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5nch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笔趣-371 給個機會展示-hnn89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晨曦的阳光是如此的温暖,泡在水里好几个小时的张凡和吕淑颜这时候才感觉到有点寒冷。特别是紧张过后的白毛汗,小风这么一吹,感觉穿的是塑料套装。
“现在终于好点了,刚冻死我了,我回去要先洗个热水澡再上班!”吕淑颜眼睛也不看张凡,就是好像在自言自语。
估计还生气呢,生气下飞机的时候,张凡吼她了。不过现在人家是功臣了,张凡也不怎么在意。
两个孕妇躺在担架上固定以后,有两个男护士就上不来了,没地方了。
张凡看了看飞机下面的人群,其实他想说:“咱们现在回去能洗澡,能休息,可下面这帮孩子还在水里泡着呢,不知道要泡多久。”
一群青涩的脸庞上,微微如豆芽的胡须,无时不刻的提醒着,他们才刚刚成年。
不过在转头看看趴在母亲身边已经贪婪的吮吸的孩子,还有一脸慈爱的产妇,张凡心里也觉得挺自豪的。
人啊,其实就这样,你不搭理她,她还着急,你一搭理她,她反倒会鄙视你。
张凡看孩子的时候,坐在身边的吕淑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悄悄说道:“你也饿了?”
……
清晨,当张凡他们进入茶素上空的时候,上班的人们也已经走在了单位的路上,车叫人喊,让刚从山区回来的张凡他们立马感觉到进了人间。
薛飞也看到了天空中的直升飞机,看不到也不行,太大了,半身的彩条,而且欧阳有强烈要求把医院名字贴在飞机上,老太太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是担心政府借走不还呢,还是担心陆航的飞行员给开跑了,反正飞机弄的花里胡哨的,就如同过年回老家的时候,一辆大奔驰,S级别,就是感觉特别长的那种。
原本一副霸道总裁的架势,结果,车主就和欧阳一样,深怕别人不知道这飞机是她的,然后直接在奔驰上面挂了一副对联。
茶素的飞机就是这种感觉!
薛飞现在也买车了,买了一辆牛头汉兰达,他现在是紧跟张凡,酷路泽买不起,就买了一辆汉兰达。
当然了,就算买的起也不能买!
“看,看,快看,这就是我们科室的飞机,看,比二十师的飞机大多了,也就是我们的飞机没挂武器!”
他现在自己开车上班,顺路把医院对面其他单位的邻居也捎带上了,当然了车费还是要给的,这家伙打的精的很。
几个人不得已,装着给面子一样,扒在车窗上看着飞机。
“这飞机是去哪了!”其中一个人问道!
“哦!我让他们出去飞了一圈,老放着对机器不好!”薛飞牛皮吹的天响,其实心里也嘀咕,这干嘛去了啊,科室里怎么没人通知我呢!
也就是身边的几个人都是厚道人,要是遇上个刻薄的,一句,下周我亲戚结婚,您能让飞机飞一趟吗!
回到单位,张凡洗了个澡,头有点昏,没睡好,做完和邵华拼了半天睡的晚了一点,结果半夜就被喊了起来。
可他还不能懈怠,今天事情特别多,首先是和煤城的医院要签合同了。
前期谈判是欧阳带着政府的人去和煤城的领导洽谈,但现在签字必须张凡亲手写。
还有就是肛肠实验室前几天好像有了点发现,赵燕芳骄傲的给张凡通告了一声,主要的意思其实还是想要钱。
张凡心里也纳闷,“怎么不和小丸子们要,一点脑子都没有,博士怎么考上的。”
烦躁的事情还很多。昨天快下班的时候医保局的李局长给张凡打电话,含蓄的说了一下:“张院,好几个科室的药品比有点太高了!”
人家这是给张凡面子。张凡今天还要处理这个事情。
“老陈不行,这家伙去了只会帮着医生掩盖证据。高主任,高主任今天还要去政府开会。任书记就算了,二把手出面有点太重了。让老居去吧!他也爱干这种事情。”
张凡一条一条的锊着今天要干的事情。
没多久,陈生来了,“张院,您怎么没去休息一下,我也是刚知道,您昨晚又出急诊了。”
陈生一边说,一边给张凡泡茶。
按说,一个副院长天天给常务院长泡茶,说出去,这个副院长估计都丢人的不行,可老陈就不,没事人一样。
一说,他就会说,什么院长,就是咱老大看我鞍前马后的给了帽子,其实还是医务处主任!
