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yfb火熱連載小說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第兩千三百三十一章斑紋鑒賞-zztmf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小說推薦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刀匠村内,一片狼藉,上弦肆主攻村子中心抓村长,上弦伍去边缘寻找藏宝之地。
炭治郎和祢豆子也被分开,不得不面对两倍于自己的敌人。一共四只天狗,两兄妹每人对两只,压力很大。
杜兰看着战斗,表示:“这四只天狗其实完全可以杀死对手,因为他们都是远程攻击,而炭治郎和祢豆子并没有足够的远程招式。”
继国缘一不由点头:“血鬼术最难对付的确实是远程攻击,只要鬼在刀的攻击范围之外发动攻击,猎鬼者就很危险。”
四天狗都是远程攻击、范围攻击,炭治郎不得不在树林里以大树为掩护躲避。不过大树也挡不住天狗的攻击,百年大树也撑不了一招。
“我去了。”继国缘一表示自己要出手帮助昔日好友的后人。
杜兰看着继国缘一以稳健脚步下山,心想去帮好友的后人,也不帮哥哥的后人?这场战斗两个战场的猎鬼者都和继国缘一有渊源。
那个霞柱时透无一郎和继国缘一有血脉亲情,他是继国缘一哥哥的传人,不过家族落没,现在他孤家寡人,连记忆都不完全,只是一个普通的天才。
时透无一郎是得不到支援了,他得自己对付壶鬼。
一开始时透无一郎显得没有什么精神,因为记忆不完全,他也没有什么很强的动力去战斗,被壶鬼压制了。
战场中有一个小作坊,里面传来了磨刀的声音。
虽然战斗的爆炸声、碎裂声很吵闹,但磨刀的声音却毫不动摇,只是有节奏地一点点地响动,不被任何外物影响。
此时此刻刀匠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重现战国宝剑的光芒。
原来从机关人体内取出的宝刀被小朋友送到了炭治郎的刀匠手里,由他打磨。
上弦伍也被这磨刀声吸引,发现刀匠现在是聚精会神,就算受伤了也不会停下来。
“如此的集中力,没想到区区人类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鬼也很佩服这个刀匠,不过人鬼不两立,上弦伍最喜欢就是欺负人了。
别人要做的,上弦伍偏偏要阻止他们。
“去死吧。”说着就要拆房子。
此时时透无一郎的情况很危机,不仅中毒,而且还被壶鬼控制的水牢锁住,眼看就要淹死了。
在生死之间,人生走马灯一样回顾,已经忘记的东西也清晰地浮现出来了。
原来一开始时透无一郎并不是孤家寡人,他还有一个亲人,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因为家道中落,两兄弟也没有什么营生,就靠着卖柴为生。直到有一天当主的妻子找到了他们希望他们加入鬼杀队,因为他们兄弟有着武士的血脉,他们是天生的剑客,有着优秀的资质。
可惜哥哥拒绝了,他只想和弟弟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不想打打杀杀。
接下来的剧情就熟悉了,他们不愿意加入,鬼会帮他们坚定决心。两兄弟被鬼袭击,哥哥惨死,弟弟重伤等死。
一连几天,弟弟虽然活着可是不能动弹就和哥哥的尸体躺在一起,直到哥哥都臭了,他也已经奄奄一息。好在当主的妻子有三顾茅庐的精神,再次邀请兄弟两出山,正好救了时透无一郎。
伤虽然治好了,可从此他的记忆却不完整了,甚至连哥哥都记不起来了。现在他记起来了,哥哥让他安心做个卖柴少年,不要痴心妄想做什么武士,他们兄弟只要平平安安就好了。
可惜一心渴望和平的哥哥去世了,谁不想要和平呢?可是只要有鬼的存在,和平就会被打破,就不断地会有善良的人被杀死。
此时时透无一郎睁开了眼睛,看到水牢之外有个孩子正在努力地破坏水牢。
没想到还有人会关心自己,回想起一切的时透无一郎虽然已经快不能呼吸了,但依旧准备挥刀。
十四岁成为柱,时透无一郎有着天才的血脉。
“逼格指数提升了?”就在壶鬼拿刀匠寻开心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敌人的逼格指数提升了,直接到了两百:“怎么可能?明明还只是个孩子?!”
然而没人说孩子就不能杀死一百多岁的鬼。
正在踏入战场的继国缘一感受到远处的气息,露出欣慰的眼神:“不亏是哥哥的后人。”果然不需要自己的帮助,哥哥的后人有自己的出路。
虽然继国缘一的天赋碾压自家哥哥,导致哥哥一辈子都活在阴影之中,但那是哥哥想不开非要和继国缘一这个外挂相比,明明不比就没问题了。在其他人眼中,继国缘一兄弟两其实都是天才,哥哥的天赋也不差,绝对是只在继国缘一之下,绝对是战国第二。
继承了这样的天赋,时透无一郎的实力也可想而知,虽然才14岁,但他已经掌握了全套霞之呼吸。
“没用的,你的刀不可能砍断我的脖子!”壶鬼不相信自己会被砍死,因为他的身上全是坚固鱼鳞,而且自己的身体也被改造过,不但可以缩骨,而且还可以硬化,这可是他的得意能力。毕竟他从小就喜欢虐待小动物,喜欢把不同的动物拼接在一起观察。因此他一直被渔村的其他人厌恶,但他乐此不疲,还觉得自己挺有艺术感的。
脖子上是坚固的鳞片,曾经有无数猎鬼者试图砍断被鳞片覆盖的脖子,但结果很显然了,壶鬼不但没有死,反而不断升级成为了上弦伍,他根本不怕日轮刀。
可惜壶鬼也是大意了,明明都看到时透无一郎的逼格指数提升到了两百,却依旧不信邪地抱有侥幸心理。
斩。
霞雾弥漫,日轮刀的刀刃消失了,化为了雾气一般包围恶鬼。然后突然之间雾气猛然凝固化为八重斩击。
霞之呼吸·贰之型·八重霞。
噗!
壶鬼刚感觉不妙,却已经来不及躲避,他的壶,他的鳞,他的脖,全部被斩断,鲜血四溅。
“不可能的!”壶鬼不相信自己会被砍死,但事实就是如此,他要死了。他眼中最后的光景是脸上出现古怪斑纹的少年,时透无一郎在生死之际最终还是越过了那极限的界限,用透支生命的方式换取了战斗力。
“他才14岁,还能活十一年。要是一个二十五岁的武士觉醒斑纹那是不是立刻暴毙?要是二十六岁的人觉醒斑纹那不是还赚了一年?”杜兰的小算盘噼啪乱响,心想自己活了这么久,要是在出现斑纹,不知道会不会倒欠几千万年。
自从战国就失传的斑纹,现在再次出现,这说明很快其他的武士也会被传染斑纹的。斑纹就好像是传染病一样,会不知不觉地传染周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