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l80熱門都市异能 《華山神門》-第4934章 幽帝對極羅殿的看法和對仙界老祖的猜測熱推-rd4p3

華山神門
小說推薦華山神門
幽帝淡淡道“我如果能夺取的话,就不会有现在的尴尬了。我的元神已经无限接近鬼界的法则了。我已经无法夺取人间修士的天赋了。毕竟夺取天赋,不是夺舍肉身。”
“哼哼”陆丰冷冷一笑道“幽帝,你知道夺取天赋是怎么回事吗,你跟我说这些?”
“我不知道啊”幽帝向前靠了靠,看着盘坐在大树下的陆丰“我知道,你肯定是懂得如何夺取一个人的天赋的,我说的对吗?”
陆丰冷漠的看着幽帝。
幽帝端庄了自己的身体,说道“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你在想,如果你说了夺取别人天赋的办法之后我就会自己去夺取,那样一来,你等于是在给我做嫁衣。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说出来的。我是真的不会去夺取余宇天赋的,也是不在意的。也是不可能成功的。这一点,我心知肚明。
我们的路,已经不一样了。他们可以飞升去仙界,其实本质上,跟你们是一样的。你们是仙界的本土修士,跟人间的修士,本质上其实是一样的。
都是通过自己的修行,慢慢的晋升到更高的层级。只是人间的修士渡劫之后,还要飞升去仙界,你们经历了最后的一道仙人大劫之后,不用飞升,因为你们本就是仙界的人。
而我,原本以为自己也是跟你们一样的,也是可以去仙界的。到后来,我才慢慢的知道你,其实,我们邪修,是去不了仙界的。这可能也是当初的那些仙人他们故意做的手脚。”
陆丰看着幽帝,幽帝此时也看着陆丰“我原本呢,怪过你们,恨过你们。不过现在,我没有恨意了。
毕竟,我如果不走邪修的路,可能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现在,我有了更多的可能。这些年,我从一个寂寂无名的邪修成长到现在的我,经历了无数的难关,我不会放弃的。而我的路,也从我走上邪修开始就注定了跟你们不一样。所以……你其实不用怀疑我。”
陆丰仍就没说话。
“我知道你动心了”幽帝看着陆丰“我想,你们仙人知道天场源的,知道天场源是怎么回事的,大体上都会动心的。
毕竟,这是增加自己天赋的机会,而且是一个你们无比向往的天赋,我说的没错吧?我猜是不会错的,不然的话,那些追杀余宇的仙人,他们不会表现的那么极端。
那个人看守余宇,足足看了一个月的时间左右。这是不可想象的,他那样的高手,会为了什么去等待一个人间的修士那么长时间?答案自然是对他极为重要的东西。”
当时余宇被那个仙人明亚子,看出天场源的身份后,就被追杀了,他躲进了山洞内,对方没有发现,但也等了很久,后来此人还跟随余宇,进入了节点,不过却因为不了解节点的实际情况而死在了里面。
“你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在我身上,就不怕我真的一点都不动心吗?”陆丰淡漠说道“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是幽帝,是击杀过仙人的人,你说,我怎么信任你呢?反正都是死,与其被你利用完了再死,不如现在死个痛快,你说是不是?”
“不不不”幽帝淡淡道“我之前就跟你强调过一件事。那个地方,也就是余宇最后闯进去的那个地方,极罗殿的核心,是有问题的。
我当时没有发现,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个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我确定,余宇是知道的。而且就是他破坏了那个地方,你说,那个地方,是什么来头?”
“我跟你说过,我不知道,我确实不知道”陆丰淡漠说道。
陆丰的分神和幽帝的分身,都进入了那个节点,不过正如余宇所说,他们其实到现在,仍旧不知道节点是怎么回事。
不单是他们不知道,就是看守节点的人,他们也不知道。因为他们看不到节点,只是幽帝猜到了什么。
幽帝淡然道“你我,都看到了那个极罗殿的不简答。很显然,那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建立的。我曾经无数次研究过极罗殿这个组织,上古时期的那个组织,他们神秘,而且有很多的东西,我们不知道。
经过多年的研究,我知道了很多事,我敢确定,当年的极罗殿,就是那个仙人在人间建立的一个傀儡组织,为的就是建造我们看到的那个世界。”
“那个小世界一样的地方?”陆丰看着幽帝,他似乎也确实不知道。
“是的”幽帝道“他做了那么多事情,花费了那么长时间,为的就是建造那个小世界。我们所看到的那些所谓的宏伟的建筑,以及外界的那些阵法,
甚至是内部的阵法都是为了杀人的,也是为了让人相信,我们看到的就是极罗殿,其实根本就不是。你还记得那个小世界可以很随意的就击杀仙人吗?”
“那是夺取生机的法门”陆丰淡漠说道。
“是的,就是夺取生机”幽帝道“那是绝杀阵一样的存在,比绝杀阵高明多了。当时我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从鬼界得到的东西,是不可能躲过那一劫的。”
余宇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当时为什么幽帝的分身没有死在那个节点的世界内,原来这幽帝身上,带的有从鬼界得到的宝物。
“也是我的那个分身幸运”幽帝道“随身带了从鬼界得到的那个宝物,我幸存下来了。看到了前后的所有经过。那个世界其实根本就没有坏掉,只是内部的阵法体系,被余宇给毁掉了。”
陆丰直勾勾的看着幽帝,道“所以,你一再的提这件事,想说什么呢?”
幽帝淡漠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让自己的人手暂时不要行动吗?”
“我怎么知道?”
“你不紧张吗?”陆丰反问幽帝“你已经看出来那么多了,你难道看不出来,那个地方的建造者,是我们这些一般的仙人都要仰望,甚至在传闻里面才能知道的人吗?你知道他们那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本事吗?”
陆丰不等幽帝回答,淡漠的摇头“其实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得罪了他那样的人,你,余宇,甚至人间的所有人,都只有一个结果,死!注定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