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6lcp优美都市小說 從契約精靈開始 筆墨紙鍵-第521章 旱魃出世,赤地千里(二合一)推薦-dwsyb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
飞天僵尸一个弹跳,稳稳落在「漆黑棺木」前,又小心翼翼地躺入棺木内,手一招,棺材盖自动飞至嘭地一下盖上。
尸体已入棺,阴气自地下涌出,鬼系的精华一团一团地投入。
须臾,
幽影能量汇聚,如烟如雾,萦绕在漆黑棺木周围,像一团松松软软的果冻。
进阶仪式开始了。
“大约需要46个小时。”
苏皓盯了一会说。
这个仪式,比羊角仙进阶时要短些。
一来,位于天柱山上的仪式场地,比在其它地方精挑细选的还要更优。
二来,就是钱的问题。
一件六阶宝物,一件五阶宝物,这已经远超羊角仙进阶的规格——若是想省一点,两件五阶宝物就足够。
也不会差太多。
仪式初期,
漆黑棺木很是平静,萦绕在周围形成光茧的烟雾并没有将棺木完全遮挡,飞天僵尸正如他要求的那样,在棺木内乖乖躺好。
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地,朝阳升起,但幽阴之地并未受到影响,这里幽影能量浓郁,常年累月下形成一大片厚厚的幽影乌云,纵使是白天,这一带依然昏暗如夜。
阴风涌起,黑雾如同浪潮。
西面八方以及灵玉释放出的元素能量,已经将这一带染成黑色湖泊,湖泊中,一具漆黑的棺木静静漂浮在那,一道道黑色丝线包裹着,如魔鬼一样舞动。
任老爷子使出天王领域,这一股力量笼罩,于仪式共鸣。
棺木内,一股阴冷的气势渐渐上升,仿佛要将周围的空间都给冻结。
到了此时,
不可避免地,进阶动静越来越大。
天空中的乌云有如一个黑色漩涡,向着中心下沉,阴风阵阵,仿佛有无数鬼怪在哭嚎。
苏皓身形飞起,向着远方眺望。
“动静很大,不过,幽阴之地很特殊,几乎是自成一地,我又有一些部署,在外面除非距离在四五十公里内,否则,很难察觉到这里的异样。”
不过四五十公里也很广阔,又有不少天王级、大师级御灵使在天柱山上探索,能不能瞒过两天时间,苏皓还真没有把握。
他唯一能保证的,就是将发现这里的敌人给无双掉,这样,不就没人能干扰仪式了吗。
地底下源源不断地有力量涌出。
幽影能量形成的海浪,一阵一阵的翻涌。
场地正中央,漂浮在黑色湖泊上的棺木,也开始剧烈摇晃起来,仿佛是其中封印着的魔物,要破封而出。
仪式已经到了尾声。
“还有几十分钟,就能够完成进阶。”
任老爷子长舒口气。
但了这个阶段,进阶仪式十有八九不会出问题,尽管,苏皓一早就说这个仪式的成功率很高,任老祖还是会担心。
毕竟,进阶仪式不可能百分之百成功嘛!
“而只要仪式完成,小飞它就能水到渠成地,突破冠位!”
培养到法则君主,积累足够的底蕴,再完成第五阶的进阶仪式。
这,
就是飞天僵尸的冠位之路——仅限于它这一只——但其它飞天僵尸,或许也能从它身上,得到一些启发。
任老爷子激动,但转瞬,他面色就变得凝重,扭头朝某个方向望去。
苏皓也是望去,眉头皱起。
“有部落的精灵发现这里了。”
这并不是进阶仪式第一次被发现,在几个小时前,也有人发现这里的异常,不过,是联盟的天王。
苏皓当时出面交涉,联盟天王见到是自己人,便直接离去。
但部落,不可能交涉。
任老爷子说,“先让我的精灵去试探试探。”
任老祖契约的几只君主精灵都在场。
除飞天僵尸这个王牌外,任老祖还有另外两只法则君主,「黑无常」和「白无常」,它们单打独斗不如飞天僵尸,但两者配合默契,还懂得一手合体秘术,联手战斗一点儿也不比飞天僵尸差,甚至能做到短时间内压制。
它们是任老祖的第二张王牌。
不过,任老爷子没有让这俩精灵出去试探,「黑无常」「白无常」到底是罕见精灵,又是任老祖的标志,容易被人联想。
老爷子派出去的,是一只内阁大学士。
它一身古装戴着官帽,身形一点儿也不虚幻,面色红润如同是个真人,苏皓感觉这只大学士的实力,不会比杨老师的那一只差。
不愧是活化石级的老爷子。
……
幽阴之地外,
一只龙角翼蟒飞在半空,眺望着远处。
隐隐约约,能望见某地黑色烟云翻涌,仔细观察,似乎是黑雾下有什么东西震荡,搅动着烟云。
“这是,有宝物出世啊!”
