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cgkt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問丹朱笔趣-第三百零六章 奔走閲讀-g92zo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三皇子过来的时候,太子已经告退了,但皇帝也没有见他。
不过进忠太监亲自来跟他解释。
“陛下有些事要想一想,不能分心。”进忠太监低声说,“殿下事情不急的话,明日再来可好?”
三皇子对进忠太监道谢:“不急,我明日再来。”迟疑一下问,“是不是因为我让父皇和太子为难了?”
五皇子和皇后是因为谋害他被皇帝圈禁,这两人毕竟是太子的嫡亲。
看着三皇子略有些自责的面容,进忠太监不由心疼,明明他才是受害者,却还要承受这样的煎熬。
“不是不是。”他忙说道,“是太子有事求陛下。”
说到这里想了想,对三皇子压低声音。
“这件事关系到丹朱小姐。”
三皇子伸手抓住进忠太监的胳膊,低声急问:“她怎么了?她最近好好的,没有惹事啊,她怎么会惹到太子?是不是因为我——”
人人都知道三皇子与丹朱小姐要好,如果太子对丹朱小姐不利,也极可能被认为是报复三皇子——进忠太监当然不能允许有这样的猜疑,忙打断三皇子:“不是不是,殿下你不要多想,与你无关,这件事其实算是丹朱小姐的家事,以前,吴国还在的时候,她和她姐夫的一些旧事。”
为了不让这样猜测出现,这也是对太子好,他告诉三皇子,皇帝是不会怪罪的。
三皇子听了神情果然缓和了很多,关于陈丹朱的旧事他也知道一些,比如杀了她的姐夫。
“怎么现在又提这个了?”他不解的问,“与太子殿下有什么关系?”
进忠太监就不多说了:“陛下就是在想这件事,等想明白了再说,殿下现在不要问了。”
三皇子知道分寸,对进忠太监再次道谢,转身离开了。
三皇子走的很快,大概是身体好了,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慢悠悠,小曲在后忍不住小跑跟上:“殿下,是回宫还是去值殿?宋大人他们已经过来了吗,也看了齐郡以策取士的信件,殿下你做好决议后,他们准备出发——”
三皇子停下脚:“去桃花山吧。”
小曲吓了一跳:“殿下,这个时候?”
“当然是这个时候,丹朱小姐还不知道这件事。”三皇子道,“要去告诉她一声。”
小曲忍不住上前一步拦住:“殿下,您刚得知消息就去告诉丹朱小姐,太子殿下会怎么想?陛下会怎么想?”
三皇子如今有声望,又刚被五皇子皇后暗害,按理来说是最受皇帝信重和宠爱的时候,但实际上并不一定,看,皇帝越来越多召见太子,反而将三皇子拒之门外。
这个时候不好再让皇帝不满。
三皇子笑了笑:“我这样做不会让陛下不满的,我这样做才是在陛下预料中,得到这样的消息不去急急的告诉丹朱小姐,反而不像我。”
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像自己了。
他加快了脚步,小曲只能在后再次小跑着跟上。
陈丹朱还没有回到桃花山,与刘薇李涟告别后,她从车中爬出来,换上护卫的马。
“丹朱小姐,你要去军营吗?”竹林看着催马狂奔的女子询问。
马奔驰的极快,路上的民众纷纷躲避,看到一个女子如此嚣张的纵马也没有多少愤怒,见怪不怪,丹朱小姐嘛。
陈丹朱没有回答竹林的话,只向前方疾驰,很快就看到占地宽阔的京营,高大的门架,瞭台,更远处飞扬的中军大旗——
远远的兵卫也看到了疾驰而来的女子,准备好了撤开关卡,好让丹朱小姐畅通无阻。
但陈丹朱却在远处勒马停下。
“丹朱小姐?”竹林在一旁不解的问。
陈丹朱没有说话,只看着前方,竹林看着她,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眼前的女子穿着华丽的衣裙,不管是纵马疾驰在街市还是缓步行走在皇宫,顾盼神飞横行肆意,又随时随地能装可怜娇弱——比如要见到铁面将军的时候。
但此时此刻她柳眉垂下来,她的脸雪白,她的眼里幽幽暗暗,她的神态沉寂——
陈丹朱也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可能已经是习惯了,遇到委屈的时候跑来铁面将军这里哭一哭,但这一次,来这里哭是没用的。
她伸手摸了摸脖子,当年被姚芙婢女割破的伤口早已经痊愈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当年铁面将军就阻止了她杀姚芙,现在,站在太子身边能亲自去见皇帝的姚芙,铁面将军更不能做什么。
平心而论,姚芙才是朝廷真正的功臣,她只是得占先机抢来的。
陈丹朱调转马头,沿着原路疾驰而去。
搞什么啊,竹林不解,回头对一个同伴示意一下,自己追上去,那同伴则向军营中去了。
“丹朱小姐来了?”枫林问,“然后又走了?”
