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m24y精华都市小说 無雙庶子 起點-第一百六十章 跟着長安下注相伴-fjp5t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在几个禁军将士的带领,或者说是控制之下,年仅十六岁的赵奕,高举圣旨,咽了口口水,迈进了剑拔弩张的大营。
侯敬德与种玄通,同时把目光看向了这道圣旨。
两个人的想法是不太一样的,尤其是侯敬德,现在极其紧张。
种玄通作为这一次防守的主将,多半已经知道了现在京城的局势是个什么模样,也知道皇城很可能已经陷落,但是侯敬德从昨夜到现在,一直待在左营大营里,天色刚刚亮起来,他还没有来得及收到任何消息的时候,种玄通就带人闯了进来。
此时的他,丝毫不知道皇城里是个什么情况,也就是说,对于这位侯大将军来说,这道圣旨就是来宣判他是生是死的。
种玄通紧皱眉头,没有说话。
赵奕深呼吸了一口气,举着圣旨展开,他也不让大营里的人跪下,直接张口就念。
“诏曰……”
圣旨的格式大同小异,绝大部分的字数都是废话,只有少数几句是有用的。
赵奕继续读道:“柱国大将军,太傅李信,领义军进京,涤荡乾坤……”
听到“柱国大将军”几个字之后,原本颇为紧张的侯敬德,骤然放松,心里一阵狂喜,圣旨后面再有什么内容,他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这个身材高大的黑脸将军,哈哈大笑。
他的笑容里,满是胜利者的快意。
因为他知道,这场类似当年壬辰宫变的豪赌,他再一次下场,并且……再一次赌赢了。
反观另一边的种玄通,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赵奕咬着牙,继续念下去。
“令京中各营,所有大晋将士,就地卸甲,上缴兵器,原地待命,不得再有……”
听到这里,种玄通再也忍耐不住,这位老将军脸色阴沉,冷冷的说道:“哪里来的娃娃,竟敢假传圣旨!”
赵奕尽管还是个少年人,但是他本来就聪慧,这段时间又在京城里经历了不少事情,心智眼界都已经远超同龄人,听到了种玄通的喝问之后,他心里虽然紧张,但是脸上却没有半点惧意,而是扬起了手中的圣旨,沉声道:“种老将军,这是尚书台拟出来的圣旨,尚书台加了印,天子也加了印,老将军莫非要倚兵自重,悖逆圣旨不成?”
种玄通怒喝道:“分明是你们这些胆大包天的反贼,闯进了禁宫之中,裹挟尚书台与天子,写下了这等不知所谓的圣旨。”
赵奕毫不畏惧,对着种玄通大声道:“种将军,天子已经同意退位了!”
“最多明日,六皇子就会进京嗣位,到时候元昭朝的一切都会被推倒重来,如今已经有人带着圣旨去接手禁军右营,禁军右营可没有第二个种将军,用不了多久,就会卸甲待命。”
他看向种玄通,沉声道:“有贺将军在,禁军右营甚至立刻就会倒戈相向。”
说到这里,赵奕看了看种玄通,又看了看种玄通身后的三个折冲都尉,面无表情:“老将军一人固执求死,无人拦得住,但是老将军一定要带着一半禁军右营的人一起去死么?”
“死的人已经够多了。”
赵奕高声喝道:“大将军已经说了,此时禁军主动卸甲上缴兵器,日后我等还是同僚袍泽,若是执迷不悟,以后便是仇讎!”
“天子正在拟退位诏书,等新天子退位,尔等便是新朝的反贼!”
禁军左营的人,本来就有大半倒向侯敬德,只不过因为种玄通身负皇命,才有三个折冲都尉选择站在种玄通这一边。
但是归根结底,他们是站在朝廷这一边。
如今……朝廷已经落入了西南军手里。
听到赵奕这一番话,这三个人都眉头紧皱,站在原地犹豫不决。
另一边的侯敬德,这会儿也已经平静了下来,他脸上仍旧带着笑容,对着种玄通以及种玄通身后的三个折冲都尉,咧嘴一笑:“诸位,你们都是忠于天子的,如今天子已经下了让你们卸甲的诏书,用不了几天,天子都会换人来做,你们真的要为此而死么?”
侯敬德呵呵一笑:“你们死的痛快,你们的妻儿老小,又当如何?”
“本将可是认得他们的。”
侯敬德在禁军左营待了这么多年,这些部下住在哪里,有几个孩子他都心知肚明。
听到侯敬德这番话,种玄通身后的三个折冲都尉,都变了脸色。
身为军人,为天子而死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以前为天子而死,死后有抚恤,自家的儿子可能还能因此进入禁军,但是如果天子换了……
自己这些人死在这里,就会变成反贼,家里人不仅拿不到抚恤,还可能会受到牵连!
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折冲都尉,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褪下衣甲,把手中的长刀也扔在了地上,然后主动跪在侯敬德面前,叩首道:“将军,末将方才多有得罪……”
侯敬德仍旧带着笑容。
“不妨事,迷途知返,尤未晚也。”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很快三个折冲都尉已经统统卸甲,站在了侯敬德这一边。
这样一来,左营所有的折冲都尉都已经站在了侯敬德这一边,这道圣旨很快下发了下去,禁军左营剩下了四个折冲府,每个人都卸去衣甲,上缴兵器。
虽然名义上是“原地休整”,但是实际上他们已经做了西南军的俘虏。
不过这些禁军并没有犯什么错,新朝建立之后,他们依旧还是禁军。
身边的人纷纷倒戈,种玄通脸色出奇的难看。
很快就有想要“立功”的人,冲了上来,用牛皮绳把种玄通给绑了起来。
侯敬德心情大好,上前拍了拍赵奕的肩膀,笑着说道:“多亏小兄弟你来得及时,不然老夫命可能都没了。”
赵奕连道不敢。
侯敬德左右看了看,没有见到李信的身影,于是开口问道。
“李大将军呢?”
“回老将军,义父就在营外,这会儿见到禁军将士卸甲,应该很快就会带人进来了。”
“原来小兄弟是长安的义子,难怪你身上有一些他的影子。”
侯敬德再一次打量了一眼赵奕,呵呵一笑:“少年人前途无量啊。”
“老将军夸奖。”
侯敬德眯了眯眼睛,笑着说道:“我与你义父是故交,用不着这么生分,你要是瞧得上老夫,便喊一声伯父如何?”
赵奕退后两步,对着侯敬德毕恭毕敬的拱手行礼:“晚辈见过侯伯父。”
“好一个聪明的少年人。”
侯敬德抚掌称赞:“将来成就一定不差。”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李信已经带人闯了进来,侯敬德见到李信走来,连忙迎了上去,满脸笑容:“恭喜大将军,贺喜大将军。”
李信摆了摆手。
“没有什么可恭喜的,老兄无碍罢?”
“我当然无碍。”
侯敬德这会儿心情大好,脸上一直带着笑容,他笑呵呵的说道:“事实证明我没有看错,跟着长安你下注,总是能赚的盆满钵满。”
“十几年前如此,今日亦是如此。”
李信脸上也露出一个笑容,开口道:“今日非是老兄,无论如何也不会有这般顺利。”
“回头给老兄你记一个先登之功。”
侯敬德哈哈大笑。
“那就……多谢大将军赏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