借助龙角翼蟒视野观察的部落强者,眼瞳中放出光辉。
他这些天找到的几件宝物,华光并不醒目,就已经是极其珍贵的五阶、六阶宝物。
“现在,隔着几十公里都能望见异象,莫非是七阶八阶,甚至可能是更高阶的宝物出世!”
钩龙强者按捺不住,立刻命令龙角翼蟒飞去。
一对巨大的薄翼张开,龙角翼蟒隐匿在黑暗中,贴着地飞行,很快就飞出二三十公里,远处的黑云、黑雾落在它眼中又清晰了几分。
猛然,
龙角翼蟒两翼一颤身形往左侧飞出,一圈无形的波纹从它原先所在的位置荡过,将一棵棵堪比高级珍材的树木炸碎,留下一道几十米长沟壑。
它神情凝重,拍打着翅膀挥出阵阵黑暗旋风形成风暴,将四周都给笼罩。
但龙角翼蟒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身躯就是一颤。
它的背上,不知何时多出一个身影。
古装,长袍。
一身正气。
手掌从宽大的袖口中伸出,快若闪电地按在龙角翼蟒背上。
轰~!
一阵低低的爆鸣传出,当风暴散去,天地间只剩下内阁大学士一只精灵。
数十公里之外,
龙角翼蟒的身影出现,眼瞳里残留有惊悸,即便是御灵使及时将它召唤,它的背上,也出现一个磨盘大的缺口。
吃痛着砸落在地。
钩龙部落的强者面色阴翳,“这只大学士,至少是领域君主。”
刚才那一瞬,龙角翼蟒遭受到领域的压制,才显得毫无反抗之力。
钩龙强者思索,“内阁大学士不算很稀有,这只精灵,是联盟哪位天王的?我是否能够战胜它?”
他扭头,看向左手边的一只精灵。
一只千足龙蜈。
这是他的王牌,也是他唯一的一只领域君主。
他思索了好几秒,最终长叹口气,“我在探索天柱山的诸多强者中,排名非常靠后,几乎没有可能战胜一位领域天王,还是找外援吧。”
钩龙强者的心在滴血,这毕竟是要将到手的宝物分出去。
约莫半个小时后,
幽阴之地内。
苏皓和任老爷子抬头,安排在外围的精灵早已发现敌人踪迹。
“他们果然又来了。”
……
“瑰大人,那儿就是我发现宝物的地方,异象还在,我怀疑宝物还没有完全出世不能取走。”
望见远处依然是黑雾翻涌,似是将什么东西包裹在其中。
钩龙部落的某强者暗松口气。
他口中的瑰大人,钩龙瑰,骑在一只血海妖龙身上,神色淡淡地开口,“我已经发现你说的那只内阁大学士。”
“你该庆幸,自己没有头脑发热地撞上去,不然,只怕是要遭重创……前面守着宝物的,可不只有内阁大学士一只领域君主。”
钩龙瑰伸出五根手指,“五只精灵,根据我的经验判断,得有两三只是领域君主。”
“不过,仅有这点力量对我来说,不是问题。”
……
“能发现我五只精灵,看来来人的实力,不差。”
任老祖并不是自谦。
他的精灵多是鬼系,待在幽阴之地内本就如鱼得水,除内阁大学士是他故意暴露出来外,其它精灵都隐藏起来。
黑白无常却告诉他,有一阵极微弱的精神力,从梦魇、搬山猿等精灵身上扫过。
阿阎手中的幽蓝色火焰,也微微摇曳。
只要苏皓一声令下,幽冥业火就能沿着痕迹反噬敌人。
但没必要。
“拒绝仪式完成还有13分25秒。”
任老祖不懂,苏皓是怎么将仪式时间给精确到秒,但他没有怀疑,“既然如此,我们留一手,先拖延时间。”
苏皓点头。
如果部落的人知道,是飞天僵尸在这里进阶,必然拼死破坏,就是突然冒出十几天王壮汉围攻,他也不会意外。
但宝物又不一样。
是人都有私心。
这一次,
内阁大学士等精灵没有出击,而是等到敌人靠近,再借助幽阴之地的力量还击。
地利优势下,五只精灵竟也能挡住十余只强大精灵的攻势。
暂时的……
幽阴之地地域不小。
这边战斗余波震动,远处,浓郁的黑色烟云依然稳稳地罩住仪式场地。
“拖住它们,我让我的沙漠虬龙越过防线寻找宝物,没必要打生打死。”
幽阴之地外,
钩龙瑰如是说。
一只跟沙暴巨龙有一点点相似的四阶进阶型精灵,身形忽然溃散,化作无尽砂砾在远处汇聚、现身,一下子越过防线,朝幽阴之地中心飞去。
它不断地飞。
此时,已经没有精灵能腾出手来阻拦它。
借助沙漠虬龙视角的钩龙瑰,眼睛睁大,自信的笑容下又隐隐有些不安……太顺利了,大学士等精灵似乎压根就没想拦住它一样。
‘不好!’
