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6al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詭異入侵 ptt-第0131章 你們每個人都要死!鑒賞-30pxf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如果仅仅是碰个车,或者那小子言辞不逊,江跃肯定不至于深究到底,他还没无聊到跟一个骚包二世祖死杠到底的程度。
可到了砸车这一步,明显就仗势欺人,无法无天了。
即便如此,如果对方肯低个头,认个错,正儿八经赔个车,江跃还是可以选择原谅,尽量不把事态放大。
可对方非但没有收手,反而变本加厉。
一批救兵搞不定,又叫一批救兵来。
第一批救兵都是些四肢简单,头脑发达的混子,再嚣张总还没触碰到江跃的底线。
当邓家老者带着那个汪律师赶到现场,性质才开始彻底变了,也是真正碰触到江跃底线了。
底线被践踏,江跃又怎么可能因为几句场面话就此轻易揭过。
你是权贵邓家也好,是平头百姓也好。随随便便一点小事就践踏他人底线,就得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老先生,如果你刚来的时候,场面话有这么好听,这事早就了结,根本到不了这一步。”
邓老面色有些难堪。
听话听音。
这年轻人的弦外之音很明显,这事还不能了。
“小友,老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这事确实是我们邓家孟浪了,车子的损失算在我们邓家头上。这个畜生,你要怎么责打才能出气,你就怎么责打。”
话还是那么好听。
责打?
当着这么多人面,你总不能真往死里打吧?
江跃却不上套,摇摇头:“我不需要出气,也没兴趣替你们邓家管教不肖子孙。”
“那小友的意思是?”
“我只要个说法。”
“小友需要什么说法?”
“你曾问我,信不信你一个电话,就能把我家庭情况摸个底朝天,事实证明,你的电话果然很好用。我想知道,你这个电话打给谁,谁又这么大方,能把我家庭情况一五一十给你透个底朝天?”
这才是江跃最介意的。
动不动就调查家庭,动不动就要威胁全家,这是江跃最厌恶的事情,也是他最无法容忍的底线。
云山时代广场,因为家人失陷,江跃不惜杀人,不惜单枪匹马去干几十个武装分子。
就是因为,那些人碰到了家庭这条底线。
所以,他必须要一个说法。
邓老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对付普通人家,这几乎是最简单的办法,对他们这种家族来说,根本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哪想到,今天就要在这种问题上栽了?
江跃并没有就此打住,目光又射向汪律师。
“还有你,没记错的话,你好像说我这辈子算是交代了,要我把牢底坐穿。还搜罗了一堆罪名。你作为律师,颠倒黑白,编排罪名,陷害好人,这是你的日常操作吧?”
汪律师一头大汗,结结巴巴,完全没了平日里那趾高气扬,振振有词的派头。
他不说话,并不意味着江跃就会放过他。
“你还说,我对权贵一无所知,对吧?现在看来,邓家好像真的很了不起?黑的你们能说成白的;寻衅滋事的,你们能说成受害者;无辜受害者,你们能让人把牢底坐穿。看来,我对权贵真的一无所知啊。”
“对了,你刚才还说,要给我看看我的家庭资料,对吧?来,这么多人在场,请汪律师展示一下你的惊人能量?展示一下你超强的人脉?几位警察同志,我没记错的话,户籍档案这些,应该也是你们警局管的吧?我很好奇,一个律师,没有任何官方手续,他是怎么做到的?”
几个出警的警员支支吾吾,也是尴尬不已。
“这个……是户籍科管的,跟我们治安这块不怎么搭架。”
“我就问他这样符合程序么?”
“按规定……这肯定是不符合程序的。也不排除队伍中有些临时工,不遵守纪律,缺乏职业道德。”
“果然是临时工!”江跃笑了笑,却没打算跟这些警察杠下去,“一码归一码,这个事不怪你们。当然,我也希望你们出警,不是因为报警的人是邓家,更不希望你们出警时,是带着某种使命来的。”
“不可能!我们出警,一切都符合程序,是正常执法行为。绝不可能有任何偏私。”
“行,那就请你们秉公执法,全盘了解一下情况吧。”
邓家老者这会儿进退两难,脸色阴沉得吓人。
他哪看不出来,这年轻人显然是要把事情闹大,而且要在他们邓家和警方之间下眼药,故意制造裂缝。
最要命的是,他们邓家固然不能轻易出卖泄露消息给他们的警方内线,而这些出警的人,也显然不可能再公开偏向他们邓家。
这个年轻人的意图,已经明显达到。
事到如今,装怂是装不下去了。
能屈能伸这一套,对方显然也不吃。
“小友,发生冲突的时候,谁还不说几句狠话?那都是场面上吹牛逼的话,何必上纲上线?”
“不,我不吹牛逼,也不觉得你是吹牛逼。老先生,我等你一个电话让我在星城混不下去。”
“你到底想怎样?”
“谁透露我的家庭信息,详细名字交给我。”
“不可能,自古没有这个规矩。”
罗处淡淡道:“这个简单,只要这个汪大律师有聊天记录,我们技术人员就可以轻松查到是哪些内部败类。”
“同理,汪大律师干了多少颠倒黑白的事,我们要挖一挖,应该也会有不少猛料?”
