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875i人氣都市言情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七星肥熊-第二百一十四章 拋磚引玉分享-ljrt6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无声的厮杀在山林之中上演,温热的鲜血溅撒泥土,大地之上弥漫的寒气越加刺骨。
便在同一时间,大泽山中各处都掀起了混乱。
“怎么回事?”
朱家站在山崖高处,视野之内,所见农家弟子各处防守的据点,似乎都受到了袭击。
一时间,朱家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况?
“仲儿,如何了?”
朱家的义子朱仲刚刚从前线返回,身上本是完好的衣衫有着多处破损。
“义父,情况已经明确,发动袭击的是罗网的刺客!”
“罗网?”
朱家微微呢喃一声。作为江湖消息最为灵通的神农堂堂主,朱家不是不知道罗网与墨家大统领的事情。
可在这个敏感的时候,朱家不确定,罗网的目标究竟是谁?
“那位贵人呢?”
“在他手下的护送下,正退出大泽山中,往魏地而去。”
“一路上没有阻截么?”
“义父,我亲自看着他们远去,一路上不见罗网刺客的行踪。更何况,我农家与项氏早有布置,贵人的退路上布有重兵。如今贵人已经快与他布置在山下的甲士会和了。”
朱仲将自己得到情况告诉了朱家,对方却是一脸凝重。
“奇怪,罗网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又是为了什么?”
事情有些诡异,超乎了朱家的预料,他转过身子,看向了自己最为看重的义子。
“墨家大统领呢?”
“他…我没有收到墨家的动向,似乎并没有离开。”
罗网攻入大泽山中,情势一度混乱,朱家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护送楚公子负刍与项梁安全撤退上,并没有多少关注赵爽那边。
如今得了空,朱家挥了挥手。
“随我来!”
当朱家找到赵爽的时候,对方正拿着一根钓竿,坐在河边钓鱼。他带来的那个少年与女子,正站在他身旁,有些紧张。
“我说老弟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情在这里钓鱼呢?”
“客随主便,这里毕竟是农家的地盘,我也不好插手嘛!”
这大冬天的,水里根本就没有鱼活动的痕迹。朱家作为垂钓高手,自然看得出来,这时节不适合钓鱼。只是他不明白,墨家大统领想要做什么?
“罗网在这山中闹出了这么大动静,究竟是为了什么?”
朱家无奈,只能按下性子,也拿了一个钓竿,坐在了赵爽身旁,陪他钓鱼。
“这山中值钱的东西,还会有什么?总不至于,罗网闹出这么大动静,是为了老哥你吧!”
赵爽的笑话,如今的朱家听来,却一点也笑不出声来。
朱仲站在朱家之后,看了一眼,赵爽身后的两人,在女子身上停留了数秒,很快又收回了目光。
“老弟啊,你是说,他们是为了贵人而来?”
“可这不对啊,这大泽山中有数百农家弟子,贵人身旁带了三百甲士与大量高手。罗网手中实力不够啊!”
作为农家六堂年轻一辈的堂主,朱家、田猛、陈胜之间,如果说要论武力高低,那么或许难以有一个统一的结论。
不是生死相搏,一般都是点到即止,同为农家弟子,也到不了那一刻。
可要说谁在江湖上的消息最为灵通,那么莫过于朱家。
他在接到这个差事之前,已经广撒耳目,布置在东郡,监管列国、诸子百家、江湖势力在这里的形势变化。
罗网要调集这么多的人手,围剿大泽山,怎么可能会瞒过朱家?
“的确,可罗网最擅长的不是围杀,而是刺杀。”
围杀和刺杀,一字之差,行动方式却有着天壤之别。罗网是刺客团,不是军队。更何况,在大规模的对阵拼杀之中,罗网并不占据优势。
收买内应、潜伏、伪装、暗杀,才是他们的行事手段。
用少量的资源与成本最低的方式,完成目标,才最为合算。
除了少数罗网感到十分棘手又不得不除的人物,一般来说,罗网是不会出动大规模的刺客团,硬来的。
“难道?”
