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auv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旅心僧-第880章 大神通再起鑒賞-vh7ez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880章大神通再起
‘啥情况啊?’
‘老尊要去干嘛?’
‘他不会临阵脱逃吧?!’
叮!
叮!叮!
听到清脆争鸣之音,众妖呼吸停止,每只妖目都瞪得无限大,直接傻在当场,忘却了狂猛攻击。
只见陆寒的弥天大手上,遍布粗大金色条纹,如项链般交织,和他们布下的弥天大网有些相像,蕴含最纯粹的金属性,将所有裂缝硬生生截住。
更诡异的是,大手和三把弯月利刃之间的虚空,似乎被无限延长过,仅仅十几里远,却仿佛飞跃了数载,宛如相隔千山万海。
跟随刺耳绝响,继而出现三个太阳,土黄色被金色直接吞噬,五个手指间的是个指缝,仅剩一个空档。
弯刃在指缝间颤抖挣扎,竭力想挣脱逃开,然而一根根金色光丝,密密麻麻将弯刃裹起来,无比犀利的玄天之宝,转眼就在所有目光注视下,诡异的彻底消失掉。
就连暴轰时的强大波动,也仅仅让大手颤抖几次,形同一道金色天坝,任何力量都不能摧毁。
‘嘶啊——!’
满场骇然,十多个圣阶,顿感心神正在变凉,一干神照遍体生寒,低阶妖物差点跪倒,个个面如土色。
‘他真的接住了玄天之宝!?’
‘岂非只有玄天灵宝,才能真正的伤到陆寒,那等奇物,五位妖王才共掌一件。’
‘如此说来,这个人真的无敌了?不对,我们还有超级战阵,十多个圣阶联手,仍然能将其困住。’
‘可是,腾宿老尊竟然逃跑,如此扰乱军心,他不怕五族之怒吗?’
‘快躲开啊!’
就在众妖被震撼到,惊呼声再起,他们发现陆寒那只金色大手合拢,只剩一根食指,对着东北方遥遥点去。
没人发现腾宿老尊的眼中,藏匿着多少绝望和骇然,他距离传送阵还有五百里,莫名喷出一口老血,和本命之宝彻底失去联系。
但他越发惊恐,似乎咽喉被命运之手扼住,发力几乎运转不畅,急忙深处右手,蹲着脑门轻轻一拍,身躯就被黄芒裹住,下一刻就到了传送阵前。
“快!送我去五十万里外!”
‘遵命!’
砰!
但一抹金色锐利之意,在腾宿老尊就压跨进的顷刻,率先打在传送阵上,响起剧烈爆炸,传送阵在金光刺目中,一点点碎裂成漫天颗粒。
“该死的,此人这般恐怖,所有传送阵都要激发,他太强大!”
“要么他死,或者大家都回不去,你们怎么选择,大阵起——!前进!”
那个少年,陆寒的一指就在头顶飞过,他回头扫了逃跑失败的腾宿老尊,眼中无限鄙夷,也面露决绝之意,疯狂的大声嘶吼。
心中震骇,不亚于这位临阵逃跑的同阶,还是太低估陆寒了,随着传送阵被一一打爆,他心中涌起悲凉,凶多吉少。
吼!
万妖齐震,豁然明白圣阶的话,危机感迅速降临,再也没人嗤笑和讥讽陆寒,各个如临大敌般。
‘打不过,也要打!’
‘只要他是生灵,就有被杀的危险,即便星辰也非永恒。’
‘不打一次,哪有资格谈论胜败!’
‘杀吧!’
虚空中,那张大网顿时遭到玩命催动,网绳上的耀芒立即刺目无比,电弧、毒雾、鬼气无一不全,彻底锁死虚空。
所有战舰,开始向前推进,无数旋涡陡然出现,里面妖吼如雷,精纯妖气释放,被周围大妖狂吸,无论力量和神通,顿时精神大阵,将忌惮惧怕扔在一边。
无数天宝,就被扔在旋涡上方,如同**般转动,最终各种威能迸射出来,被强行扭结在一起,汇聚成的能量狂沛无比,不亚于玄天之宝。
战舰里,似乎藏着什么秘宝,可让每个生灵,越发疯狂暴虐,迅速激动亢奋,各个双目变红。
身披乌紫战甲的青年,嘴角露出几分残忍,他将玄天大旗晃了晃,一阵晦涩咒语出自口中。
‘轰隆!咣当!咔嚓!’
