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kd超棒的都市小說 《生活系大佬》-第六十五章 綁架(二合一)相伴-8yw5y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如果非要在众多颜色里找一个最抢眼的,那么毫无疑问,一定是红色。
如果非要在众多高跟鞋里找一双最扎眼的,毋庸置疑,也是红色。
敢于穿红色高跟鞋的女人,或许她有着种种的不足,但她一定够自信。
毕竟红色很挑人,毕竟不是每个女人,都有着高挑的身材,纤细的双腿,白净的足。
屋内,客厅。
细长的红色鞋跟,随意的踩在白色的羊绒毯上。
靠坐在沙发的叶玲菲,嘴角挂着淡笑,手边的Ipad里,正是屋外的监控画面。
事实证明,5000万见林凝或许很难,5000万见荼荼,林凝果然会来。
“叮咚。。”
门铃响起,女佣快步。
缓缓站起身的叶玲菲,双唇轻抿,黑发如瀑。
酒红色的绸质长裙,光泽丝滑,坠感十足。
亲切,高贵,淡漠,温和,女佣Tracy开门的功夫,叶玲菲精致的的五官,神色频换。
当抱着荼荼的林凝走进正厅时,呈现在林凝眼前的,是叶玲菲那一笑百媚生的回眸。
“荼荼,你好。”
“喵。”
飞零叶的声音柔和悦耳,带着粉色小头盔的荼荼,似是看到了新大陆,原本软糯的叫声,高亢了不少。
第二次被人无视的林凝,双手一松,明媚的眼眸中,一缕狡黠,转瞬即逝。
“喵。”
应该是被头盔夹坏了脑,又或是什么别的。
以往逢妞必糊的荼荼,这会儿居然乖的跟换了魂似的。
那四脚朝天卖萌求安抚的样子,险些把准备看好戏的林凝气炸。
“叛徒。”
林红的耳畔,是林凝声若蚊蝇的呢喃。
“你们好,飞零叶,叶玲菲,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哦,你好。”
“呵,随便坐。Tracy,帮我把衣帽间放礼物的皮箱拿来。”
“没必要这么客气,我。。。”
视线里,白人女佣手里的LV皮箱还挺大,林凝轻笑了声,正欲拒绝的时候,叶玲菲直接打断道。
“别误会,给荼荼带了点小玩意儿罢了。来,荼荼,看看阿姨都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喵。”
“这件是特意找John Galliano给你设计的小衣服,穿一下给阿姨看看。。。”
“喵。”
“这四只小鞋子是找Kanye West设计的,穿穿看,不舒服的话阿姨找他给你做新的。。。”
“喵。”
“这几个发箍是找Virginie Viard设计的,戴上看看。。。”
“喵。”
“这件小公主冠是阿姨前阵子在瑞士一家古董店遇到的,当时一眼就觉得和你很搭。。。”
“。。。”
人与动物之间的相处,就是这么和谐自然。
诺大的客厅,这会儿已然成了大型吸猫现场。
“我很喜欢荼荼,她和我记忆里的小家伙很像。。。抱歉,怠慢了。”
抬手抚了抚怀里脚踩小椰子的荼荼,叶玲菲轻叹了口气,说话的时候,整个人有种淡淡的忧伤。
“她也挺喜欢你,我看的出来。”
回过神的林凝,收回手机,随口说道。
“喝酒吗?家里听说我在这儿买了房子,刚叫人送了几瓶白兰地过来。”
“好。”
林凝答应的很干脆,被人冷落这么久还是头一次。
既然这个女人味儿十足的老女人主动跟自己喝酒,那么不灌翻她,自己就不配叫小心眼,就对不起自己逆天的酒量。
“Tracy,去拿酒,花园等你。”
“好的,夫人。。。”
“我们去花园,这屋子还是小了点,有些压抑,不是很喜欢。”
“呵,客随主便。”
一千多平的花园洋房的确小了点,林凝淡淡的笑了笑,装逼是病,得治。
相继起身,移至花园。
叶玲菲口中轻描淡写的白兰地,是4瓶编号相连的路易十三天蕴黑珍珠。
这款源自百年蒂尔肯的特别珍藏,全球仅786瓶。
“看起来还不错,林红,尝尝看。”
出门在外,该做的防范很重要,待叫做Tracy的女佣斟过酒,林凝直接说道。
“呵呵,信不过我?”