沙漠虬龙眼皮子一跳,一股致命的杀机萦绕在心头。
黑影出现在它的身后,不断拔高,宛如一尊魔王。
魔王伸出一根手指,朝着它点来。
速度不快。
沙漠虬龙眼角的余光能够看见,这根手指一点一点地往前,但它的身体,它的灵魂却仿佛被冻结一样,挣扎、动弹不得。
“是阎罗鬼君,是龙国的苏皓!”
轰~!
千钧一发之际,沙漠虬龙的领域挣开,但整个领域还未扩散,就沾上幽蓝色的火焰。
无形的领域也无法避免被幽冥业火灼烧吞噬。
幽阴之地环境下,幽蓝色火焰更是有如神助,只眨眼就扩散开来,沙漠虬龙别说探清黑雾中央,它远远未能靠近就吓得丢了魂一样地狼狈逃开。
外围部落精灵凌厉的攻势,都不由变缓。
苏皓感觉可惜。
他的本意,是想将两名部落强者骗进来宰掉。
没想到部落强者比他计划中的,还要谨慎一点点。
“优势明明那么大,你们怎么就不能A上去呢!”
自始至终出现的,就只有精灵而没有御灵使。
直到此时,部落隐藏在暗中的强者,显然是认出阿阎,认出他来。
刚才打得正激烈的一群精灵,竟气势汹汹地……转身就跑。
只一会儿更是被召唤离开,消失在视野当中。
苏皓:“……”
都是威名惹的祸。
……
“时间还剩3分14秒。”
苏皓望了眼说。
尽管没能宰到人头,但没有暴露出飞天僵尸、任老祖正在突破,就是战略性的胜利。
部落两人纵使回去搬救兵,也无所谓了。
剩下的时间没有再出现任何意外。
当苏皓默念到“3、2、1……”时,无形的吸纳力量席卷,漫天的黑色烟云涌入棺木,整个幽阴之地的元素能量下降到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半空厚厚的云层都变得稀薄不少,有丝丝缕缕的阳光透入。
五阶宝物「漆黑棺木」剧烈震颤起来,下一刻……
轰~!
整个棺木四分五裂,青黑色的身影一跃而出,踏足大地。
龙国传说中,旱魃最初的身份是天女,穿着青衣的女子。
但任老爷子这一只显然不是。
它在飞天僵尸阶段,就是个青面獠牙的糙汉子,怎么可能进化成一女子?此时的旱魃身形挺拔壮硕,皮肤呈青色,身披黑色的战铠,尽管嘴边还有一对獠牙,却不狰狞,更显威武。
它一步步往前,所过之处大地干涸龟裂,就像是领域自它脚下张开,却影响着现实。
旱魃出世,赤地千里。
苏皓却敏锐地发现……
“不只是影响环境,元素、甚至是法则也被排斥出去。”
任老爷子也意识到关键。
他让内阁大学士张开领域,白色的正气领域维持在数百米范围,但当旱魃上前,‘赤地’随之移动时……
白色领域瞬间消失掉一大块,像是一张饼被啃食掉一大块,紧接着,这张饼被越啃越残,十几秒后终于到维持不住的地步,整个领域溃散开来。
旱魃径直来到大学士面前,铁塔般的身躯投射下巨大阴影。
强悍的大学士就好像是只瘦弱鸡仔,随时都可能被拎起来,生生捏爆。
大学士:大哥冷静!
旱魃抬起比内阁大学士腰部更粗的手臂,举过头顶……
自它的手掌,自指尖开始,一寸寸蜕变。
迈向冠位的蜕变。
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