天地变色,苍穹妖云翻滚,旋涡融合了众妖的力量,等同数千战力的结晶。
旋涡陡然失色,但强光在虚空一闪,就变成一道道尖锐撕裂之音,眨眼间打到陆寒近前。
每只战舰,各有一击,也照亮十个圣阶老妖的脸,他们此刻才缓缓抬起手,将全身法力向玄天之宝内灌入。
头顶,堪比灭世光柱般,充满凶杀和强绝的一击,封死陆寒最佳退路。
深海出现咆哮,水下妖影霍霍,数千里海域硬生生凝固,都遭到炼化般,出现一层花纹状的图案,似乎将每一片流波都操控住。
陆寒在眨眼之间,打爆所有传送阵,大网形同虚设,遭到肆意切割,数十个大妖被波及,直接彻底消失、
腾宿老妖急的乱蹦,并且尴尬至极,现在进退两难,羞于面对数万低阶,毕生积累来的地位,此刻不如猪狗。
“陆寒,我要去前线,以一己之力,屠戮你百万人族!”
他疯狂的仰天嘶吼,暴怒引来雷电,照亮那张色泽不正常的老脸,须发飞扬形同杀神。
“好!”
‘……?还能说话?不妙啊!’
居然还有回应,将他陡然惊醒,腾宿老尊发现陆寒遭到毁灭性打击,各种强威已将他淹没,形同爆燃的光球般,一个砂砾都被熔炼上万次了。
但听到的声音,为何如在耳畔?
嘶!
心中警兆大增,腾宿老尊似乎想到什么,脸色骤变,接着就像钻进深海,然而一抹死亡契机,紧紧锁定了他。
就在头顶不足百丈高处,诡异的冒出一根手指,堪比镶嵌水晶灯般,通体不足十丈,却是最好看的装饰品,可惜充满毁灭之意。
“不——!快来救我。”
砰!
腾宿老尊浑身燃起妖火,欲要以本元损耗为代价,竭力催动某种厉害秘术,但他浑身被照亮,形同聚光灯锁定,所有力量莫名消失。
空间锁定,法力凝固,晶莹的妖婴仅仅炸了眨眼,厉声巨爆就结束了所有,那一指忽略空间,点在其头顶百会穴,休想躲闪规避。
但这里的消亡,和大战之地相比,仅如骄阳下的火花,数十颗千万吨当量的氢弹,全都炸在一起,小型原子弹便黯然失色。
‘不对啊?仅看见攻击,未察觉到任何防御,什么情况?’
一个尖嘴猴腮,浑身龟甲的神照大妖,满脸疑惑忍不住发问,他将目光从空间已经崩碎的核心挪开,又扫向数百外的那座小岛。
旋涡犹在,银辉围绕金阳转动,里面除却玄奥浩瀚之意涌动,并无任何异常,匹世威能也没降此地摧毁,的确让人叹服。
‘左右视线和神念锁定,一粒尘沙也难以逃脱,陆寒或许早起气化,我们成功将其抹去。’
‘应该是这样,即便那些妖王级别,身怀先天灵宝,在‘旋轮融威大阵’里,要么强行突围逃掉,要么被硬生生耗死。’
‘这么说,陆寒在海王岛连番围剿下,已是强弩之末,咱们捡了个便宜?’
‘十之七八,应是如此!’
陆寒站立之地,早已被空间裂缝包围,一个石子打穿玻璃般的黑窟窿,正疯狂吞噬附近一切,连法则都不能逃脱,一粒光斑都无法存在。
冲击波仍在不断挤压风暴,但无法遮蔽万妖众目,每个身影都扫荡无数遍,藏匿类的玄功秘法,在破碎中根本不成立,或许真被成功抹杀了。
嗡嗡嗡——!
但恰恰是数万大妖,即将雀跃兴奋时,一个耳光抽来,狠狠打在厚重老脸上。
岛屿之巅的金银色旋涡,莫名加速转动数圈,接着骤然收缩,瞬间只剩三丈大的光团,好似被绝强力量压迫,里面宣泄出莫大杀机。
巨网合拢处的万丈苍穹,四个圣阶和数百大妖,搜索陆寒未果,正彼此交流看法。
忽然出现几声痛叫,在旋涡收缩的刹那,这些曾经叱咤一方的强者,竟然纷纷掉落下来,圣阶老妖也不例外。
他们感觉,自己已在无限星域中,正向宇宙中心的黑洞坠落,在庞然大物面前,任何力量都是废渣,星辰也失去自我。
‘嗖!’