老居就学不了他这一点。
“张院,还有个事情给您说一下,国际骨科年会今年在连大召开,给您发邀请函了,八月一号,您去不去,我给他们回复一下。”
“往年不都是在国外吗,今年怎么选了连大?”张凡有点纳闷。
“估计大佬们也像吃连大的水饺了!”
老陈笑着逗张凡开心。
“要是国外就算了,太远了,既然在国内,你就替我给人家回复一下,我参加。”
“好的!”泡完茶的陈生,拿着笔记本记录。
记录完了也不走。“还有事?”
“您还可以带一名助理,原本想着让高院长去,您也知道政府那边离不开,您带了其他骨科的人,高院长心里又难受!”
“嗨,你的意思呢!”
“我陪您去吧!”
……
打起精神,张凡忙了一早上。抽空还去泌尿科做了台前列腺的手术。
下午了,快下班了,张凡才想起凌晨的时候救了两产妇呢。
原本回家的他转道去了产科。
医院,所有的科室,都没有产科有生气。真的,人的感觉特别明显。
别看产科楼道里小护士们大呼小叫的,“九床,说你呢,让你输完液就抓紧时间走一走,你坐哪算走吗!”
“你会不会喂奶啊,你把孩子都呛着了。”一个未婚的小护士,抓着孩子给一个刚生产没多久的孕妇教授怎么喂奶呢!
但,不管患者还是家属都是一副认认真真倾听的架势。
已经生了孩子的,年轻的爸爸们,提着奶瓶,一边时不时的就会露出情不自禁的笑容来。
而还没生产的年轻丈夫们,要不是就听着老婆骂,要不就挨护士说,或者在产房外搓着手,听着里面的惨叫声。
可,这种环境反而让张凡心里宁静了片刻。
这就是生机盎然。
“没事,你去忙你的,我就看看今天早上急诊入院的产妇。”张凡虽然对值班的医生这样说。
值班医生当然不会当真。
“挺好的,早上大风大雨的,两个孩子到医院后,竟然连一声咳嗽都没有,吃了睡,睡了吃,可健康呢!”
“那是你们工作做的好,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我到时候给你们主任说一说,给你们加点奖金!”
张凡也凑趣的说一句。
虽然张凡在他小医生的时代呆的时间比较短,可也是经历过的,他知道小医生们的心酸和苦楚,所以有时候,人家在乎的不是上级怎么样,其实就是一两句暖心的话。
这一点,张凡是从老高身上学来的。
不光医生,还有护士都陪着张凡走向科室的病房,没多久,妇产科的副主任也赶回来了。她刚下班,还没走出医院呢,科室里面的人就打电话。
“主任,院长来了。张院来了!”
妇科一副主任,产科一个副主任,两人掌总四个科室,大主任一般都是上门诊。然后两个副主任每半年换一次角色。
“张院,两个孩子和大人都挺好的!”副主任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你看你,都下班了,还回来干嘛,我就来看看,你快回家给你家老公孩子做饭去。”
张凡对着赶来的副主任说道。
“嘿,看张院您说的,稍息立正我还是懂的。孩子在奶奶家,我家那口子在食堂自己凑活。我一般晚上没手术就吃点水果。”
“哎,也是难为了你,有家顾不上,有娃管不了。”
真的,张凡只能这样说了,他什么忙都帮不上。
在她的这个位置上,只有拼尽一切才有机会登顶。几个副主任,谁拼的最厉害,谁就最有机会登顶。不然,就是枉费了多年的努力。
医疗上总有这么几个坎,从实习医生到住院医生的执业考试一个坎。从住院医到主治时能不能当上住院总是一个坎。
从副高到正高一个坎。如果一切顺利,登上了科室的副主任职位,那么这个时候才是人一辈子的揪心的时候。
真的,这个位置太难了。既要表现的很有才干才能技术,还不能让主任觉得你对他有威胁。
张凡和副主任聊了几句,就进了病房。
是个双人间,二虎的老婆看到张凡后,挣扎着要起来。
“你快快躺着。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都好着呢,谢谢你啊医生,要不是你和吕医生,我们母子。”说着说着女人眼圈红了。
“这是我们张院长!”副主任立刻解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