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p0a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戰錘王座討論-第100章 國王的葬禮讀書-m4mu1

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
哥隆尼,国王的卧室,壁炉里的火烧得正旺,让房间内呈现出一种阴沉的红光。
初春到来的时节,万物生长,巴托尼亚国王查尔斯却躺在床榻上,奄奄一息。
三个月前,死灵法师海因里西率领一支庞大的亡灵军团逼近艾索洛伦森林,老国王查尔斯亲率巴托尼亚联军支援木精灵作战,最后的战役中,国王的圣剑刺中死灵法师的心脏,结束了这场轰轰烈烈的入侵。
但是查尔斯国王却也在最后时刻被海因里西的死灵法术击中,身体瞬间衰老。原本就孱弱不堪的身体更加脆弱,若不是圣杯体质,恐怕早已命丧当场。
尽管回到巴托尼亚以后,医师和生命巫师极力拯救,但无奈国王的身体状态每日愈下,直到最后卧床不起。
贝尔托进去的时候,房间被壁炉烘烤得火热。但是挥之不去的,是那股死亡气息。是的,国王的生命在一点一点的逝去,仿佛一股来自异界的力量在一点点的腐蚀着国王孱弱的身体。
查尔斯在抗争,但无济于事。他的皮肤苍白如雪,他的身体消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原本红润的脸颊只剩下一层苍白的皮肤覆盖着。
仆人来来去去,或增添柴火,或烧着开水,因为国王一直在喊冷。
贝尔托走过去,他看到国王正无力的歪着脑袋,和身边的巴斯托涅公爵谈事情。
“贝尔托……过来,我看到你了……”
国王的声音浑浊不堪,贝尔托只觉得心头一紧,查尔斯国王是他最敬重的人,他曾宣誓效忠于国王,而今,这个令他仰视的尊贵国王却犹如一具正在腐烂的尸体,眼神空洞,四肢无力。
“我在,我的国王。”
贝尔托走过去,在国王的床榻前半蹲了下来,一手握住老国王那形如枯槁的手。
“再近一些,我不行了,说话都不清楚了。”
查尔斯喘息着说到。
贝尔托再凑近一些,将耳朵挨向国王。
“贝尔托,我不行了。真不行了。该死的,那个死灵法师用阴招,我竟然没有设防。”
“正直的人永远斗不过阴狠的小人。”
贝尔托回到。
“但正直的人会受到神明的庇护,最终,邪不压正。”
国王纠正到。
“的确……人类需要信仰……”
贝尔托附和着。
“贝尔托,真可惜,直到我临死前,也没能看到你成为一名圣杯骑士。你是我见过的最具有骑士精神的人之一。真是可惜……”
查尔斯咳嗽着说到,身旁的侍从连忙递过脸盆,一口黑血喷溅在纯金脸盆里。侍从连忙拿下去清洗。有一刻,贝尔托也感到了一阵遗憾,连这位国王侍从都是圣杯骑士,而自己奔波一生,探险一生,却依旧和圣杯无缘。或许是神明听不到自己的祷告吧,贝尔托自我安慰着。
“人的命运总不由自己……”
贝尔托平静回答到。的确,经历过那么多风风雨雨,年过中年的贝尔托的确可以保持平常心了。
“唉,的确……人的一生,要经历的太多太多了。当我还是一名探险骑士的时候……”
查尔斯说着,陷入了一种回忆当中。
“你知道吗?你的经历和我太像了,性格也和我太像了。我们都是那个为了目标可以不顾一切的人。在外人看来,是固执。然而,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查尔斯叹息着,继续说到——
“可惜啊,我终究要死了。我的儿子……”
查尔斯说着说着,停了下来,他的眼神明显暗淡了许多。贝尔托知道国王在担忧什么,王子维克托虽然勇武,却还没有具备一个国王应有的一切品质。他易怒、暴躁、急功近利,这些都是不成熟的表现。查尔斯不知道他死后这个国家将由谁来掌控。名义上,维克托将继承他的王位,但是,没有时间了,谁来教他成长?湖之女士又会同意么?这一切都想疑云,笼罩在查尔斯心头。
“维克托会是一个好国王。我会像效忠你一样效忠他。”
贝尔托握住国王的手说到。
“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由湖之女士钦定。你只需对湖之女士效忠就可。”
查尔斯颤抖着说到,声音微弱到连自己都听不清。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孱弱的老人,几个月前还在战场上叱咤风云。
几天后,老国王查尔斯的葬礼便在首都皇家陵园举办了……葬礼当天,艳阳高照……并不是每场葬礼都充斥着绵绵雨水。四名圣杯骑士抬着沉重的灵柩,一步步走向陵园中心。
送葬的道路两旁,是王国精锐骑士。最后,是查尔斯国王生平一起并肩作战过的圣杯骑士,还有王国境内的十三公爵。
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沉重,庄严肃穆的气氛中,四名圣杯骑士将国王的灵柩缓缓放下。棺椁中,国王查尔斯只露出一张枯槁般的消瘦脸庞。他的身体盖着厚重的精钢铠甲,以掩盖那早已腐朽的皮肤和萎缩的肌肉。使得死者看上去依旧高大。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幅铠甲内的躯体早已腐朽不堪。
接着,侍从们将棺椁抬进早已挖好的墓穴中。巴托尼亚王国施行土葬,使得死后不少尸体在墓穴中变成了殭尸……塔林纳姆很早就建议过,用火葬代替土葬。但是,丧礼是王国的传统,没人会听一个小骑士的意见。
塔林纳姆记得当年在罗德手下当侍从时,大领主所到之处,将全部尸体火化,让死灵法师没有一点机会可以拉起尸体。但是,除了罗德,他还没见过其他那么重视火葬的领主。
冗长繁琐的仪式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终于结束了。正当塔林纳姆以为可以回去好好洗个澡休息一下时,场上突然传来一阵更加庄严肃穆的呐喊声。那是国王身边的两名贴身圣杯骑士喊的。
只见,刹那间,所有在场的骑士、公爵和领主们纷纷下跪。塔林纳姆不明就里,一脸懵逼,也跟着大伙一起单膝下跪。
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位浑身散发着淡光的女士,她的一举一动是如此优雅,隔得很远,塔林纳姆看不清女士的面容,但是不用猜也知道了,能让巴托尼亚所有骑士下跪的,只有湖神仙女。
全场庄严肃穆的气氛中,湖神仙女走到王子面前,将那顶象征权力的王冠戴在了新任国王的头上。所有骑士、领主真臂高呼——
“为了湖之女神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