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3hc人氣都市言情 好萊塢往事笔趣-第三百六十六章 養蠱和協議相伴-jhd3i

好萊塢往事
小說推薦好萊塢往事
当英特尔按照既定计划,向苹果的大股东守望创投发出联合收购ATi的邀请后,守望创投也适时地将自己持有的安然公司股票以每股八十四元的价格全部抛售。
和买进时的三十九块相比,八十四元的抛售价即便含有短线操作的税费,但依旧能让守望创投赚的是盆满钵满,可若是把它和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放一块儿,那这笔钱就有些寒酸了。
在遭遇了长臂管辖的爆锤后,已经换帅的ATi接受了三十二亿的收购邀约,按照股权对半的收购商议,不愿意以股份置换来完成收购的守望创投需要在这笔收购案上付出十六的亿现金,如此一来,就算守望创投在安然股票上赚的够多,也还有将近七个亿的窟窿要填。
这可是七个亿的窟窿啊!
堆在那儿烧,都得烧好半天!
产生的烟雾可能无法笼罩整个旧金山,但挡住一个金门大桥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一想到收购如此费钱,守望创投,就有些头秃。
除此之外,更令守望创投焦虑的是,自家老板还看中了PayPal,所以它们还需要准备一笔五到十亿的现金,用来收购这家已经和埃隆-马斯克创办的X.com合并的公司的部分股权。
没错,一开始,罗兰的确是想要让PayPal变成守望创投的全资子公司,而要完成这笔交易,则需要付出十到十五个亿的现金,但在瞧见微软和苹果的大秀后,罗兰则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决定收购PayPal的部分股权,然后将其卖给eBay,以获得eBay内部的话语权。
这不是因为守望创投无法在收购ATi的同时在拿出十五个亿的现金收购PayPal,而是罗兰想学着微软,打造单一市场内的友商。
没错,就是雷布斯口中的友好关系的商家。
诚然,在收购了PayPal之后,罗兰的确可以试着走沃伦-巴菲特的关系,与威士国际组织和万事达卡国际组织搭上线,在其它线上支付公司想办法琢磨着培育品牌的同时,直接以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信用卡国际组织背书的方式进行降维打击,在这个行业尚未进行野蛮发展之时,就以‘规范’这个武器碾死所有对手,但……
这么做除了遭人恨,惹上反垄断官司以外,没有任何意义啊!
虽说所有行当只有做到了一家独大,才能吃到最大的利润,但一旦有公司做到了单一市场的一家独大,那随之而来的针对,也会让人头疼。
即便所有问题都能轻松度过,但不断的调查和罚款,那消耗的可是公司对外的公信力,如此一来,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套两个马甲,让竞争,不断的延续下去。
就像微软需要苹果一样,亚马逊也需要一个eBay。
就像比尔-盖茨需要史蒂夫-乔布斯一样,杰夫-贝佐斯也需要一个埃隆-马斯克。
罗兰可能再也没机会去当比尔-盖茨的老板,但他仍有机会当杰夫-贝佐斯和埃隆-马斯克的老板,既然如此,那就算双方打的是头破血流,对于他而言,都是件好事。
一来,规避了法律问题。
二来,能够真正垄断一个市场。
再此利好之下,收购PayPal一定量的股份,从而进入eBay,打入对方董事会,就成了罗兰瞧完闹剧后的真切想法,这不仅是给亚马逊提供更好的生长空间,也是在提防新闻集团的入侵,毕竟,当我把整个行业上的所有公司都扫空了时,敌人若还想入场,那就得违反成本效益原则,开始疯狂烧钱,而一旦走上这一步,股价就会教上市公司做人!
当然了,虽说企鹅的养蛊方案的确简单明了,但若是真操作起来,其中的弯弯道道,那可是非常的麻烦,不过不要紧,因为这世界上根本就不缺干活的人,当罗兰把自己的感悟体会告诉大卫后,觉得没啥问题的他便让守望创投的CEO前来接旨。
是的,在罗兰名下的各大公司为了规避上市风险而拆分重组之后,精力有限的大卫也开始使唤工具人了,除了保留各家公司的董事长职务外,其他的职位,全都外招。
至于外人增加后的公司运营风险?