汪律师面色惨白,双脚一软,差点站不稳。
他常年为邓家服务,做了多少缺德事,他心里头太清楚了。颠倒黑白,草菅人命的事,着实干了不少。
正因为他给邓家办事,和权力机关打交道的次数太多,他更清楚,像行动局这种部门要查他,连他祖上八代有什么污点都能查的一清二楚,更别说他做的那些缺德事。
根本经不起查!
“几位警察同志,针对我行动局的袭击案件相关嫌疑人,我们行动局带走调查,你们没意见吧?”
别看罗处问得客气,那真的只是客气。
谁都不是傻子,这时候谁说有意见那就是脑残。
“罗处,你们行动局的执法行动,合理合法,我们不可能干涉。”
这个答复让罗处很满意。
一挥手,喝道:“还愣着做什么?带走!”
跑车车主,汪律师,还有那二三十个混子,全部被上了手铐,不断往车上堆去。
出发之前,江跃就提到了现场好多人,所以他们携带的手铐管够,车辆也管够。
行动局执法,还真没人敢叽叽歪歪。
真要不配合,现场击毙也是白死。
邓家老者那张老脸的肌肉抽搐着,目光射出怨毒之色。
当着他的面把人带走,这不单单是打她的老脸,也是踩踏邓家的招牌,打整个邓家的脸。
“警察同志,砸个车,顶多是破坏财物,他们这是不是过了?”邓家老者心有不甘。
“邓老,您得看砸谁的车啊。行动局的车,还真不能随便砸。这事啊,我看你们邓家还是得及早疏通,不要赌气了。”
不要赌气?
你特么说得轻巧。换作是你,你能不赌气?老脸都被人摁着打了,还能不赌气?
“警察同志,砸车就算是我们邓家理亏,但是这小子重伤了我邓家的安保人员。总不能一点事都没有吧?”
都已经撕破脸皮,邓老先生也自然不可能再忍气吞声,又将矛头指向江跃。
你不让我邓家好过,我还能对你客气?
几个警察却是心头恼怒,你这邓老头咋这么没眼力见?这都啥时候了,还想拖对方下手?
慢说人家一直是占着理的,就算对方有点过错,人家这个架势,还真能把对方怎么样?
你这一开口,不是把我们警方拖入泥潭,陷我们于被动吗?
不过,考虑到一向和邓家的和睦关系,这时候也不可能翻脸。
耐心解释道:“邓老先生,根据我们取证和现场目击者的说法,砸车的是你们的人,打人的也是你们的人先动手。对方只是正当防卫啊。情况已经非常清楚,就算我们要带人回去,也只是录个口供而已。”
神特么正当防卫。
人都打成那样了,难道不算防卫过当?
不过这个时候,跟警察同志争辩这种细节,那是自讨苦吃。
邓家老者虽然被怒火冲昏头,也不至于如此不智。
当下一甩脸,所以不搭理几个警察,阴厉的眼神盯着江跃。
“小伙子,得饶人处且饶人,你非要把事做绝,把路堵死。最好想一想,以后会不会有事落在我们邓家头上。”
“哦?这是新的威胁吗?跟之前一个电话让我混不下去是同一个细节吗?”江跃冷笑。
“咱们走着瞧!”邓家老者从没丢过这么大的脸,黑着脸,气哄哄上车走了。
现场的人,他一个都救不了。
对手他又奈何不了。
除了走人省得继续丢脸,也没有别的选择。
罗处哈哈一笑,走到江跃跟前:“小江,回头再给你送辆新车过来。对了,那笔酬金周局已经签字了,估计差不多就快到账。你要自己去买一辆骚气一点也行。”
说着,指了指停在边上那辆超跑:“像这样的?来一个?”
“跑车就算了,hold不住。其实我倒挺喜欢那款神车的。”
“神车?哪一款?”
“啧啧,罗处你真不接地气,神车五零红光都不知道么?”
“啥?”罗处惊呆,那不是几万块一辆的低端车么?
“怎么?嫌人家屌丝?你还真别嫌弃,这要是撞了碰了,或者像今天这样被砸了,至少没那么心疼不是?”
两人嘻嘻哈哈扯了一通,罗处才带队离开。
两人既没提到怎么处理这个事件,也没提到怎么对付邓家。合作这么多次,彼此间早有默契,一切都在不言中。
几名出警的警察也早就讪讪离开,这种场合,他们才是最尴尬的。被人一通电话叫来,才发现他们其实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场合。
保安队王队长全程围观,对江跃越发佩服。
不愧是上级特意交待要关照的对象。
瞧瞧人家这能量!