叶玲菲轻笑了声,不等林凝说什么,随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干脆利落。
“忘了介绍了,林红,在品酒这方面,大师级。”
林凝笑着摇了摇头,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自我良好的女人。
“哦?说来听听。”
“林红,说。”
“花香,果香,檀香。。。茉莉花,番红花,藏红花。。无花果,李子,枣子,姜饼,李脯,雪茄。。整体以李子,枣子与姜饼,李脯的味道混合,一丝烟叶的香味画龙点睛。。。”
“啪,啪,可以了,很棒。”
口若悬河的林红,看似说了一堆,实则有关口感,架构,层次等,提都没提。
叶玲菲有些好笑的拍了拍手,如果品酒只是照本宣科,真不如直接看百度百科。
“呵,喝酒。”
一袭长裙的叶玲菲,腔调十足,感觉有被轻视的林凝径直端起酒杯。
酒好不好不重要,能把人喝翻就成。
推杯换盏,四瓶皆空。
面前的姑娘一点醉意都没,依旧浅笑嫣然,韵味儿十足。
圆桌前的林凝,这会儿满脑子都是问号。
“我很少跟人喝酒,因为总不尽兴,因为喝不醉。”
似乎是看出了林凝的诧异,叶玲菲轻轻的抚了抚怀里的荼荼,淡淡道。
“那就继续,喝到尽兴为止,喝到醉为止。”
自打被药剂改善过体质,喝酒林凝就没怕过谁。
更何况,林凝这会儿真挺好奇飞零叶这家伙到底能喝多少。
“家里似乎没酒了,我叫人送。”
“我叫人送。”
异口同声的两人,还挺默契。
当天上出现直升机的时候,林凝对财富的认识,更深了一步。
“看来我的人,比你的,要快不少。”
叶玲菲笑着翘过腿,裙摆下微露的纤细脚踝处,若隐若现的也不知道是纹身,还是丝袜上带的花。
“呵呵,这有什么好比的。”
林凝撇了撇嘴,真要拼速度,不提林红,仅暗处跟着的林东,就足以把这姑娘吓哭。
“好久没喝的这么痛快了,你年纪不大,酒量挺好。”
又是三瓶酒,看着对坐面色如常的林凝,叶玲菲笑着赞道。
“呵,你到是没我想象中那么能喝。”
双颊微红的叶玲菲,眼神迷离,明显有了醉意。
林凝得意的笑了笑,一把将荼荼夺了回来,顺手就是一敲。
“喵喵喵。”
“欺负她干嘛,说真的,你皮肤很好,怎么做到的?”
“天生丽质,你学不来。”
“呵,没想学,有没有兴趣合作,玩把大的。”
“钱在我这儿连数字都。。。”
“1000亿,华币,至少。”
“无聊,林红,我们走。”
见过吹牛的,没见过这么能吹的。
林凝撇了撇嘴,瞬间没了继续坐下去的欲望。
“这么大反应可不像是林老板该有的样子,这点钱,很多吗?”
“这点钱?呵,下次吹牛前,记得换个对象,再见。”
“除了零叶子,我还有2个点的阿里股份。”
“你没喝多吧,跑我这儿来炫富,很爽吗?”
阿里的两个点,那可是3000亿至少。
林凝撇了撇嘴,喝点酒就飘成这样,这女人也是没谁了。
“不妨打个赌,你可以找人查查看。”
“不见黄河心不死,真以为我查不了你吗?”
“不重要,要赌吗?”
“赌什么?”
“就赌我有没有那2个点,如果有,我要当荼荼干妈。”
“如果你没有呢?”
“零叶子送你。”
“没兴趣。”
“那你说。”
“呵,我庄园的马厩,缺一个像你这么骄傲的清洁工。”
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骄傲的姑娘。
林凝轻哼了声,直接说道。
“成交。”
“你真的很自信,都不问问要做多久吗?”
“从你答应跟我打赌起,我就已经赢了。呵呵,说真的,林老板,你真的不适合当老板。”
“我。。。”
“看来我要给家里的智囊团发奖金了,他们对你的性格分析,全中。”
“。。。”
“好奇,好胜,善妒,小心眼,容不得他人轻视,林老板,他们分析的准吗?”
“你到底想干嘛?”