朱家被赵爽一言警醒,反应了过来。
“仲儿,快发消…不,现在发消息已经晚了,立刻带人与为父一起,护卫贵人安全。”
朱家匆忙站了起来,抛下了手中鱼竿,飞奔了出去。朱仲跟在了他的身后,有些疑惑,轻声问道。
“义父,楚国的贵人出了大泽山,就不是我们护卫的范围了。便是他被罗网所刺杀,也和我们没有了关系,你为何这么着急?”
“仲儿,你怎么如此糊涂?罗网若只是想要刺杀,为什么要挑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
朱仲面色有些变化,似乎明白了过来。
的确,罗网若是只想要刺杀,完全不必挑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以这样一种方式。
附近是农家的弟子,楚国公子手下也带着大量的护卫,便是最终成功,也必须花费大量的力量。
更何况,也未必能够成功,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显然,罗网的目的不只是那位楚国的贵人。
在这大泽山附近对付楚国贵人,摆明是想要刺探更为深层的隐秘,甚至,将农家与墨家都牵扯进来。
从而对付农家与墨家身后之人。
“为防万一,将神农堂擅长草药之术的长老叫上,再带些治疗刀伤、毒伤的草药与丹药。”
“我明白了!”
朱家吩咐完,忽然一愣,回头看向了远处河边,还在钓鱼的墨家大统领。
江湖传闻,墨家大统领身后便是秦国汉阳君。秦国内部的争端,朱家也略有所闻。
吕不韦一系的势力对于昌平君打压严重,而汉阳君与昌平君的关系很近。要不然,朱家前些日子也不会试探墨家大统领,联手对付罗网。
可现在,朱家清楚,一旦那位楚国贵人为罗网所获,背后会牵扯出什么?
起码,侠魁突然的吩咐,促成这次会谈,这背后,多多少少都有昌平君的影子在内。
一旦这个把柄被罗网所得,最终会对秦国内部的权力斗争造成什么影响?
昌平君与汉阳君也难以撇清关系。
可现在,墨家的大统领似乎根本不在意一样,朱家心中不禁疑惑。
难道江湖传闻有误,还是其中有着别的牵扯?
朱家来不及细究其中深浅,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前往了楚国公子负刍撤退的道路。
小河边,眼见着朱家匆匆的身影,女子忍不住一笑。
“究竟是什么,能够让农家一堂之主如此模样?”
女子身处东越,对于中原各国乃至于秦国的情况并不了解。也因此,她完全无法了解朱家心中的那份急切,反而觉得对方着急忙慌的样子,十分有趣。
“自然是该着急的事情。”
赵爽手中鱼竿未曾动过一份,一阵风吹过,掀起了一阵枯枝败叶。便在这夕阳渐渐斜落的时刻,水面忽然有了动静。
女子面色一变,将欧阳诸拦在了身后,抬起手来,轻轻挥洒。
一股如针一般的鳞片越过赵爽脖颈,带着窸窣之声,没入水面之中。
随着一阵气泡涌了上来,一股血腥之色荡漾在水面之上,铺撒而开。
女子眼眸细眯,盯着水下的动静。那澎湃的水面之下,仿佛潜藏着猛兽一般,让女子不敢小觑。
杀气莫名的弥散开来,女子双眼瞳孔窄收,眼白之处弥散着点点金色的光泽,细鳞快速向上生长,很快覆盖了小半本是白嫩的脖颈。
几枚尖刺状的棱刺从水中飞出,射向赵爽。棱刺的速度很快,比羽箭更要快上几分,可见刺客本事。
只是,便当这几枚棱刺接近赵爽之时,一道弧形的屏障与这些棱刺相撞击,相持了些许时候,这些棱刺便失去了力道一般,掉落在了地上。
女子有些惊讶,这位墨家大统领的修为。不过,她并没有惊讶许久,便跳跃进了水中。
身姿娇柔,犹如鱼儿一般,没入了水中,掀起了点点浪花。
欧阳诸有些紧张,手微微颤抖,拔出了佩剑,背对着赵爽,在找寻着可能出现的敌人,只能的脸上滴下了汗水。
便在女子没入水面之下,奔流的河水很快形成了浪卷。
一串串气泡往上冒着,很有节奏。
没有人知道水面之下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当女子再度上岸的时候,那些弥散在河面上的血腥已经被河水冲走,消失得干干净净。
河水打湿了衣衫与头发,女子身上不再是那包裹严严实实的衣裙,而是一身内着的软甲,裸露的皮肤上,纹着让人难以理解的奇怪图纹。
鲛人之相缓缓消退,浑身内力运转,身上的水渍退去。
“鲛人一族么?”