整个过程,这个年轻人甚至都没说过什么狠话。
不像那个邓家,威胁的狠话说了一大堆,前倨后恭,软话又说了一大堆,到头来,赔了人马还丢了颜面扫地。
这就是区别。
“江先生,您准备上哪?咱们道子巷别墅区有专车接送。已经给您叫了一辆过来了。”
王队长招了招手,远处一辆黑色大奔缓缓驶来。
还是s级的豪华车型。
跟那大几百万的骚气超跑确实不好比,但这个车典雅高贵这些气质,却是样样不缺。
“小项,今天你唯一的任务就是接送江先生,服务好江先生一家。”
遭遇了一桩糟心事,这个服务水平总算让江跃心里舒坦了不少。
只不过去榆树街商圈,步行也就十分钟,车程顶多三五分钟,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但架不住这服务态度,好说歹说就是要全程接送。
没柰何,姐弟三人只得上车。
几分钟后,姐弟三人来到榆树街商圈。江影忍不住感叹:“小跃,你说这道子巷其他业主,可能非富即贵,他们巴结巴结也就罢了。咱们平头百姓,人家一点都没区别对待,服务还是这么周到热情。这物业水平,我看整个星城都挑不出第二家来。这物业费得老不少吧?”
“物业费?”江跃一愣,讲真,他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你没问过物业费么?”江影有点紧张。这个服务水平,物业费能低吗?那么大一别墅,配上这么周到的服务,这物业费一年恐怕至少得六位数打底!
江跃却不这么想。
他总觉得,人家这个服务周到,绝不是馋这点物业费。
物业费再高,总也不可能太夸张。
“姐,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物业费什么的,不用操心。”
正说着,手机滴嘟一声,收到一条信心。
xx银行提醒您:您尾号0521的储蓄卡账户4月18日10时23分到账大章币10000000元,您的当前余额为……
“看看,一千万到账,咱不差那点物业费。”江跃扬了扬手机。
为了让姐姐安心,江跃拖着姐姐进入旁边一家银行,当场转账980万到她的账户上。
“姐,你是管家婆,这钱你管着我放心。”江跃根本不容姐姐推脱。
至于他本人,一个学生仔,账户上有个二三十万已经很充裕。
一千万到账,江影也一扫以前精打细算过日子的抠搜劲,难得大方一回,领着两个弟弟对着商场进行疯狂扫荡。
等他们大包小包扛出来时,发现大奔后备箱远远放不下。司机小项很懂事,立刻呼叫援助。
姐弟三人还没尽兴,请小项他们把大包小包先送回道子巷别墅。
他们三人则找了一家饭店,美滋滋地搓了一顿。
有钱的感觉就是豪横,花钱的感觉就是舒坦。
一向勤俭持家的江影,难得放肆这么一回,狂野程度甚至让江跃都有些始料未及。
吃完大餐,江影似乎还意犹未尽,提出要去看电影。
姐弟三人刚走了几步,前面忽然看到有人朝前面快速跑去,似乎前面有什么热闹看。
江跃朝前头张望了一下,见到前方几栋写字楼的楼下,竟已经聚集了一大堆人。
这几栋写字楼在星城也算是地标建筑之一,非常有名。
“发生什么事了?”
“过去看看。”
等他们三人走近,现场足有几百个围观群众聚集。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望着其中一栋写字楼。
在二三十楼的位置,有一扇玻璃窗被推开,一名年轻人坐在窗台上,一脸惶恐绝望,脸上满满都是生无可恋的样子。
“小关啊,你可千万别想不开,想想你家人,你要是想不开,他们得多伤心?以后余生的日子还怎么过?”
写字楼下,有人焦急劝道。
江跃顿时看明白了,这年轻人是要跳楼?
楼下劝他的那些人,都是一身差不多的职业装,显然是这年轻人的同事。
“小关啊,世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到底发生了啥事?你跟哥说说啊。要不这样,晚上咱们去喝酒,哥请你。没有什么事是一顿酒不能解决的,要是解决不了,咱就再来一顿!”
“笑姐,李哥,你们别劝了。我……我真活不成了。你们信吗?这个世上,真的有鬼!白天夜里,这个鬼一直一直在我耳旁碎碎念。啊!啊!啊!”
年轻人情绪崩溃,疯狂地用拳头捶打自己耳朵。
脑袋疯狂地左右晃动,那个幅度之大,甚至让人担心他把脖子都扭断了。
“小关!你冷静点!”
“小关,别这样,你先冷静一下!”
年轻人一脸惨然,手上的动作虽然慢慢停下来,但是脸上那痛不欲生的样子,却表明他确实已经没多少求生欲。
“有鬼,真的有鬼……鬼在缠我,它这是要活生生折磨死我!你们不懂,你们永远不会懂。白天上班,晚上睡觉。这个鬼永远在我耳朵旁低语……它说,你们每个人都要死,你们每个人都要死!”
你!们!每!个!人!都!要!死!
年轻人的语气越说越急促,语速越来越快,表情也越快越诡异。
不好!
江跃暗叫一声。
不好的念头刚转过,那年轻人已经跟断线风筝似的,一头栽了下来。
嘭!
二三十楼的坠地之势,场面之惨烈可想而知。
四周一片惊惶失措的尖叫声。
江跃黯然转身,不忍看这惨烈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