这种事情压根就不存在。
因为罗兰名下的公司运营模式与伯克希尔-哈撒韦无异,全都是一个核心配上章鱼触手,所以招来的员工只需要埋头干活就行,市场分析根本就不用他们去做。
毕竟,在强大的市场分析,也敌不过资本之间的窃窃私语。
就像迪士尼将《花木兰》失利的黑锅扣给对手,微软抨击有人对阿美利加大选进行黑客攻击一样,媒体只会让人瞧见他们想让人瞧见的东西,而要是真对着这些消息操盘……
那还不如抓阄决定一切呢!
好歹后者还是天意!
…………
“所以,你突然回来,就是嘱咐我继续帮你收购公司的?”
头戴安全帽的大卫和罗兰行走在泥泞之间,迎面而来的山风,卷起了大地的芬芳。
散布在空气中的土腥味有些冲鼻,但要是和一旁的青草香混杂在一起后,那股子感觉,就像是法国娇兰在九九年推出的Herba Fresca一样,甜而不腻,涩不拧巴。
别问不喜欢研究这玩意的罗兰怎么会懂这些。
很多东西在有了女人之后,自然而然就会懂了。
“怎么可能啊!”双手插兜的罗兰眺望远方工地,随口回道:“我是那种人吗?”
“我这回回来,就是来参加阿什莉和玛丽的新电影首映礼的,收购公司,只是顺带。”
“毕竟,妹妹比生意更重要嘛!”
“噢!是吗?”罗兰的花言巧语惹来了大卫的不削嘲讽,轻哼着扭头,瞥了眼已经比自己还要高的家伙,道:“妹妹比生意更重要?那莉琪过生日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回来?”
“动物园都已经建好了,结果你一次都没去过?”
此番回怼,令罗兰面露尴尬,可就在讪笑的同时,思绪骤转的他也嘴硬的说道:“动物园和首映礼不一样,只要动物园建好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去都行,而首映礼去一次少一次,毕竟,这是阿什莉和玛丽的倒数第二部电影了嘛……”
“物以稀为贵!物以稀为贵!”
“嗤……”
大卫翻了个白眼。
罗兰的歪理邪说让他觉得好笑。
明明就是坠入爱河不可自拔,所以才将身旁事物全都给忘记了嘛!
这种事情又不丢人,何必装模作样的藏着掖着呢!
没再这种小事上纠结,顺着人踩出来的道路继续前进,罗兰不在的这些时日里,大卫已经花了三千多万,帮他把比弗利山顶的这块一百五十七英亩的地给拿下来了。
“按照你的意思,我们会在这块比迪士尼乐园还要大的地上建一座中世纪的古堡。”
“而为了满足凯特的需求,我会去英国请诺曼式建筑风格的设计师来设计它。”
“至于造价,暂时还不知道,不过……”
“你确定要在洛杉矶建造一座北欧风格的古堡吗?这种行为,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当大卫拿出地图指点江山,将能建城堡的区域框选出来后,心中的疑惑,也顺势吐露,“你要是想建古堡,在英国买地建造不好么?非得跑到洛杉矶这个海滨城市建?”
此话一出,罗兰顿时就摊手耸肩,脸上了露出了男人之间才会懂得的无奈,“大卫,这不是我想不想建的问题,而是必须得建的问题。”
“喔~”大卫拉长了声线,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是凯特想要吗?”
“缠的你不耐烦?”
“了解,你阿姨有时候也这样……”
然而,大卫刚抬起手拍了拍罗兰的肩膀,想要展现感同身受的理解时,罗兰却摇了摇头,否认道:“不,凯特倒没说这事,只是我觉得我可能需要这座城堡。”
“凯特想待在英国,但英国的气候,对我来说真的是太不友好了。”
在欧洲生活了小半年后重回洛杉矶,那迎面而来的温润,让罗兰身心舒畅。
和这座室温常年保持在六十八华氏度的海滨城市相比,欧洲各国的温差波动,那简直就像是在拿心电图炒股一般,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
就拿伦敦来说,去年十二月底过去时,日均气温最高也就四十四华氏度,而洛杉矶这边,最低都有五十华氏度,如此巨大的变化让喜欢穿拖鞋但又不喜欢套袜子的罗兰蛋疼无比,因为在伦敦,不穿袜子铁定冻jio,而在洛杉矶,中午一到你就能踩着拖鞋随便瞎逛了。
如此一来,在外界众人打生打死的时候,罗兰最想干的事情,还真不是继续构建自己的商业帝国,而是琢磨着该如何哄骗自家婆娘,在婚后更好地待在洛杉矶。
就像汤姆-汉克斯为了老婆移民希腊但并不放弃阿美利加国籍一样,罗兰可以陪凯特回家小住,但……最好别是冬天,因为那是真的冷。
“所以你就想建一座诺曼式古堡?”
