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tr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諸天萬界監獄長 線上看-第四十八章 北原王家相伴-77yxi

諸天萬界監獄長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監獄長
北原王家,唐锋对它的评价就是个:实力不咋地,比谁都嚣张。
“我儿王腾有大帝之姿!”
这是王家家主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别人都是坑爹,他却是坑起儿子来毫不客气。
“我哥是王腾,你们则都是一群渣渣,只配给我们为奴为婢,还不赶紧过来下跪磕头!”
小弟王冲更是个嚣张跋扈近乎癫狂,因为这种态度,招惹到真正的天地主角叶凡,为王家的灭亡种下了祸根。
再加上王腾本人的性格缺陷,败家一般耗光了原著中最接近位面之子的超强气运,最终落得个悲剧收场。
而现在,还不等叶凡成长起来,王家人便早早地遭遇了唐锋,他们的命运又会有怎样的改变?
“就看他们接下来怎么作了。”
唐锋已经在心里给他们草拟了一份判决书:作的轻,抓进监狱搞个几百年的劳动改造;若是作的重了,并且无趣,还没有什么新意,那就甭活捉了,就在这铺子里直接灰灰掉吧。
“十万斤源?这东西,我要了!”
王家家主刚一亮相,便针对叶凡开出来的这株宝药下了海口,会不会真的掏钱买这不一定,谁都看得懂,明摆着就是来找茬的。
“你想买?”
叶凡眉毛一挑,立即怼了回去:“我说过要卖吗?”
但紧接着语气一转:“不过你若是现场拿出来十万斤源,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增寿几十年的宝药,能卖到十万斤源,也算是利润不小的一笔交易了,叶凡正好面临晋级关卡,需要吞掉价值百万斤源的珍贵物资。
先把钱赚到手,后面,他们若是不长眼招惹了唐大哥,这株宝药说不定就转而落进唐大哥的口袋了。
反正,怎么算咱哥俩儿都是稳赚不亏的……
“你就是叶凡,人称叶遮天?”
王家家主身边的黑衣青年冷冷开口,每一个字的吐音都似乎蕴含魔力,带有刀锋之音能够直刺他人脑域。
这就是王腾了,身姿雄伟,相貌不凡,只看外表就会给人一种感觉:确实有那么几分天人之姿。
说不清为什么,一见到叶凡,王腾就觉得心里不爽,有种难以描述的怪异别扭,好像是遇到了八字不合的命中宿敌。
同样的,叶凡也有了类似感觉,尽管表面平静,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心里面却在暗暗嘀咕着一些东西。
唐锋无声一笑,立即给叶凡心灵传音:“没必要想太多,因为,这小子压根没机会变成你的磨刀石了。”
他们不可能过得了我这一关,后面也就不会再有原著中那番命运纠缠。
一见到王家家主那张欠踩的大饼脸,唐锋立马有了决定:现场收拾你们,不留给叶凡了。
叶小子找其他对手磨砺兵锋吧,反正他身为主角,走到哪里都会麻烦不断,也不差这一波王家父子了。
“大胆!”
王腾身后一个王家青年蹦出来高声怒斥:“我堂兄问你话你,你竟敢不加理会?”
王家人都是这种德行,近几年里,上上下下已经养成了走到哪里都会摆出来‘北帝王腾’这副金字招牌的习性习惯。
不过嘛,此刻这姜家石坊后园里的上百位观众,则都是齐刷刷心中一突:好嘛,又来了这一出!
不久前,摇光圣子那一伙就因为‘竟敢无礼’这一茬惨遭教训,大活人被现场变成了一只狗,到现在还有凄厉无比的犬吠声隐隐约约绕梁不绝呢。
你们王家,这又……
唰!
众人视线一转,全都聚焦到唐锋身上,都在无声询问:是不是又要把这个王家青年变成狗了?
这次定要看个清楚,看个仔细,你到底是如何办到的。
不急,不急!
唐锋面无表情,平静无波:我的心思,岂是你们能够猜到的。
并没有施展任何法术,唐锋只是代替叶凡,反问对方:“你就是那个奇遇不断,年纪轻轻就有着北帝尊称的王家大公子,王腾?”
“正是!”
王腾倒真是不在意谦虚为何物,神色坦然地点头承受了:“只知道你是叶凡的兄长,却不清楚你的尊姓大名。”
“唐锋!”
唐锋倒是第一次在‘公众’面前道出自己的真实姓名,估摸着会在几日内传遍整个北斗,针对他的通缉令也会调整到更为全面更为精细。
“好,这名字,我记下了。”
王腾的神情语气,清冷中透着一种傲然,貌似能被他记住姓名就会是别人的莫大荣幸。
“王腾,咱们都不是俗人,就不要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了。”
唐锋却是个语气舒缓,心平气和:“你们王家,肯定是冲着荒塔而来,千方百计就想跟我扯上点瓜葛是不是?”
王腾神色微动,却不作声,算是默认了。
唐锋又问:“省去啰嗦,直接说吧,打算怎么搞?”
“赌石!”
王腾微微点头,眼神稍有变化,针对唐锋的直爽,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赞赏:“你们来源石坊,就是来赌石头的对吗?我们王家,可以和你们对赌,而且这赌注嘛,不放玩的稍大一些。”
所谓对赌,就是比一比,哪一方从这些源石里开出来的东西价值更高。
胜利一方,将会获得提前约定好的所有赌注,包括现场开出来的宝物,以及另外约定的某个物品,例如唐锋手里的荒塔。
很显然,王家打定的就是这个主意:输赢并不重要,关键是,能够以这种方式确立合理合法的债权关系。
甭管你欠我的,还是我欠你的,都属于你我两家的私人恩怨私人纠纷了,其他人,其他组织,其他势力,都就没理由掺和进来了。
毕竟是要与天下人竞争,能有个名义上的说法,总好过啥都没有,赤果果的强盗嘴脸。
宝物有缘者居之,我们王家,就是缘分最深因果最大的那一家,谁都挑不出太大毛病来。
我先来的,其他人都在后面排队等着吧。
“对赌?”
唐锋做出稍感意外的神态表情,看看叶凡,问王腾:“这方面,叶凡已经名声在外了,你有信心赢得了他?”
先不说我提前埋好的十几块作弊石头,就叶凡这几年的心黑手辣,在赌石场上坑惨了多少对手,让他们倾家荡产输个精光。
你们王家,还敢睁着眼往坑里跳?
“我有!”
回答者却不是王腾,而是一个身穿青袍,留着长须,面色阴沉一副苦大仇深的中年人。
“鄙人沈云河,代表王家发起挑战。。”
这中年人目光阴沉,注视叶凡:“半年前,我师弟白云轩曾败给叶凡,今日前来挑战,只为证明,我天风门才是源天书的最佳继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