嘴角挂笑的叶玲菲,怎么看怎么欠。
林凝微眯了眯眼,寒声道。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Tracy,帮我跟干女儿拍几张照片,我要发微博。”
“。。。”
“对了,我会圈你,记得给我点赞。”
“你还没赢呢,林红。。。”
“如果你是要查我的话,桌上文件袋,就是那2个点的证明,早给你准备好了,不客气。”
“。。。”
怀抱荼荼的叶玲菲,高贵典雅,拿着相机的Tracy,还挺会选角度。
意识到自己被人套路的林凝,笑着捋了把头发,真挺佩服叶玲菲的勇气。
“啪,啪,拿下。”
待叶玲菲拍完照,发完微博,林凝轻轻地拍了拍手,淡淡道。
“嘭。”
“呵呵,你这算恼羞成怒吗?”
一闪而过的林红,应声而倒的Tracy。
双手被摁在身后的叶玲菲,依旧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你很漂亮,也很聪明,你一定听说过一句话,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浮云。”
一手捏过叶玲菲的下巴,一只手抚了抚叶玲菲的脸颊,林凝笑着舔了舔唇,轻声道。
“你。。。”
“嘘,你的智囊团一定没告诉你,除了好奇,好胜,善妒,小心眼,容不得他人轻视
外,我还很疯,我还玩不起。”
“我这里有时实监控,你最好把我放开,相信我,他们很快,比送酒还快。”
被人这么欺负还是头一次,叶玲菲轻哼了声,正视着面前捏着自己下巴的林凝。
“直升机是挺快,但这里是童话镇,是威斯特领,是我的地盘,我不让他们飞,没人可以飞。”
事实再次证明,拳头大果然是硬道理。
论聪明才智,自己或许不如叶玲菲,论武力,在威斯特领,林凝不怕任何人。
“这么耍赖有意思吗?”
林凝的表情还挺认真,叶玲菲眯了眯眼,思绪飞转。
“赖皮我又不是第一次,既然你这么有钱,不绑架你,都对不起你千里迢迢过来送人头。”
爵位还没继承,升级系统的钱还得自力更生。
林凝笑了笑,这送上门的钱袋子,没道理不捡。
“绑架?为了钱?”
“没错,交赎金吧,10亿。”
“拜托,老娘在你眼里就值10亿镑?”
“。。。”
天知道自己的本意是华币来着。
林凝轻舒了一口气,看着面前一脸不忿的叶玲菲,莫名有种被冒犯到的感觉。
“听着,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的价值在哪,如果你是为了钱,我们完全可以合作。”
“。。。”
“美妆产业到底有多暴利你根本不清楚。我的团队,加上你的皮肤,想要打造一个世界级的贵妇美妆品牌,只是时间问题。”
“。。。”
“10亿算什么,这么给你说,随便一张面膜,只要你用过,即便我卖1000美金也会被人抢疯,而这张面膜的成本,我可以做到1块,甚至更低。。。”
“呵,说了跟没说一样,我这是天生丽质,根本不可复制,没可能的。”
手边的叶玲菲,越说越来劲儿,听的人还挺心潮澎湃。
林凝没好气儿的撇了撇嘴,径直打断道。
“美容护肤本来就是个长期工作,就像大家都知道努力学习可以上清华,可真考上的又有几个?”
“什么意思,你想说什么?”
“你的皮肤有多好,有目共睹。我们只需要给他们一个念想。。。没有大变化,是因为用的不够全,是因为用的不够久,就像是食疗,有哪个是立竿见影的?”
“那些贵妇可不傻,怎么可能分不出好赖。”
顶有钱的人,就没傻得,好东西用久了,次品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林凝笑着摇了摇头,并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你果然不适合当老板。我们大可前期直接买那些口碑好的小众品牌,换个包装加点料,边售卖边研发,正牌贵妇,副牌轻奢,二线百姓,三路收割。。。”
“虚假广告。没效果就是没效果,我可不想事后被人骂。”
“没人让你站台,你只需要做个面膜,在自拍里不小心露个包装一角,剩下的让他们脑补就好,水军都不需要请。”
“听起来还不错,说真的,敢打我主意的人通常都没好结果,你还是想想怎么赎身吧。”
“合着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是准备绑架我,我劝你。。。”
“打住,你只是个肉票,哪来那么多戏,再哔哔,打哭你。”
“你最好还是先打听。。。啪,你。。。”
“闭嘴。”
“。。。”
挥着小拳头的林凝,看起来一副奶凶奶凶的样子。
身后火辣辣的叶玲菲,不可置信的皱了皱眉,实在想不通,这么漂亮个姑娘,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