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2ci人氣都市小說 《港樂時代》-第430章 莫得罪女人熱推-grvop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各位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简而清还没踏入金冠酒楼的包间,他洪亮的声音早已穿透入内。
包间的客人纷纷抬头望去,先是会心一笑,接着又露出了几分惊讶。
因为跟在简而清身后的人,并不是那个整天跟在他身后的九弟简而和。
这个一身清闲气质,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的人正是卢东杰。
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当然对这个声名鹊起的年青人比较关注,也充满好奇。
对于简而清能把这个极少出现在社交场合的人带过来,确实让大家惊讶了一下。
卢东杰打量了一下今晚在场的宾客,快速辨识着这些人的身份。
不过当他看到那个冷着脸的女孩时,不禁露出了一丝意外。
简而清也没骗他,在座的好多都是熟人,除了几个比较陌生一点。
简而清哈哈大笑起来,“给你们介绍一位新朋友,卢东杰先生。”
一位中年男人先站了起来,热情地笑着招呼:“欢迎你,卢生。”
沈烨是幸福家庭杂志负责人,今晚这场饭局便是由他主持做东的。
卢东杰客气地与他握手,歉意地笑,“沈先生,真是冒昧打扰了。”
“哪里,卢生赏脸光临,自然求之不得。”沈烨笑着摆摆手,做了个手势,“这边请入座。”
今晚虽只开两席,但人才济济。
在次座的是三苏和三苏夫人。
三苏是香港文坛大家了,同时为几份大报纸写社论,还用多个笔名连载小说。
在通俗文学作家中,作品題材之广、产量之多、语言风格之奇的佼佼者,一定要数三苏。
他的创作时间由四十年代一直持续至今,可谓是香港报业的黃金時代的见证者。
然后左边是萧骏德和孙瑜标夫妇。
孙瑜标略有意外地看着他,“真是稀客呀,平时可很少见你出来社交活动。”
卢东杰无奈地摊摊手,“哈,我能说是被简老八骗过来的吗?”
孙瑜标有意无意朝那边看了一眼,笑着揶揄道:“说不定还歪打正着了呢。”
卢东杰只是笑了笑,不做声。
孙瑜标平时一副女强人的姿态,但她在其老公面前却一点都没彰显出来。
坐右边的是康威和胡燕妮夫妇。
这对夫妻都曾经是邵氏公司的演员,当年还一度被邵氏棒打鸳鸯。
胡燕妮自然不用说了,大红大紫的艳星,人称「喷火女郎」。
只不过因为这几年的功夫片热,她的混血儿外形不适合古装,渐渐淡出影坛。
坐在中间的黄华旗和他太太。
黄华旗任职于香港电台多个职位,最早「狮子山下」剧集便是由他来执导的。
廉政公署成立之初,他被借调去担任宣传主任,今年才被放出来。
黄华旗擅长社会尖锐题材,前两个月拍了一部「出笼」,招来有关部门不满批评。
坐在侧边的,还有一对打扮得很时髦的夫妇,卢东杰对他们是有点陌生了。
在经简而清提醒后,他才想起原来是徐坚和文丽贤夫妇,也是社交界的名人。
徐坚是富都酒店的太子爷,家族在港台两地都有很多生意和物业。
文丽贤是模特儿出身,曾在丽的电视营业部任职,现在出来创办时装公司。
在前几年,文丽贤下嫁徐坚除了是社交界的一件盛事,婚礼还登上了明周封面。
对于两个基本上不算是娱乐圈的人来说,確是了不起的「成就」。
今晚除了那些成双成对的夫妻外,还有两位香江才女奕舒和白韵芩。
简而清轻轻喉咙,“我们都是结过婚的人了,卢生你跟林小姐坐在一起最合适了。”
其他人听他这么直接的话,隐隐都露出了一许古怪的笑容。
奕舒忽然调皮地朝林清瑕眨眨眼,“清瑕,你可不能见色忘义哦。”
白韵芩露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奕舒你这话就不对了,人家金童玉女就应该坐一起。”
林清瑕被她们合伙调戏,脸上微微局促起来,心中慌乱不已。
这纯情玉女,火候还没练到家呢。
卢东杰笑着解围道:“奕舒,简老八可是冲着你来的,你拿清瑕做人质就不对了。”
大家听卢东杰把两人的小心思直接揭开,不由都哈哈笑了起来。
林清瑕即时松了一口气,本想对他投去目光,后来想起什么,又省下了。
奕舒一时气结,狠狠地瞪了卢东杰一眼,那意思是这仇结下了,日后走着瞧。
简而清脸上尴尬地讪讪笑着,这与他平时调皮有趣的性子完全不同。
卢东杰这招围魏救赵,祸水东引,虽然代价有些大,但效果很明显。
沈烨笑着打圆场,“卢生和林小姐坐一起,简老八和白小姐坐一起吧。”
客随主便。
简而清的算盘一下子落空了,只好闷闷不乐地坐在白韵芩旁边了。
卢东杰完全无视奕舒投过来的犀利目光,大方地和林清瑕坐在一起。
在场的都是已婚或者离婚人士,也只有卢东杰和林清瑕是未婚人士。
他们两个绯闻男女不坐在一起,反而更加令人更加奇怪了。
卢东杰和林清瑕今晚出现这里,很明显是分别做了对方的矛和盾。
奕舒为了躲避简而清的纠缠,把林清瑕带过来充当挡箭牌。
简而清为了化解奕舒的招数,又因此邀请了卢东杰来做急先锋。
果然,这下真相大白了。
简而清跟那些小妹妹打交道很有一套,但终于在奕舒这里碰上了钉子了。
卢东杰偷偷握住林清瑕的手,压低声音,“还在生气?”
林清瑕小心地左右看一眼,轻哼了一声,“你说呢?”
奕舒忽然轻咳一声,“卢生,你对清瑕的态度很亲昵呵。”
她本来对卢东杰还挺有好感的,现在看他很不爽,直接给他上眼药。
林清瑕如被吓着的小兔子一般,急急收回台下被他握着的手。
卢东杰神色自若地笑了笑,大方地承认,“我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呀。”
林清瑕微微飞红了双颊,但又忍不住去瞪了他一眼。
奕舒笑吟吟地看着他,“你这话传出去,不怕其他人吃醋呀。”
卢东杰耸耸肩,“食得咸鱼抵得渴,我早有人人喊打的心理准备了。”
奕舒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但是看林清瑕恳求的眼色,心中哼了一声,便先放他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