这个骁卫点点头:“可能是惦记将军,但又怕打扰将军。”
枫林还没说话,身后传来铁面将军的失笑声。
“她哪有那么多想法。”铁面将军道,手指敲了敲桌面,看向那名骁卫,“丹朱小姐有什么事?”
骁卫摇头:“这几天真没有事。”
铁面将军想了想,问:“丹朱小姐适才从哪里来?不是突然从山上过来的吧?”
将军还真说对了,骁卫忙点头:“从皇宫来,今天金瑶公主邀请,丹朱小姐和刘薇李涟两位小姐一起进宫玩,但在宫里没什么事啊,一直玩的开开心心的,然后刚出宫,丹朱小姐就这样——”
他的话没说完,铁面将军站起来,道:“备车,我进宫去看看。”
进宫看什么?这骁卫不解,如果担心丹朱小姐,不是应该去桃花山上看看吗?
……
……
陈丹朱还是没有回桃花山,骑着马又回到了城里,竹林无奈的跟着,看着陈丹朱来到曾经的陈宅如今的关内侯府——旁边的宅院。
陈丹朱很少来这里,守门的下人很高兴,但丹朱小姐还是没有在意他介绍将家宅围护的多么好,而是又让他搬着梯子放在后院的院墙上。
竹林无奈的看着陈丹朱爬上去,要见周玄也不用这么鬼鬼祟祟吧?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嗯——周玄和陈丹朱最近的传言是有点见不得人。
丹朱小姐到底要干什么?一会儿跑到铁面将军那边,一会儿又跑到周玄这边,她到底想见谁?
陈丹朱在墙头上坐下来,看着那边的宅院出神。
见周玄,告诉他,她与他联手,他杀皇帝,她杀姚芙——
但是,皇帝死了,她就能杀姚芙,家人就能活下来了吗?
肯定不行啊,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陈丹朱望着熟悉又陌生的院落出神一刻,大概到时候这座家宅依旧被抄检,被焚烧化为灰烬。
陈丹朱起身沿着梯子爬了下去。
……
……
“公子公子。”青锋冲进周玄的书房,顾不得满屋子的门客副将,“丹朱小姐来了!”
原本歪坐懒懒的周玄立刻坐起来:“她怎么来了?”一面向外看,人也站起来,“在哪里?”
青锋又道:“又走了。”
什么啊!周玄皱眉,扔下满屋子的人,将青锋拎着走出来:“是你发疯还是陈丹朱发疯?”
青锋笑:“应该是丹朱小姐发疯,她适才在后院的墙头坐着看着这边,看了一刻,就又走了。”
因为不知道丹朱小姐要干什么,护院们看到了不知所措,没想好怎么反应的时候,丹朱小姐又走了。
真来了,周玄的手松开,心里顿时爬满了蚂蚁一般,是来看他的?想见他?
“丹朱小姐肯定是想见公子。”青锋凑过来低声说,“又不好意思,那句诗词怎么说的?辗转反侧寤寐思服——”
周玄将他凑近的脸嫌弃的推开:“什么乱七八糟的,陈丹朱会想这么多?”
话虽然这样说,但嘴角咧开的笑。
也许,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