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33j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從1983開始 愛下-第八百零二章 許老師又高又硬1相伴-95fwn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10号,中午。
李伟气喘吁吁的跑回酒店,提着一袋子:“非哥,总算,总算找到了!”
“哪儿弄的?”
“一家华人开的家具店,卷尺也有。”
那袋子里是几件简易的木工工具,许非不太满意,但这种环境能弄到就不错了。
他把卷尺揣兜里,看看时间:“走,先过去。”
五人抬着三个大箱子,到了会议厅外的展览处,里面叮叮当当正在布置,官方还派了监管人员,伸手一拦:
“对不起先生,巴黎在里面。”
“巴黎不让参观么?”
“二十分钟前,巴黎也是这么说大坂的。”
“OK,那我们等等。”
几人坐外面等,开始闲聊。
“你们猜这届能拿几块金牌?”
“上届16块吧,这届我猜20块。”
“算都算出来了,就那几个有把握的项目,跳水、兵乒球、羽毛球、举重、射击,如果发挥正常,别的项目也努把力,能破20。”
马晓芳掰着指头数,很懂的样子。
“田径也行啊,马家军多厉害。”路五芸就不太懂。
“可别提马家军了,几年没看新闻了?”李伟道。
“还不如提男足呢。”江超道。
“你可拉倒吧!”
聊着聊着时间快到了,官方人员开始催,巴黎磨蹭到最后一分钟才出来。双方一对眼,都报以客气、古怪、挑衅的微笑。
“轮到你们了!”
“不熬耽误时间,尤其不要耽误我下班。”
“那你应该跟伊斯坦布尔说说。”
“你们都一个德行,赖在里面不肯走,就为给下一个减少点时间。好了,快开始吧。”
许非进去,多伦多、大坂、巴黎已经搞定,用布蒙着,目测都特么2米长!
三个展台占据了大量空间,顶多还能挤一个。
“可怜的土鸡!”
立即开工,李建麻利的拼装桌子,也2米长,然后拎出展板。
桌子也就算了,这个忒明显。工作人员皱眉,道:“先生,你们违规了。”
“不可能。”
“你们不可以用三块展板。”
“这是一块,只是分成三个部分。”
许非一本正经。
中间的主背景板是标准的,左右各有一块活的,可以拉长收拢,收起来就变成一个扇形,往桌上一插。
三个面,能放三张画。
他刷的摸出卷尺,当场测量:“你看,展板没有超过1.8米。”
你妹!
工作人员瞪着他,没再言语。
几分钟后。
“你们不能在地上放东西,我们的要求是,一切展品摆在桌子上,懂么?”
“我挂在桌上可以么?”
“当然不行。”
“拆,换底座!”
他准备了一个插电的小型走马灯,画着京剧人物和脸谱,本想立个灯杆挑起来,谁知不行。还好有备用方案,换底座摆桌上。
可这么一来,桌面空间又不够。
他思量片刻,道:“把茶器撤下去。”
“茶器可是精心准备的。”
“没关系,走马灯是动态的,更吸引人。”
折腾一翻,大概布置完成。
在工作人员催促下,磨磨蹭蹭的收工。正碰上土鸡的设计师进去,还没等他们离开,就听里面喊:
“我们没有位置了!”
“马上给我们解决,不然坚决投诉你们!”
嘁!
许老师撇撇嘴,继续闪人。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有人来叫,又回到展厅。
好嘛!五路人马齐活,土鸡已经布置好展台,孤零零戳在中央,一脸愤怒:“我们连设展的空间都没有,他们违规了,应该全部踢出局!”
“我们严格按照标准,怎么可能违规?”
“多伦多的展板超级大,他们才违规了!”
“不不,我们比不上巴黎,他们都赶上埃菲尔铁塔的高度了。”
国际奥委会的一个小官员在此协调,被吵的头疼,又不能让他们拆了重做,道:“办法很简单,其中一个展台挪到对面去。”
“……”
安静了几秒钟,哇啦哇啦又吵。
许老师忽道:“既然大家都违规……”
“谁说我们违规了?”
“要不量一量!”
他刷的摸出卷尺。
你妹!
“别耽误时间了,我提议采用一种最科学,最公正的甄选方法,抽签!”
四家代表皱眉,但也没别的法子,于是在各方监督下,小官员写了五个纸团,每人拿一个。
“狗屎!”
巴黎把纸团摔在地上,不甘不愿的挪到对面,孤零零一个展台,懒点都不会迈步那种。
“可怜的巴黎!”
…………
当夜,俩姑娘房间。
一个北外的,一个人大的,20出头,身高168以上。
马晓芳拿着一件古代衣裙,比了又比:“我老觉得像拍戏,这样能行么?”
“许老师不说了么?别把这事看的太严肃,也别太轻松,就当旅游景点推销纪念品。”路五芸道。
“怎么能一样,这是奥运啊!再说他算哪门子老师,学历有我们高么?”
“跟学历有什么关系,三人行必有我师。你看他今天,不卑不亢,果断无耻,反正我挺佩服的。”
“那倒是,要是我早懵了。”
马晓芳又比了比,衣服确实好看。
在会议厅外设展三天,他们准备了三个主题:悠久历史、现代文明、美好未来。
背景板三套,展品三套,服装也是三套,据说还有专门的造型师。
姑娘们奇怪,随团没有造型师呀!眼瞅着到明天了,也没见着,还想着要不自己化化妆……
一夜难熬,紧张的睡不着。
各种方法强迫自己睡,勉强等到凌晨。尚未睁眼,忽听外面咚咚敲门:“起来了么?”
“谁?”
“许总找的造型师。”
“哦,你,你等下!”
鸡飞狗跳一阵忙乱,吱呀门一开,嚯,四个人挤在外头。
“你们……”
“我们是天下影视的,我老师是杨树云。”
“我老师是毛格平。”
“没听过?戏总看过吧?《女驸马》《天仙配》《上错花轿嫁对郎》”
“我是说你们……”
“我们自己来的,公司出钱。”
“啊?”
“就为了你们做造型啊!”
梳妆盘发,描眉画红,整整弄了两个小时,两只水灵灵的古代闺秀出炉。
踩上绣鞋,还有道具团扇。
俩人心惊肉跳,道:“这,这能行么?会不会太夸张?”
“拼创意的时代,小意思!”
“哟!”
李伟、江超也过来了,赞道:“妥了,今天最吸引人的就是你们俩!”
“开门红啊开门红!”
末了许非进屋,不甚满意:“自然点!自然点!你们展示的是悠久,自信,不是自我否定!”
又花了半小时适应走路,忐忑不安的下楼。
俩姑娘总觉得夸张,结果到了一看,瞬间石头落地。
巴黎、多伦多、大坂、伊斯坦布尔,全是青春靓丽的大妹子。日本最过分,居然达成了许老师的心愿,真找了一个混血美女!
还穿着和服!
“岂可修!”
大坂代表见她们穿传统服饰,猛地拍大腿,这也能撞车?
巴黎代表懊悔:早知道我们也穿古装了,我们历史也很悠久的!
土鸡慌了:哎呀我们算哪个洲的历史啊???
多伦多更慌:哎呀我们没历史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