带着微微的疑惑,文质彬彬的男子缓缓而来。只是,他手中的那把凶剑却与他的气质完全不相符。
男子的身后,跟着二十多名罗网的刺客。
“乱神?”
女子看着男子手中长剑,一眼便认了出来。
“你认得?”
“这把剑,我可比你更加熟悉。”
女子的眸光之中,带着些许愤恨之色。越王八剑,包括这把乱神,都是越王勾践的藏剑。随着越国灭亡,越国大量的剑器流入中原各国。
“是我孟浪了。”
乱神一笑,看着手中长剑妖异的剑锋,轻轻一挥。剑气凌冽,带着枯杀之气,所过之地,大地之上,一抹绿色霎时间枯萎了。
“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东越国鲛人一族的一位首领,檀音!”
檀音没有想到,在中原之地,居然有人能够一眼便看出她的身份。如此学识,怎么会甘当一名杀手?
“阁下究竟是谁?”
“昔日稷下学宫第一剑客,你刚刚所杀,应该就是他从稷下学宫带出的人马。他们所用的便是稷下死士最为犀利的一门刺杀法门,细雨刺。”
“墨家大统领好见识。”
乱神的赞许并非客套。他刚刚一直隐藏在侧,不敢露面,直到水下的刺客刺杀失败之后,他才出来。
“稷下学宫第一剑客,为何又要叛出齐国,接受乱神之位?”
“罗网是一个值得待的地方,因为在这里,可以尽情杀戮,而不需要面对重重的规矩与苛责,还有同伴异样的目光。”
路舟的话让檀音感到有些奇怪。杀戮?居然就为了这个。
“齐鲁之地,儒家教化之所,居然会出现你这样的人,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物极必反么?”
赵爽略带笑意的声音传来,让乱神有些在意,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仁义廉耻,这些儒士口口声声赞颂的品德,每天耳朵听得都要起茧了。人本来就是野兽,为何要遵从这些?”
“若真的有用,现在称雄天下的不是秦国,而应该是早已灭亡的鲁国。”
乱神对于自己的背叛,非但没有一丝歉意,反而带着些许的快意。
“当有一日我明白继续待在稷下学宫这种无趣的地方,只会耽误自己余下的日子。所以,我主动与罗网联系,通过了他们的考验。”
檀音看着眼前的男子,有些吃惊。很难想象,此刻带着疯狂神色的男子,与刚刚儒雅的男子,会是同一个人。
乱神举起了手中长剑,面带微笑。
“说来,我还要感谢你,墨家大统领。若不是你杀了前一任乱神,让罗网感受到了如此的压力,我也不会这么顺利执掌这把乱神。”
“既然是我让你执掌了这把乱神,你又该怎么谢我呢?”
自始至终,赵爽都没有回过身。可乱神却不怀疑,这位便是墨家大统领的真身。
“这次的目标并不是你,若是大统领肯这样钓鱼的话,我也赖得动手。罗网的目标,是楚国公子负刍。”
赵爽的反应让乱神有些失望。乱神本以为,当他说出这个名字说的时候,墨家大统领至少会有些有趣的举动,可谁知道,他还是坐在那里,手中的鱼竿都没有动一动。
罗网这次,便是想要通过抓住负刍,打开秦国内部争斗的钥匙,让局势混乱起来。
乱神不认为墨家大统领会不清楚其中的分量。可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沉稳了,沉稳得有些不对劲。
“是懒得动手,还是害怕动手?”
赵爽轻轻一笑,这笑声之中,所包含的意味,在这冬日黄昏,越发刺眼的阳光照耀下,让乱神心中一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