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os7e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557.八百里連營看書-8olgk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用了几日的时间,子受所率领的大军距离汜水关便只有四十里的路程了。
忽然,子受从梦里惊醒,迷迷糊糊问了问到了什么地方,便招来了鲁仁杰。
鲁仁杰立即催马上前,对着子受道:“陛下,再往前方行十八里,便是老将军驻军之地,两军合兵一处,不妨先派人送信,也好让老将军迎一迎陛下。”
鲁仁杰知道纣王为鲁雄背下了兵败的锅,心中感恩,别的事做不了,迎驾这种事,肯定要做全,将纣王的面子给足了。
“不妥!”子受摇头,四下张望一番:“可有派出探马查探附近地形?”
“有,李将军早已派出探马。”鲁仁杰回道:“此地乃是汜水关外唯一的一处山林,早前老将军兵败后曾想驻军在此,但此地距离汜水关还是有些远,便舍了。”
子受沉吟一番,道:“此地既然是汜水关外唯一的山林,不如就在此扎营,左右后背全都是山岭,只有一面受敌,岂不是万无一失?”
退兵嘛,露个面跑路就好,以守为上。
“这…”鲁仁杰面露难色,依着山林扎营,固然易守难攻,可他们是西征啊!征伐、征伐,自然是以攻为主,哪有未攻就先落入守势的道理?
“传朕旨意,就地扎营,连营,给朕扎八百里连营!”
鲁仁杰听命,就要吩咐下去,这模样让子受感到迷惑,八百里连营没问题吗?
刘备扎了七八百里的连营,被陆逊一把火烧了,火烧连营这么出名,还能不是个昏招?
以鲁仁杰之前表现出来的能力,不应该没看出来啊!你不点破缺点,我怎么解除你们对我用兵如神的误会,而后的退兵又怎么会顺利?
想到这里,子受又将鲁仁杰喊了过来:“鲁将军,朕不知兵,你看看,这八百里连营,是不是有些问题?”
鲁仁杰一愣,扎营是你说的,有问题也是你说的,要是觉得有问题,你下令扎什么营啊?
不过他也就只敢在心里这么想想,表面上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应道:“启禀陛下,这连营,没有任何问题。”
没问题?怎么能没问题呢?
是不是没人扎过连营,所以鲁仁杰察觉不到?
子受轻咳一声,试图将鲁仁杰往自己所想的方向带:“你看看啊,现在正是初秋,天干物燥,容易起火….”
“陛下说的是。”鲁仁杰点头:“末将会传令将士,做好放火措施,以防走水。”
就这?不批判一番?连营容易挨烧,是昏招吧?
子受继续诱导:“大营首尾相连,要是敌军一把火…..”
“这自是要做防备,不过要是大量敌军能越过岗哨接近我军大营,便是不放火,也难对付。”
你这人怎么就这么不上道儿呢?
想来想去,子受决定直说:“鲁将军,朕就说了,这连营比一般大营,更容易受火攻,实是不智,朕….”
鲁仁杰懂了,这必然是陛下在考验自己,心中难免有些激动,当时他请命给纣王送信,未尝不是存着些在纣王面前刷刷脸,展现一番的心思,毕竟他是个没有走正常科举的关系户,单凭名声去了解,很容易被看低。
想明白这点,鲁仁杰便放开来,道:“陛下这是哪里的话,无论是怎样的大营,首要便是防备火攻,营帐易燃,营帐收尾相连容易烧,团在一起的营帐,难道就不容易烧了吗?”
听着鲁仁杰长篇大论说了一堆,子受心中莫名其妙,怎么会呢?怎么会没有问题呢?
可惜他不知兵,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汜水关。
一传令兵向着南宫适禀报道:“将军,纣王来了,如今正率着大军扎营。”
南宫适坐在桌案边闭目沉思,听了传令兵的话,原本放在膝盖上的手不由得一紧,连续抽动几下,好半天才缓缓松开。
便是之前面对窦荣、鲁雄,南宫适也从未有这么紧张过,因为这次他所要面对的,是纣王。
他缓缓睁开眼睛,强自镇定下来,道:“点三五骑,并雷震子将军与我一同去看看。”
很快,南宫适就与雷震子带着三五骑,快速奔向山林,也不用靠近,远远望去,就能见着正在安营扎寨的商军。
“看来不能趁虚来攻。”
雷震子摇摇头,看着巡逻不断的商军,便熄了趁着营盘未稳进攻的心思。
望见商军的架势,南宫适不由皱眉,道:“纣王果然难缠,这并非一般营盘,而是连营。”
“连营?这其中有何说法?”雷震子不是很懂。
南宫适解释道:“营盘首尾相连,一环套一环,一处受击,各处救援,我军若想要攻破大营,必须一路过关斩将,一路推进,哪怕能拿下,损耗不会小。”
雷震子问道:“连营既然有如此功用,为何不常用?想来必然有轻松破解之法。”
“有。”南宫适望着大营,缓缓点头:“敌营已固,但是位置固定,无法变通,只要能做到首尾夹击,就能让商军自乱阵脚。”
“这连营部署,固然极其精密,一环套一环,十分难以攻破,然而我军只需要依托汜水关,龟缩防守,等待时机,先用拖时间的方法,将商军军心拖垮,然后对其军营实施部署攻击,定点拔除,再利用令人率领小股兵马穿梭山林,于商军身后袭击。”
“如此首尾夹击,让前军陷入混乱,使其无法环环相扣一处受击多方支援,再以火攻增加混乱,分割站场,逼商军应战,而被点着的军营不能依托以固守,想脱离火海只能出营相斗,而我军则可守株待兔,全力攻击,一口气歼灭对手。”
雷震子奇怪道:“既然已有应对之法,将军为何愁眉不展?”
“并没有那么简单。”南宫适轻叹一声:“纣王不亏是纣王,这连营有破解之法,但鲁雄所率的兵马呢?”
“两路兵马并未合兵一处,汜水关中兵力不足,对一处营盘发起攻势已实属不易,又怎么可能同攻两处,若是依着此法首尾夹攻纣王的营盘,鲁雄必然会立即带兵压上,到时候被首尾夹攻的,就是我们了!”
雷震子点头称是,竟是险些忘记了鲁雄所部。
总觉得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