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5q4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暗流之門 愛下-第兩千一百五十六章 修仙之望熱推-23r2f

暗流之門
小說推薦暗流之門
“小心,小心,下面的都往边上让一让。好嘞,等过会儿记得往上面堆满秸秆,保准外面来了多少人也找不出来!”
悬浮车被王涛小心驾驶着降落在一户院落之中,他是通过车身自带的多重摄像头进行的调车。为了不至于被远方看见还得尽量压低车辆的高度,以至于有几次连人家墙头的砖块都蹭了下来。
四台悬浮车就是在他的一一操作下被分散安置,只需要几户院落就能将之隐藏起来。而相关的庄户人家也都忙着不停搬动家中秸秆堆,果然没出一时半刻就将悬浮车给遮挡了起来。不但是站在门口都未必能发现猫腻,就是走在伪装的秸秆堆旁边也未必能看出名堂。
等安排妥当之后便是王涛亲自再设置了新的命令,于是另外三辆悬浮车便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自动飞向了远方。只不过当它们拔地而起的时候还惊到了红衣的娘家人,以至于好多人都傻愣愣地抬头一起行注目礼。
毕竟大家都是看到了车中早已经腾空没有半个人了,那么又是谁在其中驾驭那些大玩意呢?
倘若王涛站在旁边时还可以勉强说得通,目力范围以内发生的事情总能归因于这仙人本身。但如果是其本人站在原地却能任由器物奔赴远方,那么这种情况就太过超出大家想象了。
想来想去之后或许就只能归结于仙人法术的神妙,这是众人在百思不得其解之后的最直观想法。而且大家刚才也都看见这一位在空中虚画了一阵,说不定就是当时制作出的玄妙神符在发挥作用。
于是王涛前脚将几台自动机械送走,后脚就听得周围一阵阵的扑通声先后在周围响起。
原来是见到这些神奇的人们都无法理解其中奥秘,既然想不通的话便不如跪下来大礼膜拜,或许就能让这神通广大的仙人收自己为徒。还有的则是看见大家都跪下了便跟着从众,若是自己做出与众不同的行为反而会产生不安。
大家不仅在动作上要到位,就是在语言上也要及时跟上:“祈请上仙教授仙术!XX愿奉上全部家财成为弟子!”
当然这些人的家财其实也没多少,无论是田产还是房屋都是固定在此地的,王涛又不可能为了些许低产的农作物来回奔波。谁知道自己弄回来的科技物品会在什么时候坏掉?万一在路上出了故障可怎么办?
更何况还在刚才的城邑中经历了“玻璃瓶”事件,仅是如此就令他顿时直观的感觉到自己手中握有的东西是多么大的财富。如此一来就让他根本看不上求仙者报出的代价,那些东西丢在自己的财产中能冒出水花吗?
无非是由于交换不畅导致了没法及时变现,而且河青城周边似乎也不怎么出产特别出彩的特产。不然整个河青城就不得不在城里城外都修满仓库了,管你什么黍米还是麻布的都能堆放得满满当当。
不过人的肚子是有限的,拼命敞开了肚皮痛吃也咽不了多少的粮食。身体也是有限的,每隔半个时辰换一套衣服也穿不了多少件。真要如此折腾的话反倒会使得自身疲惫难受,到头来都得一个一个地去找四娘瞧病。
反而是技术落后的储备设施效果很可疑,王涛眼下还不能确保获得的额外财富能保存多久。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忙来忙去是为了繁殖一仓仓的大老鼠,又或是为了饲养数之不清的虫子和霉菌,光是付出了汗水和鲜血的信众们就不会同意,因抢夺和厮杀而丧失青壮的家庭就更不会同意。
所以从异界夺得的财物还是继续堆放在仓库中比较好,这些东西即便可能部分生锈也不至于招虫鼠侵扰,反倒会成为非常不错的交换物品。等什么时候需要了再拿出一部分换粮,即便任由河青城周边田地荒芜了也不至于挨饿。
“等等,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日常思想飞跑的王涛不由苦笑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刚才竟然能从一般人想献上财产而胡思乱想,然后就思想跑毛到了所得财物的未来处置上。或许这该说是自己已经习惯了统治者的角色么?要不然都什么时候了还能跳到一般人都不会关心的事情上?
而他的这一举动也将不少人给吓到了,因为人们习惯对于焦点之中的人物进行各种各样的解读:不就是请求成为仙人徒弟吗?不就是请求传下一两个法术吗?怎么看这位的表现似乎是很难办的样子呢?
众人在惊讶之余便不由更加跪伏于地,甚至是大部分有所求之人都紧紧将上半身贴在冰凉的地面上。由此可见众人对于学得有用之术的心情是多么迫切,哪怕是自己的尊严也可以在奇妙的前景之下轻易抛弃掉。
至于单纯因为腿软而跪倒的却是一个也没有,因为那种人在悬浮车队初来之时就已经软过一次了。他们在或远或近地接触过一阵后反倒能去掉原本的胆小,正所谓是见怪不怪就得先有个“见”的机会,然后才可能在习惯之后能处于“不怪”的状态。
所以现在跪倒一地的人都多少下了一些决心,甚至还不乏向着红衣这个“自家人”使眼色,期望她能看在血脉亲戚的份上为大家说说情。
然而希望归希望,现实归现实,红衣在见怪不怪这个层面上还是占有优势的,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上怎么都比众人又更进了一层。她当然能琢磨出王涛并非是什么仙人,从最初见面时的鼻青脸肿就能看出来了,谁家的仙人会被凡夫俗子被造成这样?
那么即便是收到了目光投来的请求也当看不见,被逼得急了甚至就干脆死死盯着地面,仿佛那上面有什么好看的花纹似的。不过事先准备的纱衣却在这个时候就发挥了作用,朦朦胧胧地罩在身外就仿佛拉起了一将移动屏风,只要自己装看不见那就是看不见。
但这些麻烦都抵不上王涛的一句话语:“我在落入这处村庄时就已看过了,尔等的资质都欠缺灵根,没法成为修仙之材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