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rh2精品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愛下-第一百五十七章 另有暗光生熱推-hn9s2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张御从大厅之中走了出来,往天穹之中望有一眼,上方顿有一团云光漩流生出。
他意念微转,一个化影分身从他身上走了出来,上前拿住了躺在那里的伊奇曼丹,化清光一道,便带着其人往天穹上方纵去,一下没入了云光之中,随即漩流缓缓合拢,直至消失不见。
他收回目光,看向那一尊封禁着邪神的伊尔巨像。
他也是懂一些炼器的,以他眼光来看,伊帕尔神族在技艺之上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可是大体不出自身神性力量运用的范围。
而为了确保邪神不逃脱,邪神的神异力量被封禁了绝大多数,所剩下的力量也就是足够驾驭这一个坚固的巨像罢了,对付一般的敌人自是无往而不利,可若是想用来对付玄尊,那几乎没什么用。
而这东西万一在斗战之中破损,那反是弊大于利。
他身为守正,侵入内层的邪神是必须消灭的,至于这两具巨像,倒是可以留了下来。
他身上心光一放,一团清光就将之罩定。这个时候,巨像整个震动了起来,两目之中露出赤红色的光芒,并且低头向他看来。
他神情淡然,视若未见。几个呼吸之后,巨像的震动慢慢平复了下来,双目之中的赤红色光芒也是随之熄灭。
但他并没有到此停止,依旧以心光持续制压,又是过去了一会儿之后,巨像身上有光芒急骤闪烁了一下,哗啦啦塌散了下来。
他一挥袖,将之尽数收了起来。
随手一抬手,背后的大舟轰隆一声,被他重新送回了界隙之中,准备回头再做处置。他转头往某一个方向看去,尽管伊奇曼丹已是被擒,但他仍能感觉到,那股侵压之感依旧是萦绕不去。
分身那里已是传来了青先生的交代,他现下已是知道了神丘的存在,认为要彻底解决这件事,恐还要往那里走一趟。
转念至此,他身上放出一道宏盛清光,就倒卷长河拔地而起,往天穹之中纵去。
而就在方才伊奇曼丹被制住的那一刻,本来正在外试着唤醒信神的复神会二人身躯猛地一震,他们眉心之中的金色光芒若抽离般消去。
与此同时,他们意识之中似有一团阴影退去,曾经被掩盖下去的某些记忆又重新浮现了上来。
金色面具人沉声道:“伊尔一定出事了。”
铜面具的女子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金色面具人想了想,沉声道:“回神丘,别忘了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唯有达到那里,通过伊尔这样的上层的守卫,唤醒伊帕尔神族的神主,之前我们遗忘了这些,应该是被伊尔设法蒙蔽了。”
铜面具的女子犹豫道:“伊尔的出事,很可能与天夏玄尊有关,我们如今现在回去……”
金色面具人道:“我们已经快要接近成功了,要是错过了这一次,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而且伊尔那里方才出事,就算有人找过来,也绝没有那么快,我们动作快一点,还是来得及的。”
铜色面具的女子被他说服了,道:“好吧。”
主要是他们此时本就是准备返回神丘,现在距离那里也就是小半天路程,若是快一点,的确时间上还来得及。
只是在半天之后,两人虽然成功进入了界隙,可因为没有了伊奇曼丹赐给他们的伊尔之光,所以再重新走一遍双子之门了。
金色面具人沉声道:“我们这次走左边。”
铜面具的女子点了点头,她忽然道:“我们唤出来的那位伊尔,究竟是那位善神还是恶神?”
金色面具人道:“不知道,但是我们没有选择了。”他看向前方壮观的双子门,道:“走吧。”说着,他脚步不停的往左侧大门之中走入了进去。
铜面具的女子看了看,也是连忙跟上。
而在此时,魁梅辛帕神丘下方的最深处,一根根粗大的藤蔓盘绕在这里,藤蔓之下垂挂一枚巨大的犹如心脏模样的果实。
可无论是藤蔓还是下方的果实,都是呈现出一种石化的状态,显是在这里已然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了。
这个时候,忽然有明亮的光芒自那果实之中散发出来,并传出犹如心脏跳动般的咚咚声响。
它似是重新焕发出了生机,那石化般的外壳也是逐渐变作了青玉之色。
而上面的藤茎显是支撑不住果实重量,由此断裂开来,整个果实掉落在地,在坚硬粗糙的石板上撞裂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
嗤的一声,一只手从果实之中伸了出来,转动了一下之后,扒住果实的边缘,而又一只手出来扣住另一侧,将之向两边分开,一个浑身湿漉漉,看去只有三四岁模样的黑发小孩自里走了出来。
但是随着他的呼吸,也是在快速成长着,很快成了一个成年男子,其面目身形与之前的伊奇曼丹一模一样。
就在这时,他的胸膛之上有神性光芒闪动了一下,将他整个人照得一片通透。
他眉头微微一皱,随即露出了一丝轻蔑,道:“伊奇曼丹,如果不是我把你的神性接回来,那么你已被天夏神明的俘虏了。”
“对,如果不是你的力量衰退,我也没办法醒来,可谁叫我们是一体的呢?”