“让她在熟悉的环境里生活?”
“有套路!”
罗兰的脑回路,令大卫赞不绝口的竖起了大拇指。
收起图纸的同时,大卫还拍了拍罗兰的胸口,对他的敬佩犹如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
“一直说自己不懂浪漫,可做起来却一套一套的啊!”
“之前的婚礼筹备过程我都听说了,在这个科技泛滥的年代里,身家百亿的富豪竟然用手绘的方式来满足未婚妻的婚纱梦?可以的!可以的!”
“要是再加上之前的求婚,哇喔,你告诉我哪个女的不想嫁给你啊?”
当大卫揽着罗兰的肩膀,‘阴阳怪气’的讲述着罗兰这些年的英勇事迹时,罗兰忽然觉得自己的面皮有些发烫,“不是!这所有的一切难道不都是因为更大的利益和更稳定的生活嘛?像我们这种人不需要激情,只需要稳定!”
“I know!I know!你不需要这么激动。”
大卫压根就不信罗兰这种辩解,道:“你说的我都懂,我只是感叹你能把戏演得这么好!”
眼瞅着罗兰还想说些什么,大卫便双手微微用力,推着罗兰继续向前,“行了,我们再到别的地方看一看,然后就可以回家吃饭了……”
罗兰到底爱不爱凯特?
这种问题对于大卫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此刻的他就像是把孩子拉扯大的老父亲,在瞧见自家瓜娃子出息的同时还家庭美满,那股子欣慰,让人身心愉悦,无比满足。
“哦对了,我和她签过了婚前协议。”
在闲逛的同时,罗兰也将自己准备好的安全保障说了出来。
如此事情,大卫自然知晓,毕竟,那婚前协议还是他按照罗兰的意思,找律师拟的。
“英国的固定资产都归她,是吗?”
“是,这是我的想法。”
“What?什么叫你的想法?”
“因为她改了。”
“嗯哼?她还多要了些什么?”听罗兰这么一说,本还笑意盎然的大卫皱起了眉头。
略带疑惑的询问将心中的疑惑体现的淋漓尽致,而与此同时,则摇头道:“不,新改的婚前协议里,离婚之后,她不要一分钱。”
“那她要什么?”
“如果她是过错方,那她就净身出户,如果她不是过错方,她要所有孩子的抚养权和监护权,没有她的同意,我不能去见孩子。”
当大卫听到‘抚养权’和‘监护权’这两个单词时,本前进的步伐忽然顿了一顿,数秒之后,在罗兰准备扭头探究时,恢复正常的大卫这才三步化作两步,追了上来。
揽着罗兰的肩膀,这个胡子拉碴的老大叔笑着道:“行了,人家比你更想稳定。”
“是啊,比我更想稳定。”罗兰扬起了双眉,赞同的点了点头。
就像罗兰并不想和凯特离婚一样,凯特也不想和罗兰离婚,因为谁都知道,离婚赔偿和艾伦太太的身份相比,那可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但问题是,谁也没法保证,离婚这种意外和明天哪个会率先到来,在必须得签婚前协议的情况下,将离婚赔偿的止损方案改换一下,变成意外之后的婚姻延续手段,才是凯特最想做的事情。
如果她是过错方,那她净身出户。
这种苛刻的条款让她自己亲手斩断了其它的念想。
如果罗兰是过错方,那孩子归她。
这种‘丧子之痛’会让罗兰小心行事。
这其中,自然就包括在这回生意中丢了脸的英国。