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im7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頭狼 起點-3857 耍酒瘋相伴-0hybz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目视我脾气暴躁的挂断电话,贺来似笑非笑的咧开嘴巴。
“你说你本来挺帅个小伙,现在越瞅越没人样了。”我侧脖朝撇撇嘴:“行了,你想表达的,我都听明白了,这事儿晚点再研究吧。”
贺来眨巴眨巴眼睛:“这是要下逐客令喽?”
“不然呢,我还请吃顿满汉全席?”我没好气的反问一句,随即推开车门准备下去。
“诶,等等!”贺来一把拽住我,慢条斯理的从旁边的手包里摸出一把纯黑色的九二式手枪,笑了笑道:“拿着玩,你现在比我更需要家伙傍身。”
盯着他递过来的家伙式,我没有马上接起。
“这东西上头做不了任何手脚。”贺来直接塞到我怀里,皱了皱鼻子道:“除了你身边那群兄弟以外,我应该是这个世界最盼望你能安然无恙的,只要你头狼一天屹立不倒,那我就能稳稳当当的躲在你们身后。”
“嗡嗡嗡..”
说话的空当,我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看到是叶小九的号码,我迅速接起。
“啥情况啊朗总,一桌人都等你呢,咱就算对李响再有意见,也不至于表现得那么明显吧,快点回来昂,不然旗哥脸挂不住。”叶小九声音压的很低道。
“行,知道了。”
结束通话以后,我朝贺来轻声道:“明晚上约个时间把李倬禹一并喊出来,咱们喝点吧,跟特么你们这号人打着打着,居然打出来感情,操!”
要说人这玩意儿有时候挺是有意思的,朋友和敌人之间的身份转换真的很难去定义,朋友不一定肝胆相照,可敌人却绝对知根知底。
就譬如我和李倬禹、贺来的关系,从利益的角度出发,我们恨不得马上弄死对方,可如果就事论事,我们可能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对方的底细和想法。
如果换个时间和地点,我想我们真有可能成为哥们。
“哈哈哈,心里燥得慌啊?”贺来笑容满面的点头:“你的烦恼我也有,原本以为多认识几个姚军旗那号存在,可能会畅通无阻,结果到头来却发现,这帮逼鸡毛事儿给特么办不了,还得天天给面子。”
我感同身受的吐了口浊气:“你这话一点毛病没有。”
“撤吧,明晚上见面再说。”贺来拍了拍我的大腿,眼珠子同时瞟向他刚刚塞给我的“九二式手枪”,掐着嗓子道:“慎用,三年严打马上结束,到时候各方面都肯定会提高警惕,搞不好一点小事儿就能迅速发酵。”
“谢了!”我接过沉甸甸的家伙式把玩几下,随即藏到怀里。
打车里下来,目送贺来走远,我这才长吁一口气。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我真差点拿贺来当成哥们,不过我们彼此都清楚,那只是幻想,我们从根上讲是同一类人,所以最终的诉求也殊途同归,我们早晚还得在刀剑相向,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再次回到餐厅里,李响、姚军旗、叶小九和高利松正有说有笑的推杯换盏。
“我寻思你拉黄河去了。”叶小九朝我使了个眼神,忙不迭招呼:“麻溜坐下,刚刚响哥还说要跟你好好的道个歉。”
我满眼迷惑的出声:“啊?道什么歉?”
“还是马科的事情。”李响昂起脑袋,表情正经道:“朗朗啊,马科的事情,我必须跟你好好赔句不是,当时我真是一时间鬼迷心窍,轻信他的花言巧语,直到前段时间才刚刚知道,这家伙竟然是几年前就挂在通缉上的郭江,唉…为了他,咱们还差点闹僵,是真的不划算。”
“过去的事情,咱们不提了响哥,也怪我当时脾气急,没跟你好好的解释清楚。”我立即摆摆手,同时端起高脚杯:“响哥,我是个笨人,也不太会说好听话,咱们全在酒里面了。”
“来,一块吧,都是哥们,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鹏城总共就这么大,大家共同努力,保持和谐,至少让响哥在这一任期间高枕无忧哈。”
叶小九和高利松也很有眼力劲儿的出声,几只盛满鲜红酒液的高脚杯“叮!”的碰撞在一起。
看着李响的嘴巴轻碰杯壁,我猛不丁开口:“诶响哥,郭老三从杭城医院趁乱跑了,您听说这事儿没?”
李响的喉结顿时间剧烈鼓动几下,眉头拧成一团,不过很快又舒展看来,他先是慢条斯理的放下酒杯,然后矜持的抹擦一下嘴角,笑呵呵道:“我还真不太清楚,不瞒你们说,我至今都没去过杭城,更别说在那边有什么熟人了,消息闭塞的全靠新闻。”
“响哥,您说马科处心积虑的隐藏自己,还试图借用您的名号,究竟是图点什么?”我也抿了一口酒,继续道:“您可能不知道,当时我抓到他时候,他告诉我,他是替您干活的,我特么想都没想,一嘴巴子差点没给他脑门子踢骨折,这不纯属扯淡呢,我响哥什么身份,怎么可能跟那类垃圾为伍,干如此龌龊的事情!”
“小朗..”姚军旗不满的冲我瞪了一下眼。
“响哥你千万别多想哈,我不是说你,就是不齿于马科那种明明有求于你,却还一个劲往你身上泼脏水的垃圾!”我佯做没看到姚军旗的模样,端起酒杯又朝李响晃了晃,接着轻扇自己一个嘴巴:“看我这破嘴,已经说过去了,我咋一个劲提呢,奶奶的,受委屈就受点吧,又不是啥大事儿,旗哥你随意,我干了哈。”
说罢话,我仰脖一口将半杯子红酒倒入口中。
“都忘了你这家伙不能喝红酒,才喝两口又开始迷糊了。”叶小九忙不迭拉住我胳膊,挤眉弄眼的示意:“旗哥、响哥,王朗对红酒过敏,一喝就多,我把这茬给搞忘了,咱们要不今天就先到这儿吧。”
一边薅扯我,叶小九一边凑到我耳边规劝:“差不多得了,有的话不适合放在桌面上说。”
“什么特么李响是马科他哥!”我突然一把推开叶小九,急赤白脸的站起来吆喝:“马科算个什么玩意儿,能跟响哥相提并论吗?”
站起来的时候,我身影摇晃一下,往后踉跄几步,而后满嘴喷着酒气,盯盯注视着李响的眼睛:“响哥,咱哥们之间不说二话,我就想问问你,如果有一天我抓到马科,你会不会继续庇护!”
桌上的气氛瞬间变得严肃无比,李响一语不发,姚军旗的眼珠子瞪的堪比龙眼一般溜圆。
“喝多了,绝对喝多了!”
“快走吧,酒桌不谈江湖事。”
高利松见状不妙,赶忙配合着叶小九拉拽我。
“好了,别闹了小朗。”姚军旗深呼吸一口,朝我努努嘴:“不管好坏得失,今天到此为止。”
“响哥,有传言说马科能从杭城医院逃走,全靠你里应外合,您说是不是真的?”我再次无视姚军旗,摇摇晃晃踱步到李响的面前,一只手直接搭在他的肩膀头上。
姚军旗“蹭”的一下站起来,虎着脸低喝:“我说别闹了,你听的懂吗!”
“我说我想抓到郭老三,你听得懂吗!”我面无表情的龇牙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