伊奇曼丹、伊鲁库加在传说中就是一对善恶双生子。实际上他们共同拥有着一个身躯,平常只有一个神性力量作为主宰,而每当其中一个神性力量消退,那另一个神性力量就会因此而醒来。
但是在上次大寂灭之后,伊奇曼丹率先醒来,他利用了一件神器,挖出了自己的心脏,成功将兄弟伊库鲁加绝大部分的力量分离了出去,并封印在了一枚神树果中,而由自己主宰了身躯。
但是这一次挫败,使得伊奇曼丹的力量大幅度消退,而伊鲁库加的神性力量自是随之再度复起,从而将前者的那一部分记忆和少许力量带了回来,并借由原先的心脏重新生长出了一具新的身躯。
“你问我要做什么?”
伊库鲁加笑了笑,“我当然要去唤醒父神和母神了,现在没有了伊摩安神树,没有父神和母神,我们就不可能创造更多的族人。”
他舔了舔嘴唇,“对不起了,现在是由我主导身躯,你再反对也是没有用处的。”
“后果?”
他玩味一笑,道:“你别忘了,我们是一体的,你所想到的事,我也是知道的,正视你的内心吧,你不愿意去唤醒父神和母神,不是因为你所说的你厌恶他们的残暴统治,畏惧他的力量,而是你自己想成为下一次大寂灭前的主宰。
真是愚蠢啊,我的兄弟,你再强大,也只是你一个人而已,伊帕尔能成为世界的主宰,那是整个神族的力量,现如今伊帕尔神族力量在消退,就要想办法恢复族群的力量,而不能只依靠你一个人。
来不及?
不不,我从那个凡人的记忆之中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这些天夏神明也是有的敌人的,我会想办法利用好这些事,像你之前那样直接上去试探,并且表现出了明显的敌意,那真是太过愚蠢了。”
说到这里之后,他冷笑一声,不再与之伊奇曼丹说话,而是伸手一扯,撕开了一条裂隙,便迈步走入了进去。
裂隙另一端很明显是一个兵器库,两边半弧形张开的走廊上是一座座石像,石像身上穿戴各色甲胄和持拿着各种兵器。
他大踏步向着当中被光芒照耀的台座走去,那里是一个年轻伊帕尔神族的雕像,身穿着极富美感像是艺术品一般的金色薄甲,手中横持着一柄金色的剑矛。
他走到近前,伸手出去,将剑矛拿起来看了一下,自语言道:“虽然是前次大寂灭的兵器,但勉强还能用。如果不是伊奇曼丹那个蠢货弄丢了伊尔金矛,我又何必用这些已经有些落伍的东西呢?”
而同一时刻,一个青衣道人带着一个八九岁的小童来到了神丘之外,道人望着宏大的银色大丘,负手言道:“果然是这里,复神会那些人还是有些用处的,终是找到这里了。”
小童好奇道:“老师所说的能替弟子改塑根基的东西就在这里么?”
道人言道:“只是一部分罢了。”
小童眼珠一转,试着问道:“那……师兄不需要么?”
道人言道:“你师兄早过了这等层次了,况且你师兄天生道胎,用了此物反而妨碍他的修行,不过你若能改塑之身,那未来或许能超过你师兄。”
小童小心问道:“那能比过那人么……”
道人冷笑一声,道:“你现在还没法和他比,你师兄他也不能,我师兄选的好徒弟啊,倒也不枉他找了这许多年,不过等我找齐了那些东西,补全了你的不足,自也不难赶上。”
小童看了看神丘,道:“老师,那里面是不是还有异神?”
道人轻描淡写道:“不过是些失势的残种罢了,浊潮之前倒还有几分能为,若是不来妨碍,那也不必去理会,若来碍事,扫除了便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