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ouc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逍遙兵王混鄉村 跳過龍門不是魚-第4040章 誰的手段更狠熱推-0xjil

逍遙兵王混鄉村
小說推薦逍遙兵王混鄉村
段志胜给这些人一个机会,只要是遵守他的意思去做,必然不会杀了他们,给他们留下一条活路。
今天晚上杀了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也不想手里沾染如此浓重的血腥气味,几个人听到有活路可以走,纷纷爬起来,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跪倒在了段志胜面前。
“求求你饶了我们吧,只要是让我们活着,我们什么都愿意去做。”
“是啊哪怕你们要接受我们的佣兵团,我们也会答应的,想要的话就拿走吧。”
段志胜手持折扇,这些人就算是投降,想要投靠他们,也不会接收的。
冷剑佣兵团要的是精英,而不是这种时刻想着投降的废物,贪图享乐在这种地方是无法生存的,他轻笑一声道。
“放心我对你们的人没有任何的兴趣,只需要你们将这封信,送到弗雷曼的手里,我就会放了你们。”
“就这么简单?”
几人看着段志胜手中的信封,不敢相信对方竟然只是提出了这样一个简单的条件。
难道说这封信有什么特别的,还是说这只是在开玩笑而已,真正的目的和意图,一直都是为了除掉他们。
“好了你们不需要多想,这封信不过是和弗雷曼打个招呼而已,日常的问候罢了,只要是信送到弗雷曼的手中,我确保你们可以活着。”
段志胜上前一步,示意身边的人,将这五个人的嘴巴捏开,然后丢入了一粒药丸。
容不得他们去抵抗,药丸直接吞入了腹中,五个人身上的绳子被解开,使劲的用手在掏自己的嘴巴,想要将之前吞进去的东西吐出来。
虽然不知道这猩红色的药丸,有着难闻的气味,究竟是什么东西,直觉告诉他们,吃下去应该没有好结果的。
“别白费力气了,我可以放了你们几个,当然你们走了之后,也可以将我说的话当做耳旁风,转身就将枪口对准了我们,自然我需要留一手才行。”
段志胜微微一笑道,对付这些人,最不能的就是手下留情,落在段志胜的手里,就是他们的末日。
“这是我特殊研制的毒药,毒性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会彻底的发作,而中毒的人会全身溃烂而死,你们现在可以掀开身上的衣服。”
在他的提醒下,五个人急匆匆爬起来,掀开衣服后,在他们的身上,出现了硬币大小,一块块紫色的淤青。
这些淤青还在发展,传来隐隐的阵痛,好像是在这淤青下边有什么东西在游走一样,他们几个人瞪大了眼睛,不敢想象这究竟是什么手段。
一块块的淤青下,其实是一只只红色的虫子在游走,嗜咬血管造成了局部的出血,这些虫子以鲜血为食,同时也在散发出身上的毒性。
“先是你们的腹部,然后就是向全身蔓延,所以你们如果想要活着的话,就去按照我说的做,把信送到了弗雷曼的手里,回到我这里,我会给你们解药的。”
段志胜明确的告诉他们,他们的时间很充足,赶紧的拿着信,送给弗雷曼,才是明智的选择。
一行五人拿过信,派人开车送他们离开,在距离弗雷曼营地,只有不到一百米停下,让这五个人下车。
五个人想要活命就只能按照段志胜的要求去做,很快就走到了弗雷曼设置防线的位置,他们举起手表示没有任何的敌意。
弗雷曼的人过来,五个人表明了身份后,防线打开了一个口子,让他们五人通行,一直被带到了营地当中,去见弗雷曼将军。
“怎么样了?”
段志胜守在外边,连他都没有想到,五支佣兵团竟然这么轻易就收拾了。
本来还想着战斗很惨烈,最起码也的打一个小时左右,结果这些乌合之众,遇到了他们的夜袭,只是抵抗了一会儿,立马丧失了战斗的意志。
“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经是把人送了过去,他们通过了防线被带到了弗雷曼面前。”
“很好。”
“可是这么做的话,等于是将我们的消息暴露给了弗雷曼,而且还让这五个人回到了弗雷曼身边,您就不担心会出现意外吗?”
下属提出了疑问,要是这五个人回到了弗雷曼身边,哪里还有回来的道理。
任何事情只是看表面的话,根本不会看出这其中的端倪,而段志胜深知弗雷曼的为人,所以才让五个人离开。
“意外?
如果他们五个人留在我们这里的话,兴许我会饶了他们一条命,可是到了弗雷曼那里,下场就是被枪毙。”
“您是在说……”“弗雷曼是什么人,一个骨子里都是傲气的将军,本来他就没有指望这五个废物能够起到什么作用,他本人最痛恨的就是叛徒。”
不管之前是不是误会,五个人一旦是站在弗雷曼面前,只会勾起弗雷曼内心的怒火,此刻用这五个人来开刀,也可以给其他人一个警示。
“他们先前对弗雷曼发动了攻击,弗雷曼正发愁找不到他们算账,他们五个以为我给了他们一条活路,其实是我懒得弄脏自己的手。”
段志胜脸上露出一丝邪笑,除了这一点之外,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一场战斗关系重大,他必须要保证许强的胜利,为了这一点可以做到不折手段,本身战斗的本质就是如此。
只有活着的人才配说话,失败的下场就是别灭亡,段志胜亲手做了一颗炸弹,随着五个人进入弗雷曼的营地,炸弹开启了倒计时。
弗雷曼的营地中,五支佣兵团的老大被带到了营地的中心,早就想要找这五个人算账,没想到他们还自己来了,倒是省去找人的时间。
“你们几个的胆量不错啊,派人来攻打我的营地不说,这种时候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知道是佩服你们的勇气,还是说你们太过于的愚蠢。”
一袭军装的弗雷曼,从众人的簇拥下,缓缓朝着这边走来,在营地中心处的空地上,聚集着许多人,他们等待着接下来的一场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