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dv9好看的都市小说 大明王冠笔趣-第五百七十五章 寶鈔爲王-5ul8k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黄昏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社会的进步需要银行的出现。
道:“陛下,这件事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有人说,一个国家强大的一个表现,是藏富于民,其实不无道理,百姓有钱,国家岂会无钱,所谓藏富于民,不过是个表面说法,真正表达的意思,是民间有财富,而不是把财富搜刮到国库中,百姓穷困潦倒。”
朱棣没好气的道:“我搜刮了吗?”
黄昏摇头,“这倒没有,不过当下有个问题,铜的开采量有限,而随着微臣的种种举措,大明的经济肯定要腾飞,到时候钱币不够,会导致货币紧缩,为了缓解这个局面,陛下肯定是要增发宝钞,可如此一来,便是搜刮民脂民膏。”
朱棣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户部的每一个人或者说朝堂上的每一个人都懂这个道理,道:“现在交趾纳入版图了,可以大肆开采交趾的铜矿和银矿。”
黄昏点头,“万一还是不够呢?”
朱棣反问,“那你觉得不够的时候怎么办,任由货币紧缩,物价不断下跌,最终导致经济崩溃?可不就得增发宝钞。”
黄昏笑了笑,“那么请问陛下,铜币和银子、黄金,它本身的价值是什么?”
朱棣愣了下,“不就是货币么?”
黄昏摇头,“不,它们本身只是一种矿而已,它所谓的货币价值,是我们附加其上的,比如以前的贝币,又比如当下的大明宝钞,之所以是货币,都是人附加其上的价值,其真正的价值,不外乎也是一个物件。”
朱棣彻底茫然了,“说重点。”
黄昏笑道:“既然始终是货币,那么在国内,我们是否可以采取一个办法,把铜币和银子、金子的流通价值弱化,而加强大明宝钞的流通价值。”
朱棣懂了,“你的意思是强行推广大明宝钞?”
黄昏笑道:“不止是强行推广,而是要将大明宝钞作为货币的功能发挥到极致,要达到有朝一日,但凡买卖皆用宝钞,彻底成为货币的主体。”
朱棣笑了,“你还是太年轻了啊。”
这哪可能。
姑且不说民众对宝钞的接受度,如果宝钞成了货币主体,那么等自己百年之后,万一大明后来的君王昏庸,没钱了,若是疯狂发行宝钞,经济崩溃也就短短几年的事情。
黄昏当然知道朱棣在担心什么,认真的道:“所以,这就是微臣请陛下让户部或者直接新建一个国家银行部门的用意。”
朱棣蹙眉,“你继续。”
黄昏道:“国家银行负责宝钞的所有事务,制作、设计宝钞,根据国内经济情况,增发或者销毁宝钞,从而稳定物价,保证宝钞作为货币主体的正常流转,这需要一个严格的律法来规范,而且正常情况下,君王不能专一决断增发还是销毁宝钞,需要由国家银行的众多人才对经济大形势进行反复的分析、论证之后,再决定增发还是减发。”
朱棣微微颔首,有点意思。
但内心有点不爽。
因为这意味着皇权的削弱,作为天子,这种事朱棣肯定不愿意看见。
黄昏继续道:“陛下,术业有专攻,就是当下,这些事情不也是户部在管理,然后遇到大事情后,论出决策,再由陛下定断么。”
朱棣缓缓点头,“再说说看。”
有戏!
黄昏按捺住心头喜悦,道:“目前正在使用的宝钞,功能还是缺失了一些,比如只有六等:壹贯、五百文、三百文、二百文、一百文。”
“而要让宝钞真正达到作为货币主体的功能,还需要增加面额,按照微臣的设想,宝钞应该有这些面额:一文、两文、五文、十文、二十文、五十文、一百文、两百文、五百文、一贯。”
一贯是一千文,一两白银,按照大明市价,六百多软妹币的样子。
所以这个数额已经不小了。
朱棣不解,“为何是这些面额?”
黄昏笑道:“这些个面额,是最合理的组合,方便各种交易支付和找零。”
朱棣又问道:“你说的这些,朕能理解,但你说一下,你让时代商行组建个私人的钱庄——那什么银行,又是什么用意,仅仅是为了赚钱?”
黄昏摇头,“陛下但问,微臣不敢隐瞒,直说罢,真正让宝钞成为货币主体的还是要靠国家银行,而微臣的银行确实是盈利性质的,同时也是微臣为大明奉献的利器,有了这个银行,微臣可以拢聚权贵人家的闲散资金,将这些资金聚拢起来,发挥出它们最大的功效,比如华为房产,如果有这些资金进入,就能很快的运转起来,而微臣建立的那些研发工厂,也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一旦取得成果,就能让大明的各项工艺飞速发展。”
朱棣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这不就是民间集资?”
还是非法的。
只不过黄昏现在做的事情,是要把这个非法集资变成符合大明律的方式,而且还会变成一个行业,这简直是异想天开。
黄昏一想,也对,确实是集资,笑道:“确实如此,陛下若是组建国家银行,也可以和微臣一样,采用同样的方式,有国家银行的支撑,陛下可以快速的拿到钱,您懂的。”
有钱好办事。
打漠北不要钱?
发展经济和工业不要钱?
都要钱。
到时候你朱棣就不用在民间搞那苛捐杂税,直接用银行里的钱就行,当然,用了得补上,而不是肆意的增发宝钞。
所以,必须有相应的可以规范君王的律法来约束。
黄昏笑道:“对啊,所以陛下从银行里拿了多少钱,就要准备多少铜币和银子、金子到国家银行的钱库里,假设啊,只是假设,陛下要用钱打仗,打了漠北,花费了千万之巨的钱财,如何填补?到时候打完之后,可以把漠北的金银拿过来填坑嘛。”
这叫死道友不死贫道。
再直白点,这就是财富的掠夺,将国外的钱财掠夺回国内,资本主义国家干这行贼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