众妖惊呼,他们看到一抹奇光,形同电火般向上喷射而去,如高强度手电,顷刻扫过这些坠落的身影。
‘滋啦啦……!’
眨眼之间,只剩下焦糊味道和几缕尘烟,以及渺小的储物戒指,大网合拢处,出现数十里放方圆的缺口。
光团暴散,却有一只众妖无比熟悉的大手,在岛屿上恰好伸出,接住所有收获,然后才显露整个身躯,陆寒笑眯眯的横扫众妖,眼神里满是不屑。
虚空似乎凝固,再无半点声音,少年掌控的那杆大旗都矗立不动,四方皆被惊住,各个表情呆滞。
但未等他们骇然,一抹刀影贯穿天地,陆寒身躯再次模糊,却将自己化为化作无穷寒光,招来万里元气,凝练玄阴奥义,然后挥手成刀。
海面崩解,亿万水精遭到吞噬,每一滴都代表强大海流,足有十万滴汇聚而来,形成重水大潮,只被用来擦拭刀体。
吟——!
八方妖物,几乎在瞬间,就被刀意笼罩其中,他们看到长刀,顿时心神呆滞,感觉周围都是无穷无尽、宛如秋寒般的滚滚锋利。
一刀如渊!
“陆……陆寒,你究竟是不是人族上仙?如此这般明目张胆的降临,还异常凶残,必然遭到天谴,被神雷炸成碎渣!”
为首的青年最先清醒,最早绝望颓丧,他全身烈烈燃烧,将乌紫色战甲化为涛涛光球,一道道加持防御,双眼血红的凄厉嘶吼。
弥天大网,已在寸寸消失,同时带走的还有上面数千大妖,这些傲冠本族的存在,此刻如若痴呆,没有半点反抗意志,迅速成为历史。
只有细看,才察觉到无形刀意,化为亿万密密麻麻的刀丝,迅速切割着任何细微之处,等同将数千里空间,同时清洗一遍。
他屠戮圣阶,如杀鸡般轻松,四方皆为蝼蚁,根本不堪一击,却屡屡兴兵找死。
“上仙那等草芥,我曾斩杀过百,明白了吧?!”
空间和时光,在这薄如秋水的长刀前,尽数羞涩转身,不敢直视分毫。
这把刀,仿佛被陆寒用月光制造,向周围挥出的那一刻,数千里虚空争相冒出星光,一片绚烂无暇!
即便是地仙,也要被重创。
到处都有绝望巨吼,那吼声之中,带着骇绝和惊慌,以及怨怒与仇恨,从此如秋夜长天的繁星,在迎来清晨骄阳时,纷纷泯灭消失。
‘凝灵问阙,否极泰来——问仙聚意决,小仙术之一!’
刀散,寂静归来,未曾出现空间裂缝,生灵和战舰,却都被分解干净,宛若纳米虫席卷了四方。
‘其实极少动用的‘玄吒冥剑诀’,也好久没见面了,早已突破到第四层,才参悟‘陨天暴凌术’没几天,就被你们这些祸害打断,应该用尔等祭剑,但没有方才的小仙术温柔,’
‘凶残这两个字,无论如何也不能挂在人族头上,除了魔、鬼两族,尔等妖族排在第三,从不给弱者留活路的,偏颇的已经违背了道心,前路只能越来越长。’
没过半个月,陆寒截住两只‘缩光鸟’,又得到新的消息,海妖因为害怕而规避陆寒,诸族纷纷迁徙,因为无法将其奈何,就倾巢兴兵,都杀向了人族腹地。
海族后方损失惨重,前线庞大力量摧枯拉朽,也对人族造成重创,屡屡突破防线,不惜代价向前疯狂进攻。
“陆寒那小孽畜,果然是个灾星,哪里的大妖都在辱骂他,甚至厮杀时,都喊着他的名字,咱们当年不听他调遣,保存大半实力,是多么明智之举。”
天荡山前,三个太上长老怒容满面,正趁着大战的间隙,尽量恢复法力,同时‘义愤填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