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gwg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六十八章 霧-623e7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伙子,要不再多留几天吧,也好让我们好好谢谢你……”
“……是啊,小伙子,要不多留几天吧……”
翌日清晨,屋前院子边,
被搀扶着的老太太,和老太太的几个儿女,看着廉歌,出声挽留着。
“谢过了,就不叨扰了。”
廉歌看了眼这老太太,其几个儿女,和旁侧站着的老人,这一家子,微微笑了笑,出声说道,
“……不叨扰,不叨扰……那要不小伙子你待到中午吃个午饭再走吧。”
中年男人搀扶着自己母亲,出声说着,又往着稍远处望了望,
“……这会儿雾气这么大,路也不怎么好走,小伙子你待到中午,雾气散了再走吧。”
山里起了浓雾,丝丝雾气汇聚着,又再溢散着,萦绕在不远处山丘山林间,又弥漫至这山坳里的村子中。
看了眼这萦绕在身侧的丝丝雾气,廉歌再转过视线,看着这一家子,微微摇了摇头,
“……那小伙子,我开车送你吧。”一旁的大儿子见状,再出声说道,
“就不劳烦了。”
廉歌再说了句,转过身,挪开了脚步,踏出了院子里,
“……那,小伙子你慢去……”
老太太一家先是紧随着,往着院子外紧走了几步,又相继停下了脚,朝着廉歌喊了声,
“……妈,那我们回去吧……外面这会儿天时凉了……”
又再站了会儿,看着廉歌走远后,老太太一家才相继转回身,往着屋里走回去。
……
沿着村道,廉歌往前走着,
老太太一家在身后,渐渐远去。
沿着坡道,再踏上或盘绕,或穿过山岭的公路,廉歌继续往前走着,
一人一鼠渐行渐远,那村子,也在身后渐渐远去。
……
“啾啾……”
丝丝雾气,随着些清风,萦绕在廉歌身侧,
沿着公路旁,廉歌往前走着,
身侧道路上,不时驶过辆车,带起些雾气,又再溢散开来。
道路之外,山丘上,山林之间,一些飞鸟藏在浓雾后,不时发出些啼鸣。
浓雾对廉歌的视线没什么影响,
一边走着,廉歌一边看着这浓雾弥漫下的山岭。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张望着远处,四下。
……
“……滴答……”
初升的朝阳透过浓雾,往着山林间挥洒着些阳光,
朝阳渐往着当空攀升,山林间的浓雾也渐散开了些,化作些露水,附着在一片片枝叶上,又再拍打着稍低矮些的灌木草叶,滴落在林下地上,
背着背篓,提着塑料口袋,不知是被汗水,还是露水打湿打发的行人,不时从廉歌身侧掠过,往着各处去。
看着远处,连绵山岭间,随着阵阵清风,或溢散弥漫,或汇聚萦绕的云雾,也看着从身侧不时走过的行人,一人一鼠往前走着。
一个坐在背篓里,被他母亲背着的小孩,仰着头,伸着手,哈着些雾气,又伸手去抓着,好奇着,望着,
一个老人,肩上扛着个塑料口袋,顶着顶已经湿润的草帽,往前佝着身。
不时几辆车驶过,不时几个行人走过。
看着,廉歌往前挪着脚步。
……
“……考虑,考虑个屁。我看你真是嫌你师父我命长,觉得我活够了。”
“……我跟你说什么来着,我们这行,你有没有真本事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自己几斤几两,你自己心里要有数。”
“……你也五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这些事情都拎不清……人给的钱再多,你也得有命花……”
一道有些苍老的话语声由远及近,
一个穿着棉衣,穿着棉衣,约莫八九十岁的老人,身侧跟着五十来岁,看起来却接近六十来,像是个老农模样的中年人,
老人似乎有些生气,一边走着,一边对着那老农模样的人教训着,老农模样的人跟着,低着头,沉默着。
话语声渐近,廉歌转过视线,往着那处望了眼,
是之前给那老太太家里主持葬礼的老道士和他徒弟。
“……还让我考虑,考虑什么,考虑我是不是活够了,想找死了……”
老道士有些生气着,对着自己徒弟说着,
“……那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清楚,那么邪性的事情都敢去碰……”
又骂了句,老道士看着自己徒弟,又再停顿了下,
“……你最近是不是缺钱了,有急着用钱的地方。”
“……孙女病了,得花一大笔钱……”
低着头,那老农模样的人说了句,又再沉默下来,
“……那你跟老子直接说啊,老子就你这么一个徒弟,连个儿子都没有……”
那老道士听到自己徒弟的话,更显得生气,
又再喘了两口粗气,才继续出声说道,
“……等会跟我去拿……”
……
那对师徒从廉歌身侧掠过,又再廉歌身后渐远,
那话语声也渐渐远去。
转回视线,廉歌再朝着远处看了眼,
顺着这蜿蜒的山道,
浓雾已经消散许多,只是远处,一处处山林间,依旧弥漫着些雾气,
再看了眼那远处,廉歌再挪开脚步,往着前侧走去。
……
“飒飒……”
太阳攀升至当空,往着蜿蜒山道上,枝繁叶茂的林间,挥洒着些阳光,
路旁,山林间弥漫着的雾气,愈加消散,
斑驳的阳光透过枝叶,挥洒在林下,阵阵清风,拂过林间,摇曳着斑驳了阳光的枝叶。
踩着山道上,山丘上延伸出枝叶映出的林荫,廉歌往前走着。
当空的太阳开始往着西面西斜,脚下道路,愈加蜿蜒,渐从水泥铺设的公路,化为岩块石子铺着的山道,
踩着这山道往前,再走了阵,廉歌再停下了脚步。
……
山道旁侧,靠着山道旁的山丘上,一条蜿蜒的小径出现在眼前,
似乎是人为踩出的条道路,从近前山丘脚下,一直延伸至山丘顶上,
转过身,挪开脚步,廉歌沿着这蜿蜒的小径,再往着山丘顶上走去。
走至山丘顶上,身前是连绵着的密林,这条蜿蜒的小径,便沿着连绵的山丘往前延伸着,
只是似乎这条林下,蜿蜒的小径,并不常有人走,有些隐约。
微微顿足,顺着这蜿蜒的小径往前看了眼,廉歌再挪开脚步,沿着这蜿蜒的小径,往前走去。
……
身前的树枝不断分开,廉歌往前走着,
似乎是身周枝叶愈加繁密,在林外已消散的雾气,却愈往前,渐又再浓郁。
又再越过几座山丘,廉歌身前,树枝枝叶又渐稀疏,再踏过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
眼前豁然开朗。
身前,是个山谷,廉歌正处于山谷边座山峰顶上,
顺着山坡往下,山谷底,是个村落,
村落上,正笼罩着浓雾的雾气,雾气下,一座座房屋里亮着灯火,散落着,随时雾气被清风扰动,不时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