢得知武林盟和江湖协会交锋,周兴云出奇制胜后,内心第一次产生动摇。
确凿的说,是天宫鸢成为星神殿圣女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决定产生动摇。
天宫鸢为何动摇?
因为有某种东西,打破了她的欲望。又或者说,有某种东西,让天宫鸢更加渴求。
不对……或许,不能这么解释……
确凿的说,世界忽然出现了某种东西,引起漠视万物的天宫鸢兴趣……
这种东西比‘救赎’江湖,完成天下法治的期许,更能牵动天宫鸢自私的强欲。
因此天宫鸢动摇了!心痒了!
周姈向周兴云提供天宫鸢的情报时,有个信息是错误的,天宫鸢眼里只有‘救赎’,她会投身险境,救赎那些受苦受难之人。
这是一个误区,严重的误区!
但这不能怪周姈,周姈不是天宫鸢,所以她不可能百分百的了解天宫鸢。
天宫鸢本身就是个极端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她的自私与强欲,意味着她根本不在乎那些被‘救赎’的人。
只是,天宫鸢与普通的利己主义者不一样,天宫鸢的欲望是,通过‘救赎’别人来满足自己。通过改变世界,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从而来满足自己。
所以,天宫鸢不在乎他人的生死,只要未来变得更好,你们的牺牲,甚至是我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光荣的、死得其所的……
只有这样做,天宫鸢才会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
天宫鸢要救赎的对象,从来不是别人。
天宫鸢要救赎的对象,从来都是自己。
天宫鸢动摇了,她发现脱变的周兴云,行事
作风越来越像过去的自己。
不行!不可以!他不知道世人的愚昧,他天真的想法,终究会害惨自己!
虽然没有与周兴云见面,但天宫鸢扭曲的内心,却对周兴云萌生强烈且极端的支配欲、控制欲、呵护欲。
天宫鸢原定的计划,就是用自己的死亡,让仇恨激化,换来整个江湖的动荡。
天宫鸢甚至能预见,周兴云率领的武林盟,能在动.乱中获胜,最后为了不在重蹈覆辙,咏茗公主出面,由皇室下旨,让朝廷管制和约束江湖。
此后,元气大伤的中原武林,渐渐走向没落,江湖门派一代不如一代,最终消亡殆尽。
可是,周兴云的变化,让成为星神殿圣女的天宫鸢,有史以来第一次萌生异样的想法。
放弃眼前宏伟的计划,‘救赎’那个变成她的……‘自己’。
一想到这里,天宫鸢的内心,就如同沸水般躁动不已。
天宫鸢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天宫鸢很想去见周兴云,她想看一看,周兴云究竟为什么,会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天宫鸢想去看一看那个,最接近自己、甚至与自己拥有同样灵魂的存在。
可惜,理性却告诉天宫鸢,她不能这么做。
天宫鸢不能去见周兴云,也没有理由,在此时此刻去见周兴云。
天宫鸢有自己的计划,她一旦好奇的去见周兴云,命丧摆渡乡的计划,就会付诸东流。
今天没有荣光武者守在天宫鸢的身边,那是因为天宫鸢算到,凤天城和五腾灵蛇宫,很快就会来索取她的性命。
天宫鸢不想放弃她的计划,所以她不应该离开摆渡乡,去见一个本不该见的人。
但是,天宫鸢按耐不住,如果周兴云真的脱变,成为她的同类,那该怎么办?
天宫鸢无法放弃自己的同类,她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让另一个‘自己’得到救赎!
这就是天宫鸢一言难尽,极端与扭曲的情感。
最后,天宫鸢做出了一个决定,她给周兴云设立了一个标准,如果周兴云真的能够看透她的计划,派人来‘救赎’她(见面),天宫鸢就会放弃原定计划。
因此天宫鸢看到华芙朵出现,在端庄的意外过后,便露出兴奋之色。
他、果然派人来求援了。
“虽然是他让我来求援,但我们根本不需要援军。”华芙朵瞧天宫鸢面露兴奋,仿若洞察到她的内心,不由狠狠地朝她浇了一盆冷水说:“而且,他绝非你想的那样,更不可能变成你所期待的那样。”
华芙朵从天宫鸢的眼中,可以得到一个信息,那就是她们两人非常相似,都对这个冰冷的世界深感绝望。
映照在她们眼眸的世界,与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如果仅从这点出发,她们可以算是同类。
“我能感受到,你对我充满厌恶。不仅是因为我们是同类,更重要的原因,你在他身上看到了我。对吗?”天宫鸢漠不着急的盯着华芙朵,她知道华芙朵为什么讨厌自己,因为她触碰到她的逆鳞,让她视为精神支柱的人,蒙上了别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