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cxr8精彩小說 猛卒-第九百六十二章 提前出發分享-ng5a9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李万荣摇摇头,“将士们都不愿跟随阉党东去,大部分将士都是巴蜀人,父母妻儿都在这里,怎么可能丢下他们远去?昨天晚上已经爆发了一次逃亡潮,逃走了五六千人左右,我估计还会出现逃亡,只是因为神策军训练有素,将士普遍比较服从命令,所以暂时还隐忍着,可一旦到了极点,这个隐忍就会爆发。”
“百官呢?”
张云又问道:“他们是什么情况?”
李万荣不屑一顾地笑道:“稍微有点气节的官员基本上都走了,剩下的几百名宦官都是软蛋,不敢反抗,阉党叫他们去哪里,他们就乖乖去哪里?”
张云点点头对李万荣道:“我带来五十名兄弟,都是最强悍的斥候,我们想救出帝后,将军有没有什么办法?”
李万荣低头沉思良久道:“现在肯定是不可能,霍仙鸣的心腹邓惟恭率五千军队将临渝宫包围得水泄不通,除非是一场激战,把他们打败,但那样会危机帝后的安全,我觉得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路上劫走大船,但阉党也防备了我,命我统领后军,我的军队不能到前面去。”
这时,旁边的长子李乃道:“父亲,其实有办法的,可以用测粮队!”
李万荣眼睛一亮,“这是个好办法,我怎么没有想到?”
张云连忙问道:“测粮队是什么?”
李万荣笑着解释道:“测粮队是通俗的说法,它其实叫做备先队,是后军特有的一支队伍,他们的职责是编制全军的粮食和需求,要深入到每一个营队去统计,一般是三名文官和数十名随从,后军就根据他们编制的计划发送粮食和物资。”
张云恍然,他连忙问道:“这个备先队可以接触船队吗?”
“当然可以,船队也要粮草物资补充。”
张云当即立断道:“就这样安排,我和五十名弟兄编为备先队!”
………
夜幕刚刚降临,王太后带着幼帝以及大批宫女宦官开始登船,还有阉党和他们爪牙,以及文武百官和他们的家眷,尽管大部分人都不想走,但已经由不得他们。
俱文珍亲自监视着王太后和小皇帝上了船,他又安排了十名心腹宦官监视以及五十名侍卫随船,说是保护,其实就是软禁了他们。
王太后坐在船舱内,怔怔望着岸上的建筑和树木,她轻轻叹了口气,“这一去,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
“这次未必会离去!”她对面负责照顾小皇帝的宫女微微笑道。
王太后心中又燃起一线希望,“阿英,真的有希望吗?”
这位让俱文珍觉得眼熟的阿英正是应采和,她只不过戴了一张藏剑阁的面具,又施展了缩骨之功,使她身高又矮了几分,这才逃过了俱文珍的毒眼,否则俱文珍怎么会认不出她?只是觉得有点眼熟。
王太后刚册封为太子妃不久,就是应采和给她做贴身护卫,两人关系很熟,这次应采和奉郭宋之令保护太后和小皇帝,王太后便把小皇帝身边的陪同宫女换成了应采和。
至于应采和的宝剑当然也携带了,就放在王太后的随身箱笼内。
应采和淡淡道:“这些阉党造了这么多孽,他们就想一走了之?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我可以肯定他们走不掉。”
王太后有点担心道:“会不会波及到我们?”
“太后放心吧!除了我之外,还有一支军队也在保护太后。”
王太后刚要说话,应采和向她摆摆手,指了指外面,王太后愣住了,外面没有人啊!
好一会儿才传来脚步声,一名宦官在门口道:“太后,晚膳的时辰到了!”
……….
船队终于出发了,三百艘大船一艘接着一艘,浩浩荡荡,延绵数十里,岸上有五千士兵紧紧跟随,两万神策军也跟着出发了。
与此同时,大将李冰率领两万骑兵正向渝州方向疾奔而来。
郭宋在接到杨秀英和张云的紧急报告后,立刻调兵遣将,他这次带了七万大军南下,加上剑门关投降的八千军队,使他大军接近八万人,但人数还是不太够,他又在成都难民中招募了三万军队,负责镇守成都。
李冰则接受了郭宋的重托,率领两万骑兵去追赶准备逃亡的南唐朝廷。
夜色深沉,大军在黑咕隆咚的原野中奔行,速度不是很快,每个骑兵手执一支火把,就仿佛一条火焰长龙在大地上游动。
大军从雅州直接进入眉州,穿过陵州、资州后便抵达渝州境内,骑兵要走两天左右才能抵达渝州。
这时他们已经进入资州境内,大将陈丰追上来道:“将军,弟兄们连续奔行五个时辰了,恐怕战马受不了,休息一下吧!”
李冰点点头,“可以,传令大军就地休息!”
‘呜——’长长的号角声在旷野里回响。
随着号角声连续吹响,骑兵们纷纷停止了前行,翻身下马休息,他们取下水囊,给战马喂水,又让战马在袋子里啃食草料。
士兵们也盘腿坐下,大口吃着干粮,他们的干粮有点像肉夹馍,厚厚的两大块麦饼,夹着碎羊肉和煎鸡蛋,再浇一层浓香的芝麻酱,用荷叶包扎好,吃的时候,便可直接捧着荷叶大口啃咬,这种干粮分量很足,一份就能吃饱。
李冰也在一边吃干粮,一边盘算着怎么追击敌军。
从渝州向西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至少要走十天才能走出三峡道,他有信心在三天内追上敌军,唯一担心就是道路狭窄,摆不开战场。
但李冰没有选择,他向晋王承诺过,就算追到荆南,也一定要追回帝后,严惩阉党。
李冰又起身看了看周围,问道:“这是哪里?”
有本地人道:“将军,这里就是资州盘石县地界,前面便是中江,那边有一座大桥,过了桥就是县城。”
李冰有点不放心,又派一千士兵赶去大桥,保护住桥梁。
次日天刚亮,大军精神抖擞,士兵纷纷上马出发了,走了不到十几里,前面果然出现一座大桥,这是一座有些年头的木桥了,横跨在中江上,颇有气势。
中江就是沱江,大军过了大桥,前面便是资州州府盘石县,得到消息的刺史率领一班官员在城门等候了。
刺史叫做何闻凯,也是一名老官员,年约六十岁,在官场打滚三十年,早就练的滑不溜手,不管是谁主政西川,他都坚决支持,连宋朝凤、俱文珍都夸他识大体,顾大局,前些日子他才依依惜别了阉党一行,今天他又率领官员出来拥戴郭宋的军队。
“我们天天盼着王师南下,解救大唐社稷于危难,解救资州百姓于水火,我们脖子都盼酸了,终于把王师盼来,我愿赋诗一首,以明心志。”
后面的官员对他的无耻都已经麻木了,李冰却受不了,他连忙摆手道:“你的诗可以献给晋王殿下,我这里不需要,我这里需要草料或者黑豆,何刺史能安排吗?”
何闻凯呆了一下,问道:“不知道将军需要多少?”
“我需要一万担草料和五千斗黑豆,你们有吗?”
晋军的运气不错,在仓库里找到了两万担切好的细料,士兵们直接装进马料袋,李冰发现还有不少面粉和干肉,他命令每个士兵取一斗面粉,两斤干肉。
一个时辰后,士兵们都收拾停当,又继续浩浩荡荡向东南方向的渝州杀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